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你伴我走过的蹉跎岁月

  2013年11月30日

   楚天都市报讯 谢谢你,给我的爱,陪我度过那个年代。这是很多知青心中的歌。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恒斌(化名)

   ■性别:男

   ■年龄:65岁

   ■学历:大专

   ■职业:退休

   ■时间:11月6日

   ■地点:汉阳某茶社

   恒斌穿着深蓝色呢料中山装,乌黑的头发,轻盈的步伐,爽朗的笑声,让人不禁感叹他的年轻态。

   响应号召 上山下乡

   我曾下放到麻城县闽集公社2年,这段难忘的知青岁月,让我至今无法忘怀。尤其感恩在上山下乡的日子里,上苍把一个好女孩送到我身边。

   1968年末,知识青年下乡运动如火如荼,我的同学已走了一批,我是第二批。母亲知道后,一天从柜中拿出几尺布料说,隔壁街坊梅姨有个女儿芳荣(化名)会裁剪,你去找她做一条裤子,准备下放。我来女孩家量了尺寸不一会就回家了。母亲问我:你跟这个姑娘一起下放,可不可以?我拒绝:我跟学校一起走。说实在的,我当时根本没有仔细看芳荣,只觉那个女孩热情大方。母亲继续说,我们考虑多天了,你身体弱,身高虽有1.70米,但体重不足100斤,平时只会读书,不会做事,她可以照顾你。母亲还告诉我,这姑娘聪明能干,她家已经同意了俩人以恋人关系下放。如此突然袭击,我犹豫不决。于是母亲找来我的同学和好友当说客,都说能找到芳荣这样的女孩,我该知足了。最终我听从了父母之命和朋友之劝。

   没几天,我们告别亲人,挤上解放牌大卡车在闽集公社插队落户了,同行的还有一个女知青小李(化名)。我们被安顿在一栋旧砖房中,房子右边一大一小2间房,中间是堂屋,后面是厨房,左边是一个“五保户”住。前面小房我住,后面大房芳荣和小李住。这个湾子,年轻人少,只5个,缺乏劳动力,插秧、割谷、锄草我们3个人抢着干,受到农民的好评。

   芳荣是最累的。白天干完农活收工后,晚上回来我抱着书看,芳荣烧火做饭。小李在家里是老幺,与我一样什么事都不会做,我们这个“家”基本上落在她身上。我和小李性格内向,有什么事别人都找芳荣,从不找我和小李,她就像我俩的家长。去年碰见小李,还跟我说:她像一把伞,为我们遮风挡雨,多亏了她。

   芳荣性格外向,天不怕,地不怕,嘴有一张,手有一双,典型泼辣的武汉女人形象。湾子妇女都喜欢跟她一起干活,广阔的田野上,常听到她在劳动中的笑声及歌声。

   蹉跎岁月 感谢有她

   她长得不算漂亮,我也不帅,但我们彼此还是满意的。从下乡第一天,她就照顾我。我没有洗碗做过饭,衣服也一直是她洗,别人谈到我们的关系时,她总是笑,眼神清澈而真诚。记得一天晚上,风雨交加雷电轰鸣,她担心我,叫上小李,点燃蜡烛,陪伴在我身边。夏天蚊子多,每晚她赶完蚊虫,放下蚊帐才离开。还有一次,队里通知男知青都到大别山驮木头,每人扛一根。我早上5点左右起床,带上干粮和水,12点到达目的地,休息一会后,大概1点钟出发,每人扛一根约80斤左右的木头下山,中途不能停顿,瘦弱的我沿着蜿蜒山间小路艰难行走,透支着全部体能,不停在左右换肩膀,心中默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下午5点半到山下,我已筋疲力尽,双腿直打颤,可我惊喜地看到芳荣和小李在山脚等我,心里的感动难以言表,温暖涌动着。芳荣把葡萄糖水递给我喝,接过木头,三人一起扛着到队里。

   看着湾子姑娘绣鞋垫送给爱人,她也学会织布、绣花,这在知青中是罕见的。天冷织毛衣给我穿,给我垫上她绣的鞋垫;天热用棉花纺成线织成布给我做衬衣,我们俨然一家人。在她的感染下,我也学会了照顾她。有一次她打摆子,我给她送药送水,守护在她床头。农村没有什么文化生活,我买来收音机送给她,并把家里寄来的钱全部交给她支配。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同生活,共劳动,没有发生任何矛盾,感情融洽。

   可有天晚上发生的一件事让她心有芥蒂。那天晚上9点左右,她突然从外面跑回来说:队长私分粮食,每户都有,就是没有我们知青的。她拉着我说:走,到公社去举报!我不动,反把她拉住说:我们是来锻炼的,不给就算了。她不依,非要连夜举报,好捉现行。怎么劝说她都不听,我心想要出大事了!情急之下,我狠狠地推搡了她几下,她安静了,但神情黯然,有点若有所失。

   从此她变了,对队长很有抵触,对湾子失去好感,田野里再也听不到她的欢歌笑语。可能这件事伤她至深,半年后招工,我们返城时,她没有跟队里的任何人打招呼。回武汉4个月后,单位组织拉练,路过湾子,她也没有陪同我去看一下。2000年12月我回湾子,看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和村民,遗憾的是没有找到芳荣一同前往。

   回城突变 劳燕分飞

   1970年建工局在麻城招工,我俩幸运录取。在新工人学习班里,又听到了那熟悉而久违的笑声与歌声。新工人进厂有规定:两年不能结婚,还必须住在厂宿舍里。我们虽被分配到同一个单位,但不在一个地方,我在黄浦路赵家条机器厂任钳工,她在汉阳设备公司任电工。她经常出差在外地做工程,两人接触越来越少,基本上没有见面。

   半年后,我在工厂里接到她的来信:“由于我母亲的压力,实在没办法,我决定解除恋爱关系。”人不见面,通过信件解约,年轻气盛的我,觉得没有挽回的余地,当天回信:同意。她在信件里没有说绝情的话,但我回信时说了:“翻过去就忘记,从今以后不来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第二天她母亲来到我家,我说:“你要你姑娘不跟我交往,我感谢你。”至此,我们两家再无联系。现在想起来那时我是太年轻,太不懂事,我时常自责。

   故事并没有这样结束。之后,我断断续续听到有关她的传闻,可想而知在当时的社会,她承受的压力有多大……懦弱的我怀着一颗悲悯的心,听着有关她的一切,没有行动。她很坚强,很勇敢,很快走出阴影,结婚生子。我跟她有缘无分,后来我也结婚了,有了两个孩子,如今他们都成家立业了,我也享受着天伦之乐。

   进入花甲之年的我,回忆往昔,正如一首歌《小芳》,代表我的心声,我想把这首歌献给她,感谢她帮我度过那个艰苦的岁月,衷心祝福她家庭幸福,身体健康!最后,我送上一首小诗:你是那山上的泉水,滋润着我那干枯的心灵。你是那泉水汇成的小溪,来到我身旁,流过山寨穿过田野,不畏路途坎坷,一路仍欢声笑语,不知疲倦地奔流。永不回头,总是那么倔强。

  记者后记

岁月了无痕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 舒平

   走过那么一段知青岁月,恒斌老人处处显出幽默风趣,还有热情。我们穿过拥挤和喧嚣,来到一处幽静茶社,闻着茶叶特有的醇厚和清香,听着舒缓的音乐,心情渐渐归于平静。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我倾听了恒斌老人的故事。

   他说,每位知青都是一本故事书,只是厚薄不同,那是一段无论何时都不会被忘记的岁月。他笑着告诉我,“我夫人也知道这个故事,也支持我来找芳荣。”

   我真心祝福着这位花甲老人能一偿心愿。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