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娶回家的女朋友 竟已为人妻为人母

  2013年11月28日

   楚天都市报讯 未婚小伙子爱上一个已婚有孩子的女人,结局会如何?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寒韩(化名)

   ■性别:男

   ■年龄:24岁

   ■学历:大专

   ■职业:经商

   ■时间:11月22日

   ■地点:武昌销品茂半秋山餐厅

   餐厅里的音乐缓缓低回,显得寒韩的普通话更加字正腔圆。这个北方小伙子,高大,一脸憨厚实诚。

   横空而来的真相

   如果时间停留在那个周末,我依然是一个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阳光小伙,有正在实现的梦想,有心心相印的爱情。然而这一切戛然而止,只因横空而来的真相让我猝不及防。

   我和琴儿(化名)到湖北S市去度周末,一路欢声笑语,好不惬意。晚上,我们买了红酒,拿进房间,边喝边聊。许多个夜晚,我们就是这样无比投机地谈天说地,越聊,两颗心越靠近。我好喜欢这样的浪漫时光。

   突然,话比嘴快,我问她:“到底为何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呀?我是想有一个结果的……”

   这样的问题,我问过不止一次。我以为琴儿会像以前一样,调皮狡黠地一笑,说,别人还没有想好呢。结果,琴儿放声大哭,哭得梨花带雨,让我的心都要碎了。同时无比惶惑,琴儿,莫不是真的有事瞒着我吧?“有什么你就说吧,我绝对不会怪你的。”我说。“说了我们这一趟就会玩不成的!”琴儿仍在哭。

   最后,琴儿还是告诉我一个事实:她结过婚了,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

   那一刻,我脑子里只听见“轰”的一声。我真想起身把门撞开,立马闪人。但我控制住了自己。我不能伤害她。“是这样啊,也没事啊,我不介意。”我强打精神喃喃道,又补充,“只是我不能再……碰你,不然对不起你家人……”

   泼辣直爽的姑娘

   我跟琴儿是今年春天认识的。

   我们同在一个户外群里面,一起出游过两次。人很多,男女老少一大堆,容貌姣好但并不出众的琴儿,并没有给我留下过多印象。

   因为同在武昌,后来琴儿约我打过两次羽毛球。在QQ上也偶尔聊一下天。算来都是她主动吧。

   大约是4月的一个晚上,琴儿突然打我电话,聊着聊着,她突然说:“帅哥,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我们能在一起吗?”

   我吓了一跳。武汉妹子的泼辣直爽果真名不虚传啊。不过我实在没往这方面想过,但我也从不拂女孩面子,便礼貌地说:“是吗?”

   那些天我生意很忙,也没把琴儿的表白当作一回事,猜她也许是酒后逗我玩呢。接下来仍然只是偶尔联系。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路过琴儿的单位,心血来潮约她吃饭。我们聊得好开心,也很默契。我心中也对她有了好感。但过后仍只是埋头我生意上的事情。

   又过了半个月,琴儿约我去婺源旅游。我正好忙完一单大生意,闲了下来,心情又甚爽,当下就答应了。

   我们像情侣一样度过了几天甜蜜的二人世界。那几天里,我爱上了这个大我两岁的女孩,求她当我女朋友。没想到琴儿拒绝了,说可以这样在一起,但不会做我女朋友。

   我好生奇怪,但也没有追问。因为她打手机有时候刻意避开,我隐约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那就等合适的时候她再告诉我吧。

   名存实亡的婚姻

   尽管琴儿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心中偶尔也有一些问号冒出来,但这没能阻止我们的感情一路高歌猛进。

   我们太有默契了,常常是我一说什么,她就接出了下句。而且,琴儿虽然年纪也不大,但懂事有分寸。她像所有热恋中的小女人一样,任性爱撒娇,像小鸟一样粘人。但她有度,拿捏得很好,让人舒服而不生厌。

   我开始把琴儿当成结婚对象。“我们是不是能结婚了啊?”我有时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她。“是啊,”琴儿调皮地说,“我们是秤不离砣公不离婆,谁也离不开谁。”

   哪知道还有这出戏。那天晚上,琴儿边哭边向我描述了她的婚姻。

   琴儿家境不好,大专毕业后,家人希望她找个好人家早点嫁了。她老公经人介绍认识了琴儿。那是一个年长琴儿10岁的男人,有自己的公司,年收入可观,父母又都是大学教授,家教良好。最主要的是,他对刚出校门的琴儿很满意,对她殷勤有加,百般呵护。

   婚后,琴儿过了几年富太似的生活。但就在两年前,他老公的前女友从国外回武汉定居,两人旧情复燃,成为情人。

   琴儿很伤心。而老公提出的不离婚但也不要干涉他的要求,更让她痛不欲生。但孩子太小,她忍辱负重维系着这桩外人看起来无比光鲜的婚姻。一年前,他们又分床睡,关系降至冰点。

   为了排遣心中的愤懑和落寞,琴儿两年前自己创业,生意规模不大但做得有声有色,这让她稍感欣慰。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能干、独立。

   何去何从的我们

   这些天来我心情无比低落。我闹不明白,电视剧才有的桥段,怎么老发生在我身上?

   我曾经有过一段韩剧般的初恋故事。不似这一次狗血,而是充满悲凄色彩。

   她是我的同学,我们从十八九岁就开始恋爱,一直风平浪静,爱情中还慢慢注入了亲情。就在准备谈婚论嫁时,她突然决绝地提出分手。我百思不得其解,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我的世界。

   几个月后,我接到她妈妈的电话,让我去医院看一看她。我这才得知,她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免疫系统已被完全破坏,时日不多。没多久,年轻的她就永远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悲伤不已,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2012年,已经掘到第一桶金的我,从北京转战武汉市场,独自创业。真是情场失意商场得意,我很快在陌生的武汉站稳了脚跟。

   在琴儿身上,我找到了知己和情人的双重感觉,这让我感到太难得。我想把她再变成老婆,可是,现实却让人无奈。

   我已经跟远在北方的父母打过几次电话,告诉他们我有一个大我两岁离过婚的女友。他们起初惊讶,然后默认,说,只要你觉得好,我们就支持。

   家人的开明让我欣慰,但是,即便琴儿成功离婚,我似乎也无法过自己的一道坎:我难以接受一个4岁的小男孩。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去当一个父亲,就要面临当继父,这着实让我惶恐,茫然……还有抗拒,抵触。

   我请琴儿原谅我的自私。她轻轻一笑,说,你自己都是个孩子,我完全能理解你,又怎么会怪你呢?

   琴儿的善解人意让我更加迷茫,我该何去何从?离开,那就是往她伤口上撒盐,让她再一次品尝被人百般宠爱后又无情抛弃的滋味,我做不到。不离开,我们会有结果吗?

记者后记

长短之痛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义无反顾、心甘情愿给人当后妈(邓文迪之类除外)的年轻女子,不少见。

   能够以女子一般气势和胸怀给人当后爹的男人,莫说在年轻小伙中少有,就是自己也带着孩子的离异男,不少也会反复掂量,最终打退堂鼓。

   不是女人有多么善解人意,多么能包容,是男人天生不如女人那样疼孩子爱孩子,别看“爸爸去哪儿”这么火,那是补偿他们的父爱缺位呢。所以说,要让24岁的大男孩当后爹,难;当一个好后爹,更难。

   长痛不如短痛。寒韩若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不如当机立断。时间越长,彼此的伤痕越深。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