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多一点坚持 同看春花和冬雪

  2013年11月16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力澜(化名)

   ■性别:男

   ■年龄:28岁

   ■学历:大专

   ■职业:IT行业

   ■时间:11月12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

   她与他互有好感,爱情之花尚未开放,她就在家人催促之下成了别人的妻。等到她恢复自由身,他们如愿走到一起,然而未来飘忽不定……

   力澜(化名)一脸疲惫,喃喃地讲着过去。标准的失恋模样。

   萌芽中的情愫 夭折了

   左肩酸、胸闷、心突突跳,跳的声音仿佛我自己都听得到。这几天,我连续出现这样的反应。我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害怕失去绵绵(化名)。太害怕了。

   我一直认为且庆幸,能跟绵绵经历曲折再走到一起,是上天的安排和恩赐。

   两年前,我们在网络上相遇,只是偶尔聊一下。2012年见面之后,眼前这个笑声清脆而且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女孩,仿佛和煦春风拂面,吹皱了我的心湖。更让我暗喜的是,女孩对我印象也不错,我一讲笑话她就傻傻地笑,眼神有点异样。

   我们联系多起来。但不久我就得知绵绵已经在家人的安排下相过亲了。她对对方没有什么感觉,但家人却说满意。我感觉到绵绵的纠结,但我们认识不久,哪敢随便对她说什么建议。

   尤其是后来那男人买了一套房,虽然不大,但在房产证上写了绵绵的名字,我就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阻止绵绵答应这门婚事了。我只是对绵绵说,你回去问问你妈妈吧。她说好。然而等来的答案是,她妈妈不同意我们之间发展,坚持要她嫁给那个男人。

   那天绵绵在QQ上发过来一个无奈的表情。我懂,她在家是一个顺从听话的女儿。

   2012年底,在家人的催促之下,绵绵嫁给了那个男人。绵绵说,希望有我的祝福,我便出席了她的婚礼。坐在人群中,我泰然自若,喝着酒吃着菜说着笑话……可没人知道,头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场。

   绵绵结婚后,我们便几乎没再联系。

   我沮丧了好长时间。也去相过一次亲,但提不起任何兴致,最后结果可想而知,姑娘总见我爱理不理、无精打采的态度,没多久就悄无声息了。也好,我心里想。朋友们再张罗的相亲我就都拒绝了。

   想像中的爱情 来临了

   我心里还有绵绵。我会下意识地去她的QQ空间,看她的签名、说说、日志,等等,捕捉她的点滴信息。但绵绵很少更新。有时候看着她的结婚照,我就恨不能她身边的那个人是我,穿着礼服,挽着心爱的姑娘。

   2013年开年后的一天,绵绵主动在QQ上联系我,我们又开始偶尔聊聊各自的生活。

   慢慢地,我感受到绵绵的失意。果然不久后她就告诉我,她丈夫生理有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再后来,她就离婚了。这一次仍然是她爸妈强烈要求她这样做的。当然,也因为绵绵心里还有我的位置,她离婚才如此果断。

   那时快到夏天了,我和绵绵的感情,也像夏天的气温,蹭蹭蹭直往上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久后就同居了。尤其是我,也许是觉得白白错过了那么好的时光,也许是觉得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来之不易,我甚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全身心地投入这段感情。

   有一阵,绵绵调到另一个城市工作,为了能见她,我坐半小时的动车,一个小时的公交,再加等车的时间,下午去第二天上午回。平时她需要我的时候,只要我有时间,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绵绵曾梦见我们结婚,她哭了,其实我也梦见过好几次。有次在我家院子里,我们闲谈,我把事先藏有戒指的手,牵住她的手戴上去。她先惊后喜,一时无语,我也没说什么。惟有阳光落在我们身上,花香满院。

   绵绵笑点真是低啊,我讲的小段子有时候并不太好笑,她也能笑得前俯后仰。看着她脸上明媚灿烂的笑容,我就在心底暗暗想:陪你一辈子,疼你一辈子。

   传说中的婚房 拦住了

   绵绵家租住在市中心,后来正巧她家楼下的一套房子空出来了,房子大而且租金便宜一些,于是在她妈妈的默许下,我跟她父母一家租下了那套房子。

   恍惚之间,我成了绵绵家的一分子,再加上绵绵还有个妹妹,一大家人拥拥挤挤。当时我还因为绵绵家人的“准入”而暗自得意,现在想来,这也许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平日里,绵绵的妈妈跟我的话要多一些,但主要是问问我的家庭状况以及我上班的事情。绵绵的爸爸跟我则聊得很少。家里的气氛感觉还凑和吧。

   10月底的一天,绵绵妈突然找我单独谈话。她说绵绵有过一次婚姻,第二次一定要慎重。然后又说,结婚还是要有一套房子,如果没有也可以到她们家上门。

   我当时心里就慌了,我没有房子,而我家里在农村,家底薄,指望我家里给我买房或者给房子付首付,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呢,前几年工作也不稳定,并无多少积蓄。

   果真,紧接着绵绵妈又开始用很随意的口吻说,谁谁谁跟谁谁谈了六七年,最后也都分了,你们这才几个月,如果没有把握买房的话,不如趁早,免得耽误彼此的时间。然后,她又话题一转,说,她看得出绵绵对我是真心的,她们家对我也没当外人,她们家没有儿子,愿意的话当她们的干儿子也可以。

   我嘴里嗫嚅着,脑袋早就乱作一团,似乎有千军万马刚刚横扫过。最后,我只好强装镇定地对绵绵妈说,我回去跟我爸妈商量一下。其实,我家里的情况,绵绵清楚得很,她家人估计也早就知道。

   等待中的焦灼 进行中

   为了避免尴尬,那次谈话之后我就借故住在单位宿舍里。期间,我很想约绵绵出来商量商量,但她避而不见。

   11月初的一天,绵绵告诉我,她爸妈正式跟她谈了一次,让她跟我分手。然后她就刻意躲我。QQ基本不回信息,短信我发几条,她有时回有时不回,电话有时接有时不接。

   我的心一下子坠入无边的黑暗。就像一个正在无比欢欣、一门心思品尝棒棒糖的孩子,突然被人夺走了手中的糖。我开始走路变得没有力气,吃饭时喉咙也堵着,躺在床上好半天眼睛还睁着……半夜醒了,恍惚间便看到绵绵在我眼前,我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好几次一大早,我远远跟着出门上班的绵绵,希望她能发现我……

   在哭过一次又一次之后,我还是想找机会跟绵绵和她父母4个人坐下来,听我再申诉一遍我的心声。

   那一天,我拿着要讲的草稿,鼓足了勇气找到绵绵的爸爸。我这才发现,她爸爸对我有点误会,觉得我贪玩不上进,在她家上网的时间太多了。其实我做这一行,在电脑上的时间确实很多,有时下班也会查点资料下点什么。同时,对我自己单干创业没成功感到失望。最后,她爸爸说,暂时不同意我们的事,但也不否定,元旦前再说。

   前天,我终于跟绵绵好好聊了一次。我感觉她对我的感情没有变,只是,一提到她家人,她就不吭声。我问我们还有希望吗,她也只是说,看她爸妈怎么说。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还会尽量争取。现在,我就希望我心爱的人跟我一样勇敢、一样坚定!我希望今年冬天下雪时,我依然在她身旁陪她看雪。

  记者后记

但愿花好月圆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被要求等待的人,心情多少有点忐忑。等待没有多大希望的人,心情更是可想而知,各种焦灼烦躁,在失望、绝望和希望之间来回穿梭。

   美好的开始,不一定有美好的结局。历经风雨,不一定就见得到彩虹。

   爱情,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单方面的坚持、忍让、争取、努力,总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力有不逮。如果另一方迎难而上,坚定地站在TA身边,事情就简单多了。

   像男主角一样,哪怕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更愿意听到一个好消息,我也希望后面的故事能够花好月圆,皆大欢喜。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