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怨时间沧桑了感情 还是金钱迷失了双眼

  2013年11月18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们曾齐心协力走过一穷二白的日子,曾互相宽慰辗转在求医的路上。当终于不再为衣食奔波,平静的生活却转了一个弯……

   ■采写:记者张艳实习生明月

   ■讲述:依雪(化名)

   ■性别:女

   ■年龄:45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1月1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2楼

   依雪(化名)最初跟我联系时,在电话里称她自己无法忍受丈夫的变化。等她得空来到报社面谈,却发现她电话中的烦躁情绪不见了。”

   曾经起早贪黑

   有几个月了,我跟荆树(化名)没有讲过什么话。我们继续冷战,原因是他不仅自己整天游手好闲,还指责我不伺候他。我不明白,我要上班挣钱,他好手好脚的一人为何不能做饭自己吃?

   我和荆树是吃过苦的人。因为他家里弟兄5个,我们结婚时住的是那种小片黑瓦房顶的旧房子,也没有什么家具。当时那种房子已经很少见了,所以我结婚之后就一心梦想着拥有一套像样的房子,无须华丽宽敞,只要能够遮风避雨。

   可是,荆树单位的效益不死不活,吃不饱也饿不死。我上班也没多少工资。想靠我们的工资买房子,简直就是做梦。恰在那时,荆树有个亲戚在国道边开了一家小餐馆,他做了大半年就换了一间大些的门面。我的心思就活了,想把那个小门面盘下来自己做。于是,在我和荆树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我们用东拼西凑的两万元盘下了这个小餐馆。

   开张生意还不错。我每天起早贪黑,忙得脚不沾地,也舍不得雇个人帮忙。有时顾客一波又一波,连留给自己吃的饭都卖了。荆树倒不像我这般能吃苦,总想着早点关门休息。我就和他说,做生意就不能怕吃苦,既然有客人来,就把握机会好好做吧,也许过几天不开张的时候都有的。果真,后来经历坐冷板凳的时候,荆树特别佩服我,说,你年纪这么轻怎么就懂这些事啊?呵呵,是啊,我才24岁,没做过生意,但爱拼才会赢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国道改道,我们的小餐馆只能关门。好在一年时间还挣了近三万元,我们很满足。

   曾经齐心协力

   有了钱,房子的梦就可以实现了。我和荆树又找亲戚借了一笔钱,买下一处房屋地基,开始盖房。眼见着新房子起来了,我百感交集,终于算圆了梦。但我们也因此欠下外债6万,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满屁股的债压得人喘不过气,偏偏这时我怀孕了,而且还是宫外孕,只好切除了一侧输卵管。自此,我吃尽了苦头。3年后,我再一次怀孕,竟然又是宫外孕,只好把另一侧输卵管也切除了。因为那时候一心想着趁年轻多赚钱把债还了,所以期间还外出打工过,没有注意保养,给身体留下了隐患。

   前几年,不甘心没有孩子的我们又尝试做试管婴儿。结果做了三次都没成功,还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

   那些年,我和荆树四处奔波在求子的路上,真是辛苦又辛酸。我先后上过5次手术台,身体受尽旁人难以想像的折磨。曾经胳膊上布满针眼,走路都无法直起腰来。

   曾经有好心的朋友介绍我们抱养一个孩子,我也有此意。可荆树死活不干,只得做罢。本来我一直对他心存歉疚,但既然他表示无所谓,我也不再强求。

   为了还账,28岁时我曾和荆树一起去广东打工。他在一个修路工地做事,我进了一间鞋厂。打工的辛苦超乎想象,不仅工作时间长,活儿累,那边的人际关系也不像内地这般好处理。但一想到那笔外债,我们都忍受下来了,欠债不还,我们抬不起头啊!我和荆树都是讲面子讲信用的人,在这一点上绝对一致。

   做了一年半,算着钱挣得差不多了,我们立马回到湖北老家还债。真是无债一身轻,接下来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我们还是平安开心地过了几年。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段好时光,哪怕我因为生孩子的事陆陆续续住院,我和荆树之间仍能有说有笑,有商有量。虽然荆树粗心,不怎么会照顾人,但端茶送饭、端屎端尿的还比较用心,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

   如今温馨不在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继续下去该有多好。虽然我们没有孩子,日子也不富裕,但我们一直有共同的目标,多年的婚姻风平浪静。

   我们的感情发生裂痕,是从荆树的变质开始的。七八年前,我们盖的那套房子成了市中心的城中村,后来那里搞开发,换来了70多万元钱。拿着这笔“巨款”,我们便在市郊买了一套房住,接着便去医院做试管婴儿。这个过程痛苦而漫长,两年做了三次花了10万元也没成功。但最让我痛心的是,我跑医院的那两年时间,他竟然迷上股票。

   荆树把所有的钱都放在股市里,和他要家用,要和他说几次,他才不情不愿地卖点股票给我,而且一个月只有1000块钱。我怎么劝他都执迷不悟。后来我意识到不能依靠他,便又去开始打工,早出晚归。荆树仍然宅在家里炒股。

   没两三年时间,家里的钱就被荆树炒股亏了一半,他又气又悔,心情一落千丈。我没去埋怨他,说以后挣钱还有机会,哪能就此消沉呢?可能是在股市中亏得心虚了,他这一次还算听我劝,交给我十几万元让我管。可是,他无论如何就是不愿意出门做事了。我没怎么强求他,只求日子平平安安。

   哪知道从去年开始,荆树又不乐意我在外打工了,理由是我没有在家伺候他。可是我要赚钱过生活呀,那笔钱要留着养老呢。更可气的是,荆树后来又嫌我给他的零用钱太少了。要知道他有一手过硬的电焊技术呢,好多人都要请他去做事。

   我又伤心又失望,这世上怎么有拿女人钱用还嫌少的人啊?我也不明白,我们曾经一贫如洗却能齐心协力共患难,现在日子稍有好转他却得了懒病,好逸恶劳,我之前所有的付出他全然忘记了……谁不知道享福呀,谁又喜欢做事呢?我这样理解他包容他,却得不到他的理解和尊重。

   那段日子,我们吵吵闹闹,争论不休,家里失去了往日的温馨和宁静、欢声和笑语。我甚至想一走了之,离他远远的。

   一个月前,荆树似乎变本加厉,提出要跟我离婚。我知道他是要挟我回家当他的煮饭婆,但我可不想坐吃山空,躺在那点钱上混日子。

   这些天来,我又仔仔细细梳理了一下我和荆树走过的路。当初愿意嫁给他,是觉得这人本分可靠,也能够吃苦。现在因为那笔飞来横财,他变得游手好闲,所以错不在我。我对他说,这个家的一点一滴都凝聚了我的汗水,要离开也是请你离开!

   同时我也在心里说,老公,你快早点醒悟过来,别再整天无所事事了!我希望能看到那个积极努力、阳光向上的你!

 记者后记

同一个轨道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套一句广告语,荆树是45岁的人,75岁的心。早早失去斗志,过着老头儿一样暮气沉沉的生活。可有些75岁的老者,过得还朝气蓬勃、生机盎然呢!

   依雪的想法和要求不过份。金山银山也能坐吃山空,何况这家底也不厚嘛。更重要的是,长此以往,两个人不在一个轨道上,思想和行动南辕北辙,感情难免会产生裂痕,家庭岂能再如过去一样安宁详和吗?

   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吧。别忘了曾经共同经历的风雨坎坷。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