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已随风散去 此痛绵绵无绝期

  2013年11月21日

  楚天都市报讯 当初为了他,她与有钱老公离婚。当他又变成像她前夫一样有钱,她会有怎样的遭遇?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庆芝(化名)

   ■性别:女

   ■年龄:46岁

   ■学历:大专

   ■职业:全职太太

   ■时间:11月14日上午

   ■地点:武昌东亭一茶坊

   见面之前,收到庆芝(化名)的电子邮件,很突兀地写着这样一段话:“恩怨的消解,必须用死亡这种人世间最残酷的形式吗?我宁愿一辈子恨他,恨到我死他还活着,我宁愿他年年清明在我的坟头忏悔,也不愿意要现在这样的结局啊。”我想象着她定是那种有些矫情的文艺女子。没想到,见面后我看到的是一个很家常的女人。

   为他离开了有钱的前夫

   我一直自信满满地认为,即使天底下的男人都出轨了,我家道奎(化名)也不会背叛我。因为,我们是从患难夫妻走过来的。我也知道,有不少患难夫妻苦尽甘来之后,也会走到分道扬镳那一步,但我认为我们不会那样,因为我们与众不同。

   庆芝沉默了一会突然说:“我是道奎从一个有钱男人手上抢过来的。”这让我很诧异。

   25岁那年,我跟前夫光宗(化名)离婚了,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道奎的插足。

   光宗比我大6岁,那时候也才30出头,但已经非常有钱,他跟家人一起在汉正街做生意。我23岁跟光宗结婚的时候就怀揣着遗憾,那时候,我的文学梦正酣,怎么受得了光宗和他家人身上的铜臭味呢?我嫁给光宗,与其说是为自己找个丈夫,不如说是为我母亲找个女婿,因为母亲相中了光宗家的经济条件,她说她这一辈子穷怕了,要让自己的女儿换个活法。

   光宗人很好,长得也帅,我没什么理由不喜欢他,仅仅是觉得我和他不是一类人。那时候,我大专刚毕业,在一家清汤寡水的单位工作,自命清高地把自己定位为光宗永远无法企及的另一个世界的人。所以,结婚后,我不想马上要孩子,谁知道我的人生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果然,道奎偶尔出现在我的人生中,给了我新的可能,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道奎是高校老师,气质当然与光宗完全不一样,我见他的第一眼就被他深深吸引了。道奎对我也是一见钟情,他是未婚,当然比我更无所顾忌。于是,我们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他又变成前夫那样的有钱人

   我提出离婚的时候,直言不讳地告诉了光宗离婚的原因,我说是我对不起他,我愿意净身出户。他同意离,但伤感地说,但愿别人像我一样对你好,但愿你永远别后悔。我说,谢谢你,我会幸福的。

   我在娘家人所有的反对声中跟光宗离了婚,然后跟道奎结了婚。那时候我俩真是穷啊,就是现在年轻人说的裸婚。结婚证一拿,两人搬到一起,睡在一张床上,就算结婚了。没有钻戒,没有婚纱。拿结婚证的那天晚上,道奎对我说:“你失去的那些,我都会给你补回来,我会让你幸福的。”当时的我整个人都像泡在蜜水里,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没仔细想他这话的真正内涵。

   后来,我才明白道奎这话的涵义。他是要下海经商,变成像光宗那样有钱。

   无论我怎么反对,道奎还是下海开始扑腾了。

   万事开头难,他一介书生突然转行经商,哪有那容易的。跟着他吃了多少苦,我实在不想说了,因为所有的眼泪都在那时候流干了。

   道奎的生意后来走上正轨,我们变得越来越有钱了,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我辞职了,在家做全职太太,料理家务,接送孩子。有时候,他得意地问我,你幸福吗?我一阵恍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算幸福吗?如果当初不跟光宗离婚,毫无悬念也是过着这样的日子啊。

   我心里有些微的不满足,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道奎也变成了光宗,他身上的气质似乎都变得跟光宗越来越像了,书卷气越来越淡。

   我问:“你不喜欢男人有钱?是相信男人有钱就变坏吗?”庆芝说:“谁会跟钱有仇呢?我不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有钱,而是有钱之后,男人自然而然会有一些变化,这是他自己都没法控制的,想不变都不行。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能陪你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要把剩余时光给别的女人

   我的女友提醒我说,老公有钱了你再不能放养了,要圈养。你既要管住他的钱,又要管住他的人。我说,那样活得多没意思啊,他难受我也难受。女友说,现在小难受,是为了避免将来大难受。

   我对女友的话嗤之以鼻。我认为即使全世界的男人都背叛自己的老婆,道奎也不会背叛我。

   没想到,道奎严重打击了我的这种自信。从2010年开始,我就感觉道奎有些变化,他会莫名其妙地兴奋,莫名其妙地沮丧,他看我的眼神是躲躲闪闪的,跟我说话经常闪烁其辞,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少主动跟我亲热,而且很敷衍。以我以前背叛光宗的经历来看,道奎一定是有了婚外情。我的心好痛,但我不想挑破,我要等着他主动跟我说。

   去年上半年的一天,道奎突然对我说:“我们离婚吧,财产全给你。”这跟我当初向光宗提离婚的情景何其相似!我冷静地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他没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却突然石破天惊地说:“我得了绝症,时间不多了。我对不起你,不想拖累你和孩子,我想把剩余的时间给她,她也愿意。”

   看来,他在外面有女人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但得了绝症这种话,我百分之百不相信,我认为他一定是为了骗我离婚。于是,我坚决不同意离,我说,哪怕是你去法院起诉,我也不同意,除非法官强判。

   直到他死我的怨恨都没消

   道奎态度很坚决,他说他要搬出去住,暂时先分居。我无法阻拦他,只是叮嘱他不要对孩子说实情,我骗孩子说,爸爸的公司开到外地了,会很少回来。

   在我的要求下,道奎偶尔回家看看孩子,假装是从外地回来。我发现他日渐消瘦,有点怀疑他说的得了绝症的话是真的,但因为怨恨,我也不想过问。

   他一次次要求我同意协议离婚,甚至把财产方案手续都写好了,所有财产都在我和孩子的名下,但我就是死活不同意。他最后一次提离婚的时间是今年3月的一天。那天下午,他把我约到一个顾客很少的小咖啡馆,用哀求的语气对我说,好歹我们相爱一场,你就最后成全我一次吧,我真的是想在最后的时间给她一个名分,不是我自私,这是她强烈要求的,我想让她穿上婚纱,她想要的只是这个,她根本不要我的钱。

   从他那哀求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有多么爱那个女人,多么在乎她。我心中醋浪翻滚,咬牙切齿地说:“不在乎你的钱,就那么值得爱吗?我当初在乎过你是个穷光蛋吗?”

   一直到道奎去世,我都没满足他的离婚要求。他是从医院走的,在他弥留之际,我在医院看到了那个女人,不算年轻,也不算漂亮,她似乎浑身每个细胞都在悲痛之中,很显然她的悲痛超过了我。最让我愤愤不平的是,道奎的家人都围在那个女人身边,对我却很冷漠,似乎那个女人才是道奎的妻子,我是个外人。

   现在,道奎已经走了快3个多月了,我心里已没了怨恨,只有痛,或许这痛会绵绵不绝……

  记者后记

海底针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有这样一句话形容女人的心思深不可捉摸:女人心,海底针。其实,像海底针的,不仅仅是女人心。人心,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尤其是表现在爱情这方面。

   当初道奎爱庆芝是真的,后来他又爱另一个女人也是真的。说他是对爱情忠贞不贰的男人,显然不是;说他是道德品质败坏的男人吧,好像也不是,他临死之前也想给自己所爱的女人一个其实已毫无意义的名分,这能说不令人动容吗?但对一个人的诚挚衷心又正是对另一个人的无情背叛。感情的事就是这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这中间,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

   庆芝对道奎的怨和恨,我们可以理解,但她心中的悲和痛,我们无法分担。但愿她早日从这悲痛中走出来。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