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差距加文化差异 我的跨国闪婚好无奈

  2013年11月25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乔茜(化名)

   ■性别:女

   ■年龄:34岁

   ■学历:大学本科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1月22日下午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二楼

   他从英国来中国相亲,她当他的翻译。他相亲频频失败,转向她求婚。34岁的她嫁给了66岁的他。结婚之后怎么样呢?

   乔茜(化名)在电话里说:“我想讲讲我的跨国婚姻。我嫁了个英国人……”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情绪不高,我问:“现在幸福吗?”她说:“应该说是……很复杂。”她说她的英国丈夫在家里,希望我能去她家里采访,我想了想觉得不合适。

   一见面,她就拿出婚纱照给我看,照片里的她很胖,而眼前的她只能算稍丰满。照片是今年6月拍的,我惊奇地问:“你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瘦下去这么多?”她只是苦笑了一下,把话岔开了。

   他本来要跟另一个女人结婚

   我是今年5月第一次见到欧德(化名),那天我跟着汉敏(化名)和她儿子一起去武汉火车站接欧德,欧德是专程从英国来跟汉敏相亲的。我给汉敏当翻译,因为欧德不会说汉语,汉敏不会说英语。

   汉敏跟我是教友,我们都是基督徒,相识十几年了。汉敏50多岁,离婚单身后一直想嫁个老外,这几年,我以她翻译的身份陪着她相亲很多次,见过的老外有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的,都没成。

   欧德是英国的一个退休医生,丧偶,66岁,但完全看不出年龄,我还以为他才50来岁。

   两天之后就是母亲节,那天欧德和汉敏在教堂举办了订婚仪式,一帮教友们见证了他们的订婚,我是他们的翻译,当然也在场。

   订婚的第二天,是周一,他俩去民政部门领结婚证,我作为翻译陪同。一路上,气氛很怪异,汉敏当时骨折了还没完全痊愈,走路有些拐,欧德或许出于英国男人的绅士风度,给她一把雨伞当拐杖,汉敏自尊心受不了,一次次拒绝。两人情绪都不对。汉敏把气撒在我这个翻译身上,絮絮叨叨地责备我。照结婚登记照时,不巧机器又坏了,当天照不成,自然拿不成结婚证。欧德突然改变主意,说要再交往一个月,看看是否合适在一起。汉敏非常不高兴。

   当天欧德就从宾馆搬进了租的公寓,钥匙只有他和汉敏二人各一把。没想到,汉敏太心急,第二天就擅自进入欧德的公寓,逼他拿结婚证,欧德很生气,一口拒绝。汉敏一气之下用胶水把他的门锁糊住了,欧德花400元找锁匠才开了门。这件事让他们的婚事彻底泡汤。

   相亲频频失败后突然向我求婚

   跟汉敏结束之后,欧德继续在中国相亲,我作为他的翻译陪他见了一个又一个相亲对象,由于他的要求有些高,都没成。他要求女方有房子,会英语,还跟他一样是基督徒,要同时满足这三项条件太难了。

“他为什么要求女方有房子?”乔茜说:“因为他想在中国生活,说在英国太孤独了,中国热闹。他没生育过孩子,妻子去世后他就一个人了。”

   6月23日,我陪他见了最后一个相亲对象,我记得那是一位59岁的女士,跟我母亲年龄相仿。又没成功,失望之余的欧德突然对我说,我和你是否是上帝安排的伴侣?我有些诧异,毕竟我俩年龄相差太大了,他大我32岁,比我母亲年龄还大。

   我说我得跟我母亲商量。我的家庭有些特殊,我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父亲因为不喜欢我母亲生的是女儿,经常家暴,我5岁那年,父母离婚,后来,母亲改嫁,但继父又酗酒,10年后他们又离婚了,此后,母亲再没结婚,与我相依为命。

   没想到,母亲竟然同意了。6月27日,我和欧德就去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

   我惊诧地问:“从他提出,到结婚,才4天?你不觉得有些仓促啊?毕竟你们年龄相差那么大,文化背景也完全不同。”乔茜说:“时间是有点短,但为他全程当翻译的这一个半月来,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他是英籍印度人,是个传统的基督徒,很有慈善心,慷慨解囊,把自己的钱财捐给他的故乡印度建教堂。他还有好几个博士学位,是个了不起的人。我对他很崇拜,敬仰。”我问:“你之前有过恋爱经历没有?”乔茜说:“有过两次,但时间都只一两个月,基本上算没有恋爱过。跟欧德举办婚礼的那天晚上,我交给他的是处女之身。”

   一个半月的婚姻生活矛盾重重

   7月13日,我们在武昌的一所教堂举办婚礼,邀请了很多教友,为免尴尬,没邀请汉敏,但那天她不请自来了。而且大闹教堂,阻止牧师为我们主婚,结果西式的教堂婚礼没办成,我们转到附近的一家中餐馆接着举办中式婚礼。

   其实,从婚礼那天起,欧德跟我之间的文化差异就突显出来了。

   那天把宾客们送走后,我饥肠辘辘地回到桌前,欧德竟然当着一桌子的我娘家亲人和我的至友们黑着脸发脾气,他说:“那些人比你丈夫都重要吗?这个时间你管他们干什么,应该陪着我。”他还抱怨好吃的东西都被客人们抢吃了,害得他没吃到。面对这样一个完全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老小孩,我真是哭笑不得。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7月22日,欧德因为签证到期,回英国了。9月,我申请去英国,被英国大使馆拒签了。

   10月2日,欧德又回来了。从那时到现在,一个多月时间,我们正式住在一起过起了家庭生活。没想到我们俩之间矛盾重重,我觉得这样生活下去很痛苦,他似乎比我更痛苦,多次威胁说要去跳楼。

   乔茜似乎有讲不下去的感觉。我问她,究竟是些什么矛盾,她说,都是些生活中的小事,但却让人透不过气来……

   欧德在我和我娘家人面前总有一种优越感,言语之间非常傲慢。他说他在英国是有地位的人,非常受人尊敬,因此,他处处看不惯我的“平易近人”。他的长相容易引起别人的好奇,我觉得别人出于好奇问一下也没什么,他却觉得我跟别人搭腔是“下等人”的做法。比如,在肯德基店里,有个太婆好奇,笑眯眯地问,他是哪国人,我正准备回答,他瞪着眼阻止我答腔。

   他还阻止我跟任何异性接触,甚至连异性的电话都不能接。在出租车上,司机跟我聊天,我出于礼貌跟人家聊两句,他竟然气得掐我的手,还说我嫌他老了,喜欢年轻司机。这方面表现得非常不可理喻。他本人还是精神科医生呢,没想到自己的心理却这么不正常。

   我也试图理解他,这可能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因为他的妻子生前一次次背叛他,让他非常痛苦,正在他考虑是否该结束这段婚姻的时候,他妻子患了老年痴呆症,他精心照顾她7年之后,她去世了。妻子的疾病从某种意义上拯救了他们的婚姻。他跟我结婚的时候就约定,绝不离婚,除非死亡才能终结婚姻。

   但每天这样生活,我真的非常难受。昨天我过生日,我妈切了一下蛋糕,他就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地说,她凭什么切,你才是寿星,应该是你切。

   我感觉跟他生活在一起,我和家人都得不到尊重,我没有基本的人身自由,连跟街坊和路人寒暄几句都不行。他也知道我不开心,生怕我离开他。每次吵架之后都可怜巴巴地说,如果你丢下我,我就跳楼,我还要让新闻媒体知道,是你对我不好我才跳楼的。我有时气得吼道,你还是快点回你的英国吧,求你了。

   那天晚上,乔茜又打电话来说了一件让我意外的事:“现在告诉你我是怎么瘦下来的,他连我吃饭都控制,他嫌我胖,要求我变苗条,经常不许我吃饭。我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还一颗米都没沾呢……”

  记者后记

好婚姻坏婚姻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乔茜反复强调,欧德不是个坏人,他很有慈善心,很有学问等等。我说,他当然不是坏人,你们都不是。

   但并非两个不是坏人的好人结合在一起,就是好的婚姻。好人坏人,与好婚姻坏婚姻没有必然联系。

   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成长的,年龄相差一代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仅仅只是英语和宗教,加之相识那么短的时间,这样的跨国婚姻确实很脆弱。

   乔茜现在的痛苦,正是她为自己的冲动付出的代价。她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离婚也难,因为她答应过欧德不离婚不丢下孤独的他,不离婚也难,这样的日子让她备受煎熬。她说她想让那些想嫁老外的姐妹们知道,跨国婚姻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