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用撕心裂肺的痛 换回曾爱我的那个你

  2013年11月23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月棠(化名)

   ■性别:女

   ■年龄:23岁

   ■学历:大学本科

   ■职业:公务员

   ■时间:11月16日下午

   ■地点:武昌销品茂五楼

   想要一份好工作,也想要一份好感情。为了工作,她脱口而出“分手”二字。失去他之后,又开始痛彻心扉……

   爱上军校生

   我的爱注定艰辛

   我和云海(化名)因为都在武汉的高校,又有共同的朋友,很自然地在一个大学生最爱上的实名网站相识了。那个日子真是巧,是今年2月14日,情人节。当时还是寒假期间,他在江苏他家里,我在武汉我家里。他是汉口一所军校的学生,上研一,我在武昌一所高校上大四,两人聊起来有很多共同话题。

   寒假结束,他回武汉当天,便约我见面。我们在汉口江汉路逛了逛,他便早早回学校了。他是军校生,学校跟部队一样,纪律很严。

   第一次见面之后,我们每天通电话,发短信,这是一种全新的人生经历,对他对我都是。我们都知道,我俩要谈恋爱不容易,因为他是军校生,将来的工作不能自己作主,必须服从分配。他明确表示不想继续读博士,硕士毕业就工作;我呢,当时已报名考公务员,同时又签了几家不错的工作单位。如果我们要在一起,只能是他硕士毕业时去哪里,我便跟他去哪里,放弃武汉的一切。他明确向我提出这一点,我考虑一番后,以调侃的语气对他说,不想管那多了,我们将来无非是三种可能:一,很相爱很相爱,最后,我放弃武汉的一切,远离家人亲友,跟他走;二,恋爱谈着谈着,可能感情渐渐淡了,自然分手;三,虽然很相爱很相爱,但最后我还是不能放弃一切跟他走。无论将来是哪种情形,我想先开始再说。

   于是,3月初,我和云海开始了恋爱。我太渴望不顾一切地谈一场恋爱了。从小到大,我都是学习尖子,是众人眼里的好学生,从来都是被同学仰望而不是亲近,大学都快毕业了,感情还是一张白纸。我要打破这个局面。

   我们的感情升温很快,4月,云海跟着导师去广东做项目的时候,每天不停地发短信向我实况直播行踪,有一天,要去海上,他还提前告诉我,会到没有通讯信息的地方。我感觉他好在乎我,是真的把我当成要结婚的人在交往。

   重重压力下

   我脱口说出“分手”

   4月中旬,我参加了省里的公务员考试笔试,两天之后,市内一家效益非常不错的公司通知我去上班,而同时,H市某局机关也通知我被录取了。一时间,我面临着多重选择,不知该怎么选。云海支持我去H市做公务员,放弃市内那家高薪公司。也许因为我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他让我选,我选的是《撒切尔夫人》,他就把我定性为那种有事业追求的女孩,所以他替我作此选择。于是,我听了云海的,一边在市内那家公司以实习生身份工作领工资,一边等待着去H市某局上班。

   也许在一般人眼里,我太优秀了,在别的应届生为找工作发愁的时候,我为有太多选择而发愁。如果不是这么“优秀”,也许我不会失去云海。一切的变化都是在我通过了省级公务员考试之后。

   5月中旬,正当我准备去H市上班的时候,我的公务员考试笔试结果出来了,我考了武汉市某区某局第一名。

   6月面试,7月体检,8月底出公示结果。在体检之后等待公示的那段日子,我每天心上都像压着一座大山。我辞了那家高薪的公司,也辞了H市某局的工作,把最后一宝全押在这次公务员考试上,我能不焦急吗?正是在我备受煎熬的这段时间,云海给了我更大的心理压力。他像个孩子一样,每天在QQ上缠着我,似乎要我给他一个明确的承诺,在他将来毕业的时候,我辞了工作跟他走。公示结果都还没出来,我的工作都还没着落呢,就早早要说辞职的事……我劝他硕士读完再继续在本校读博,这样,他仍然会留在武汉,我们可以从长计议,我说,结婚的房子也不用愁,我家愿意提供婚房。他说,他父母不同意这样的安排,他家是苏北一个小县城的,他父母本来就担心大城市的女孩娇气,结婚后再住女方家的房子,那自己儿子不成了上门女婿?那些天,他没日没夜地在实验室给导师做项目,我们没机会见面谈,整天在QQ上为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吵来吵去,于是,我一气之下提出了分手。

   记得说分手那天是8月8日。我被他吵昏了头,一天也坚持不下去了,“分手”二字脱口而出。他当时说,你可要想好啊,是不是决定了?我说,决定了。分手之后那几天,我感觉一阵轻松,他却非常痛苦,我从网上可以知道他的一些动态,知道他在正午的毒日头下狂跑,半夜在小排档买醉,还去江滩我们初见的地方坐一整夜……

   我问:“这时候你没去找他吗?”月棠说:“没有。我妈有些担心,让我去找找他,安慰安慰他,但我不肯。”

   我想挽回他

   他却爱上了别人

   没想到,我这种慢热型的女生,痛苦也是滞后的。过了几天,我突然开始撕心裂肺般的痛。我意识到,我真的要失去他了,赶紧跑到他学校找他,他不肯见我。我厚着脸皮站在他实验室楼下不走,坚决要见他,他黑着脸下来了,说,你来干吗?然后马上要送我出去,一路上黑着脸不理我。在车站,我死死抱住他不肯走,求他原谅我,他只是黑着脸说:“你快回去吧。”我要坐的公汽来了一辆又一辆,我舍不得走,可是,我还是挽不回他的心。

   我发了疯一样地想挽回我们的感情,第二天,我不顾他的阻止,给他送去冰豆浆和水果,那豆浆还是我在家亲自打的呢,可他见了我,还是黑着脸,我在他实验室无趣地坐了半小时,只好识相地走了。我妈见我那么痛苦,也求云海原谅我,但他不为所动。

   8月底,公务员考试的公示结果出来了,我被录取了,工作尘埃落定,可是,我却没有一丝喜悦,天天在家以泪洗面。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要这份工作,但我也要云海,我不愿失去他。

   我想在正式上班之前一个人去海边看看,突然想到了云海家,他的家乡不正是在海边吗?为什么不就去他家那边看看海呢?9月初,我只身一人去了云海家,他父母见了我很意外,他们发现我一点不娇气,非常喜欢我。我在云海家住了一夜,他爷爷奶奶、叔叔婶婶都过来见了我,全家人都对我满意。这让我既高兴又痛苦,因为,他们不知道我跟云海已经分手了,还以为云海知道我这趟旅行。

   没想到,我的这趟江苏之行,让云海更不能原谅我。他怪我没跟他打招呼就擅自去见他父母,让他没有尊严。我一上回家的火车,他就发短信说,我们之间彻底没可能了。我在火车上哭了一夜。

   直到昨天,我很偶然地从云海父亲的QQ空间里发现了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才查出了一个真相:云海已经有了新女友!

   我在QQ上找到了他的新女友,那女孩坦率地告诉我,她比云海大2岁,在武汉一家公司做财会工作,他们以前就是网友,今年9月开始恋爱,云海甚至想带她回家订婚,但云海的家人不接受她。她很犹豫这段关系要不要继续下去,她甚至鼓励我说,我是坚持不下去了,还是你争取吧!

   得知这一真相,我好痛苦,昨天晚上,我跑去云海的学校,想问他个究竟,他不见我,只是给我发了条短信:“我们不可能了。我爱上了别人!”

   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云海的呢?是8月8日那天吗?我觉得似乎更早,也许刚刚爱上他的时候,我就开始慢慢在失去他。

 记者后记

爱情就是一条河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看到月棠后悔得那么痛心疾首的样子,我说:他不是明年12月才硕士毕业吗?你们怎么都这么急吼吼的,一个急于得到一个明确承诺,一个害怕给出一个明确承诺,以致硬生生地掐断了这段感情,为什么不先好好享受恋爱呢,或许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明年这个时候,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她沮丧地说,是啊,我们还是太年轻了,不会处理感情的事。

   过后一想,我是现在的我,不是像月棠这般年纪的我,所以我才能居高临下地说这番话,责怪月棠他们“急吼吼”。

   这是月棠的初恋,失去自己那么爱的男孩,自然是痛苦的,尤其是因为她自己的失误导致的。谁没有少不更事的时候呢,这正是很多人正经历着的青春,很多人已逝去的年华。冬夜的手,闪烁的眼,滚烫的誓言,脆弱的信念,贪恋的岁月,骄纵的心性……这一切,别有洞天。正像电影《致青春》里的一句台词一样:“爱情就是一条河,谁不是摸着石子过河?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