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分开 恢复单身的男人无声呐喊

  2013年10月17日

 楚天都市报讯 相爱的一对人为什么不能走到一起?除了父母的反对,是否还因为自己不够勇敢?

  ■采写:记者 向然

  ■讲述:荆波(化名)

  ■性别:男

  ■年龄:25岁

  ■学历:中专

  ■职业:仓管员

  ■时间:11月12日上午

  ■地点:武昌火车站

  那是我第一次照顾别人

  两年的坚持,终究还是没能走到一起,我不怪她,只能说再热烈的恋爱,也抵不过现实的冷酷。

  我和豫玲(化名)是2011年4月在宁波认识的。我们都是外来的打工仔打工妹。一个厂里的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总是很容易混熟,我性格外向,比较活跃,爱说笑,性格内向、有些严肃的豫玲自然反感我,经常从语言上打击我。但我却很喜欢她。为了讨好她,又不至于做得太明显,我想方设法逗她和同事们笑,找她聊天的时候,总是隔着好几个岗位说话,这样显得自然一些。慢慢地彼此熟悉了,她不再排斥我,打击我,我们变成了关系很铁的好朋友。

  她是河南人,但她并不是一个人出来打工,有家人在宁波做生意,因此,她是跟家里人住在一起。有一天,她家里人都不在,她一个人生病在家,情急之下,无助的她打了我的电话。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她家时,她正躺在床上抽搐。我搀扶着她去医院看病,抽血化验,都是我一个人跑上跑下,一直照顾她到凌晨3点多。我从医院回到住处时都快4点了,7点又起床去厂里上班。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照顾别人。

  这次陪她看病之后,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

  接着豫玲过生日,我精心准备了一番,把跟她关系好的小姐妹都请到了。她高兴地说,那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个生日。

  那是我们第一次分手

  2011年10月,我们公布了恋情,厂里的同事们公认了我们的关系,还要我们发了拍拖喜糖。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春节长假,我们各自回了自己的家。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思念和牵挂,原来,思念和牵挂一个人是那么甜蜜又是那么痛苦。

  也许是因为一个电话都没打,那个假期显得格外漫长。

  我不解地问:“为什么不打电话?”荆波说:“因为不敢。回家过年之前,我们就约定了,假期不联系,让家里人快快乐乐地过一个年。因为我是湖北的,她是河南的,我担心她家人不同意她找个外地男友,我不想在大过年的团聚日子,她因为公布恋情受到家人的指责,闹得全家不愉快。看来我那时候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哪个恋爱中的女孩不想每天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呢?”

  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向豫玲的家人摊牌。2012年4月,我俩跟关系最好的同事策划一番之后,终于向豫玲父母摊牌了,让他们知道有我这个湖北男孩的存在。事先想过豫玲的家人会反对,没指望他们会马上接受,只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他们慢慢接受,没想到的是,她家人反对的态度会如此激烈。

  她爸连夜坐火车从河南千里迢迢地赶到宁波,她妈妈气得卧病在床,打算生意也不做了,带着她回河南老家。

  这时候,我不巧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随手从一个论坛里转载了一张有农村土坯房的图片,保存在我的QQ空间里,让豫玲的嫂子看到了,她嫂子误认为那是我家的房子,跟她父母一说,她父母更不同意我这个外地人了。没想到我一时手痒,铸成如此大错。

  父女谈判的结果最终以豫玲的妥协而告终,她向我提出了分手。

  失而复得的爱情是那么幸福

  那是我们恋爱以来第一次说分手。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女孩在我面前哭得如此伤心,为了不让她痛苦,我故作轻松地答应了分手。

  随后我辞职回湖北。豫玲送我到车站,上车后,我看到豫玲一直在哭,车开出很久她都还站在原地哭。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在车上给她发短信,答应她,回到家后我一定好好努力,做出一些成就再去找她。

  回到家后,3天之内我颗米未进,滴水未沾,把自己关在房间流泪,想到跟豫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除了流泪什么也做不了。

  豫玲在宁波也跟我一样痛苦,每次给我打电话都哭着对我说,真的舍不得。我只好又启程去宁波找她。

  小别又重逢,我们感觉再离不开彼此,又在一起了。从那之后,我们开始了用一个谎言又一个谎言去应付她父母,还自我安慰,终究会有解决的办法。

  不知不觉到了2012年底,我们约定好,为了让豫玲的家人开开心心过个年,回家过年期间绝不提我们的事。

  又是一个漫长难熬的春节。

  2013年2月,我们总算盼到假期结束,重聚宁波。看到别人过完年手机都换成了IPhone,玩着IPad,豫玲流露出羡慕的眼神。虽然过完年我手头并不宽裕,但我还是筹钱给她买了个IPhone4,作为生日礼物提前送给她。虽然不算最新款,但豫玲那一脸的惊喜和知足让我很感动。看到她开心,我更开心。

  这一次她真的离开我了

  豫玲是个懂事的女孩,喜欢的东西即使再想要,也会先问我,买不?我基本上都是不说二话就答应她。她每次要给我买衣服的时侯,我都坚决不要,每次都因此而小吵一次。

  到4月,我们谈恋爱快两年,我家人都不知道豫玲长什么样子,都惦记着,在朋友们的劝说下,我决定带豫玲回我家一趟。我父亲很早去世,姐姐已出嫁,我外出打工后,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清明假期,我带着豫玲回来了,带她去给我父亲上了坟,还带她去了我姐姐家。我带她去我姐姐家其实是想让她放心,让她知道,我是具备结婚的物质条件的,虽然我也知道她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孩。

  我姐姐在市里买地皮盖了小洋楼,也给我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物色了一套两室两厅一卫一厨的商品房,打算结婚时作为婚房。豫玲看到房子也很满意。临走时候,我看到我妈妈脸上挂满了笑容,自从父亲去世后,这种笑容很少在母亲脸上出现。母亲能这样开心,我很欣慰,儿子能幸福,不正是对守寡多年的母亲最大的孝心吗?

  我以为,母亲还能幸福地看到我和豫玲结婚呢,哪知道我的希望落空了。

  国庆长假,豫玲回河南老家了,她准备这次勇敢地告诉父母,我们一直在一起,感情很好,争取她父母的同意。送她上火车的时候,我们还约好,她先跟她父母谈,接到她电话后,我再赶过去正式拜见她父母。

  没想到我左等右等没等到她电话,只等来了一条短信:“我们还是分手吧,我放不下父母。”

  我想象不出那几天她有过怎样的痛苦纠结过程。我只知道结果是,没等她跟父母提我们的事,她父母就要求她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订婚,并说已经收下了对方的彩礼,她最终接受了父母安排的命运。

  我十万火急地赶过去,要她退掉彩礼,我说我家也可以下彩礼,但她不同意,终究还是留在父母身边,没跟我走。

  一个月了,我仍然想不明白,她怎么能那么随遇而安呢,她都没在父母面前争取一下,怎么就自动放弃了呢?想来想去我也能理解她,毕竟她是独生女,放不下父母。

  记者后记

你可以不勇敢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向然

   

    荆波和豫玲这样的年轻讲述者,我接待过不少。说到这类恋爱,我们常常说,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其实,很多时候,故事的男女主角放弃了争取,他们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生活中有勇敢的人,也有不够勇敢的人。为了自己的爱情,不顾一切的人,自然是勇敢的,值得钦佩;但瞻前顾后,患得患失,为了家人的感受放弃自己恋情的人,也有很多,他们的不够勇敢,也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

    豫玲确实没在父母面前努力争取一下,但荆波不也一样不够勇敢吗,你也没有勇气去豫玲的父母面前争取呀。所以,就坦然接受你们的不够勇敢带来的结果吧。

    她会嫁人,你也会结婚。相信你们会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幸福着。这段恋情会变成你们彼此的回忆。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