今生不再起舞 惟愿流言消散

  2013年11月12日

   楚天都市报讯 她年轻时爱上了跳舞,被人冠以“茶花女”,流言蜚语到如今也没有消失,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芳草(化名)

■性别:女

■年龄:38岁

■学历:中专

■职业:幼师

■时间:10月25日

■地点:秀玉红茶馆

   一袭白色套装,让芳草看上去端庄、妩媚。她手执精致茶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好似一幅工笔画。听完她的故事后,我满心感慨。

   回首往事

   今天,我讲述的是我真实的生活经历,也是一段苦难的心路历程。

   我一度很感激上苍,给我一副好皮囊。在经历了很多后,我懂了,长得漂亮这件事,一不小心那将是灾难。

   故事得从我的初恋开始,他叫子峰(化名)。我们是1994年的秋天相识的。

   他对我极好,带给我很多惊喜和快乐。他给我写小诗,写我是丁香一样的女孩,文雅而芬芳;带我到一个名叫“紫丁香”的茶楼饮茶。他说,他喜欢茶的味道:微苦清香,更喜欢茶的气质:淡定、深沉、含蓄;月夜时,带我到山下凉亭看薄雾在身边四溢,跟我说,我是他的天使;最让我感动的是,一次我突发高烧,被子峰送到医院,在医院昏迷一天醒来时,看到子峰紧握我的手,一脸的憔悴,眼中含泪,那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此生陪他走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年轻,如果不是因为迷恋跳舞,卷入了跳舞的热潮中,也许我们的故事不会仅有3个月,那会是一生。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我年轻的虚荣心在这滚滚红尘中不经意写下一个“错”字,这改写了我人生的轨迹。

   迷恋跳舞

   1994年秋天,似乎全城一下子都开始风靡跳舞。刚开始我还并不热衷,因为子峰不喜欢。但有一次,禁不住女伴的邀约,便答应去看看。

   那天晚上,我和女友来到舞厅,也许我还算漂亮,刚进场,便受到全场的注目。一些男孩争先恐后地请我跳舞,我纷纷婉拒说不会跳,当然也确实不会跳,但他们都热情地表示愿意教我。也许我对舞蹈真有点天赋,几天后,我学会了所有的交谊舞。在一声声“舞姿优美”的赞叹中,在每晚男孩们的殷勤包围中,我渐渐迷失自己,开始迷恋上了跳舞。

   舞厅里的男孩子们都在打听我的姓名,询问我的单位。于是,我的寒舍常常有人光临,我的房间里摆满了鲜花和礼物,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众星捧月。女孩子的虚荣心在一点点地膨胀。于是,我开始觉得我和子峰在一起的时光太平淡。一次,子峰来找我时,我对他说:“你具有‘茶’的气质:深沉而含蓄。而我喜欢生活中有酒的味道:浓烈而醉人。”那时我看到子峰脸上流露出伤痛,默默离去。

   在没有看到子峰的日子里,起初我有一种浅浅的失落,但这失落随即被蜂拥而至的喧嚣所冲散。

   可约会久了,我开始有点累。因为在与他人相处时我找不到与子峰的那份默契,也没有人能够让我产生“此生陪他走下去”的念头。

   身败名裂

   也就在这时,厂里开始有些传闻,有人说我是舞女,说我是现代茶花女。更有甚者,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经常在我面前唱《堕落天使》,还有《水中花》,“感怀飘零的花朵,尘世中无从寄托……”我困惑又心痛:仅仅因为我对跳舞的迷恋,仅仅因为我长得不错,追求的人多,而让我身败名裂?!他们如何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狠得下心?!名声对一个女孩是多么重要啊!

   瞬间,我失去了所有的好朋友,他们对我唯恐躲之不及。

   我开始闭门不出,开始封闭自己,拒绝所有追求者,可哪里堵得住流言?又有人嘲讽我是“门前冷落鞍马稀。”我觉得自己像一只无助的小船,不幸在海里触了礁,被撞得支离破碎。这时,我想起了子峰,想起他的宽容,他的君子风范。然而,我羞于去找他,但我又多希望某天我们能偶遇。我就常去那个山下凉亭;常去我和他经常走过的那条街,然而每次都无功而返。

   夜深了,我独自在灯下读子峰写的信,写的诗。回想从前的点点滴滴,内心涌上一股股悔意和挣扎。我终于决定放下所有的骄傲和自尊去单位找他,可不想子峰早已去了深圳。他的领导告诉我,他走得很匆忙。当有同事劝他,让他等过完春节再去。子峰说:“这个城市好冷,我一天也呆不下去。”他说他想去南方过一个温暖的春节。

   我这才知道我伤子峰有多深。就这样,子峰真正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和无助。那时,我发誓:今生不再跳舞。

   再次相逢

   几年后我认识了一个律师男友。说实在的,他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类型。但在人生低谷,他对我的好,让我想依靠。在他一年的拼命追求下,我接受了他的求婚。无名指上戴着戒指,我依旧很孤独。在某些飘雨的黄昏,我常倚窗而立,怀想往事,想念子峰,想他在异乡是否过得好。

   1998年,又是一年秋季,因单位改制,我失业了,租了一个门面准备做餐饮。那天我与男友的妹妹站在餐馆前,突然我看到子峰从门前经过,内心一阵悸动。没想到,4年之后,在我即将嫁作人妇时能与子峰相遇。子峰看上去清瘦了,也成熟了。他看着我无名指上闪亮的戒指,问我结婚了没有?我说:“没有。”子峰说:“在深圳呆了4年,刚回来不久,还在原单位上班,也未婚。”

   我很想告诉他这些年发生的事,但有碍于男友的妹妹在场。后来我撒谎有事,去了他的单位。他说:“我很怀旧,很想念以前的人和事。”还问我:“现在过得好么?”我说:“我过得不好。”于是子峰很男人气概地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接着说:“我已订婚,但我和他之间感情不好,因为我不爱他。我也很想念从前……”

   子峰的出现,一种久违的情感涌上心头,让我义无反顾地解除了我的婚约。

   失之交臂

   1999年情人节,我邀子峰去茶楼饮茶,而他却说,想去酒楼喝酒,然后再去跳舞。我说:“我不再跳舞。”而子峰说:“在深圳呆了4年,跳了4年的舞。”还说,“本来我是不喜欢跳舞的,但自从你迷恋上跳舞后,到了深圳,我也决定去学跳舞,现在舞跳得很娴熟。而且现在我不喜欢饮茶,因为我不喜欢茶的气质。如今我喜欢酒的味道,千杯愁,千杯醉。”子峰看着我,我看到他眼里的冷漠和疏离。

   那时我多想告诉子峰:今生我只想饮茶,而且想饮一辈子。然而这千山万水的心情,如何向他述说?4年时光已将我们改造成两种不同类型的人,在人生路上,我们失之交臂。

   我终于明白了:今生我们不能共舞。

   再后来,我遇到了我丈夫。他对我一见钟情,对于我能嫁给他,他有一份狂喜。可谣言可畏,流言从厂里传到他耳朵里,他承受不了压力,开始变得敏感和烦躁,以致我们经常吵架。在坚持10年后,去年我们选择了离婚。

   红尘陌陌,其实我想说我只是一个迷途的孩子,回首往事,命运的兜兜转转时常会让我感慨万千。

 记者后记

增长生活的智慧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也有人说,谣言可畏,对于被非议的人来说,是一种精神和心理的伤害。过去,在日常生活中,被唾沫星子淹死的人还真不少。

   芳草说,那段“茶花女”的流言如魅随形,跟到现在,导致她的婚姻不幸福。她说,她的丈夫其实是非常爱她的,可在重重流言的围攻下,有着不小的压力。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两人就会吵得声嘶力竭。

   她说如今不管复婚还是不复婚,幸福还是不幸福,她都想把自己的这段故事讲出来,让大家知道她的清白。

   经历了这么多,希望芳草自己也增长智慧,学会如何在社会中保护好自己,及时化解生活中的一些问题。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