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温情暖她的心 她却仍然离我而去

  2013年11月19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宾健(化名)

   ■性别:男

   ■年龄:26岁

   ■学历:大学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11月17日下午

   ■地点:武昌友谊大道一快餐厅

   他暗恋她,不忍心看她被前男友伤害,打了她前男友。从此他们在一起了。可是,恋爱两年她似乎总不开心。他提结婚,她逃离。

   宾健(化名)开门见山:“我刚失恋。很难受。没想到她还是离开了我。”我忍不住笑了:“最近怎么失恋的孩子都盯上我了呀。前天刚刚写了一个,昨天又听了一个,今天你又来找我。”宾健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扰您了。”看来是个厚道的小伙子呢。

   甜蜜又痛苦的暗恋

   3年前进公司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琳英(化名)。她比我进公司早,但年龄并不比我大多少,跟我同年生,只大几个月。正当我绞尽脑汁在想如何向她表白时,无意中从一个同事那听说,琳英有男朋友了,不仅自身条件很好,还是个富二代。我自知没竞争力,于是,对她的倾慕变成了暗恋。

   没人知道,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琳英身上。每天我都密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她接电话时,如果脸上阳光灿烂,那就是跟男朋友在甜蜜;如果脸上阴云密布,那一定是跟男朋友在闹别扭。她的脸就像一张晴雨表,我已总结出规律了,基本上是阴晴各半,交叉着来。看来,她跟男友的感情时好时坏,并不太稳定。每每看到她不开心,我的心就隐隐地疼,我多希望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呀。

   我开玩笑地说:“她跟男朋友感情不好,对你来说应该是好消息呀,也许你就有机会了。”宾健一脸严肃地说:“您怎么能这样想呢?爱一个人,当然是希望她幸福,怎么能盼着她痛苦呢。”

   有一天下班的时候,琳英突然对我说:“今晚有空吗?陪我去喝酒怎么样?不醉不归!”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有点手足无措。可是,她一个女孩子为什么突然喊着要喝酒?难道又跟男朋友闹别扭了?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

   那天晚上,她带我去了一家比较“嗨”的酒吧,振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她的哭泣变成了无声的流泪。看她如此痛苦,我的心更痛。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伤心事呢?我把她从那家嘈杂的酒吧拉出来,又进了一家安静的咖啡馆。我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此痛苦,她默默地流泪,什么也不说,半天才石破天惊地说出一句话:“我怀孕了,可是他不要我了。”我还没仔细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本能地说:“你这不是胡来吗,怀孕了还乱喝酒!”她说:“这孩子反正得打掉,喝不喝都无所谓!”说这话时,她满脸绝望。我也莫名其妙地绝望起来,仿佛到了世界末日……

   我打了那个负心郎

   我决定为琳英做点什么。我耍了点小手段弄到了琳英男朋友楚深(化名)的电话,约他见面。

   楚深长得很帅,只是个子没我高。他一脸困惑地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我说:“琳英怀孕了你知道吗?”他嘲讽地说:“你是谁?她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我是跟琳英关系很好的同事,看到她那么痛苦地喝酒,实在看不过去,希望他好好地爱护琳英。他没好气地说:“你是不是暗恋她,你要是心疼她你就接手吧。我反正是再也不想理她了。”我气得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他一个踉跄摔在地上,不等他爬起来,我便带着鄙夷和愤怒离开了。

   我还在路上,琳英的电话就来了,她吼道:“你为什么打他?谁要你管我的事了?”

   琳英约我见面谈。她哭着告诉我了实情。原来,楚深的父母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楚深让她耐心等等,由他来慢慢说服他父母。哪知道,琳英有些心急,在没征得楚深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偷偷怀了孕,而且怀孕之后没先告诉楚深,却背着楚深拿着化验单去找楚深的父母摊牌。她以为生米已煮成熟饭,楚深的父母会看在她怀孕的份上接受她,哪知道不仅楚深的父母依然不肯接受她,连楚深也要抛弃她了,因为,他认为她太有心机了,做出这种事来让他毫无尊严。

   “这事不完全怪他,是我自作自受……”琳英哭着求我别再管她的事。我问她,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她说还没想好。说这话的时候,她好无助的样子。那一刻,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说:“如果你要打掉,我陪你去医院。如果你想生下来,我愿意当孩子的爸爸!”琳英愣了一下,突然扑进我怀里……

   她说不是因为爱情

   琳英犹豫了半个多月,还是决定打掉孩子。我以为她是觉得这事对我不公平,便对她说,如果想生,我们可以立即办结婚证,我愿意当这孩子的爸。她说:“想来想去,这孩子怎么都不能生。他和他家人本来就觉得我有心机,想算计他家的钱,如果生下来,他们还以为我会一辈子讹诈他们家了。”我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便陪她去医院做了手术。

   从此,我和琳英开始了恋爱。终于跟自己暗恋的对象在一起了,我当然开心,每天把她当宝贝一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是,我觉得琳英并不像我一样快乐,她总是很忧郁,偶尔笑一笑也是苦涩的笑。我上网搜了一下,说是有些产妇会有产后抑郁症。我想,打掉了孩子大约也一样吧,或许她的忧郁是因为失去了孩子,那样,便更需要我的精心呵护。

   到去年,我们已经恋爱了快两年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我跟她提结婚的事,她总是不着急。她比我还大几个月,按说更着急的应该是她呀,为什么如此淡定呢?我实在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想的。家里逼我逼急了,我便逼她。她被我逼急了,突然冒出一句话:“你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幸福吗?”我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她不爱我?

   我有些生气,让她讲清楚,她终于第一次向我敞开了心扉。她说,我知道我们俩走到一起不是因为爱情,当时,你是出于同情我,我是急于抓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太痛苦太绝望了……

   无论我怎么解释不是因为同情她,而是一直就暗恋她,她都不相信。她还哭着反问我:“暗恋我,为什么不早说,非要等到我怀上他的孩子之后,一切变得千疮百孔了,才来到我身边?”

   从去年那次谈心之后,我再不敢提结婚的事,怕惹急了琳英把她逼走了。可是,上个月,琳英终于还是向我提出分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只想换一个活法,要嫁人也会嫁一个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的男人,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琳英不顾我的挽留离开了我,甚至还辞了工作。看来她是要破釜沉舟,不给我俩的感情留后路。

   这一个多月来,我除了痛苦还有解不开的困惑。她究竟为什么那么坚决地要离开我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她始终没信任过我,不相信我会不计前嫌地爱她,只是把我当成一个临时的避风港湾,而不是最后的归宿。

  记者后记

不平等的爱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琳英真实的心态,我无从得知,只能根据常理大致推测。或许,她不是很爱很爱宾健,更多的是感恩。或许,她是很爱很爱宾健,但却又不够信任宾健,怕宾健对她的爱中含有很重的同情因素。

   不论是哪一种情形,结果只有一个,她选择了逃离,留下既痛苦又困惑的宾健。

   爱情中所有的痛苦,几乎都源于不平等。一个爱得多,另一个爱得少;一个付出多,另一个付出少……甚至,一个爱死爱活,另一个死活不爱;一个巴心巴肝地付出,另一个无休无止地索取……

   从这个角度来看,琳英的逃离就显得可以理解了。或许她认为,宾健对她的付出远甚于她对宾健的付出。宾健先是单方面的暗恋,接着是无条件地接受绝望中的她。或许,她选择逃离,只是一种保护自己、也保护宾健的手段,她害怕因为感情付出的不平等带来的痛苦。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