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原地等待 给你一袭幸福婚纱

  2013年12月2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曾因自卑丧失爱的勇气,如今日益成熟的他,想再次挽回心爱的女孩……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霖志(化名)

   ■性别:男

   ■年龄:25岁

   ■学历:中专

   ■职业:摄影师

   ■时间:11月29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茶座

   霖志从很远的地方来武汉的,坐了一夜的火车,不显疲倦,黑色机车服,军绿色的帽子,大方而自信。

   相遇的美好

   与她认识了3年,未曾送给她任何生日礼物,12月2日,是她26岁的生日,想给她一个惊喜:来讲述我对她从未改变的感情,这是我能送她的最好的礼物。

   2010年在朋友生日聚会上认识她的。我一进KTV包间,我朋友就大声介绍,“这是我的好哥们”。她盯着我,说见过,我们是校友。她很漂亮,让人心动。在朋友圈里很受欢迎,包间里时不时有她爽朗的笑声。

   我是一个木讷的人,在很多场合,我都是一名旁观者。我点了一支烟,慢慢地抽着,觉得这个美丽的女孩对我来说,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她怎会与一个来自大山深处的我有什么交集呢?上帝可能听到我卑微的自嘲,在我与她之间牵了红线,在她手舞足蹈的演说中,她的外套碰到了我的烟头,冬天的羽绒服,怎禁得起这一接触,一个破洞很快形成了。她惊叫,啊,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满脸通红,笨拙地来回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满怀抱歉。“好了,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叫梅梅(化名)。”她向我伸出手,“今儿我们算是正式认识了……”我的脸更红了,象征性地握了握她指尖,指尖也会导电,我哆嗦了一下,很快缩了回来,女孩子们笑得前仰后合。这件红色羽绒服一直在我心里,放到后来,我是想还她一袭婚纱,一生的幸福的。

   醉酒后的表白

   因为我们共同的朋友是一个爱热闹的人,我们也经常见面,眼神碰上,她对我笑笑,我也对她笑笑。只是我的目光有些躲闪,她的目光纯净清亮。她可能觉得我如出土文物般傻得可爱,总会主动与我聊上几句,城里的她毕竟见多识广,我大多时的表现是静静地听着,偶尔配合点微笑,其实内心翻江倒海般激动,因为能与她如此近距离。

   不久就是她的生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打电话请了我,我虽然去了,但在参与她生命中第一个生日时,却什么礼物也没有带去,两手空空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那要命的自卑:一是不知道买什么,二是也担心朋友看出什么端倪,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显然不介意,高高兴兴地迎接我,似乎我来就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男两女形成了铁四角。有她,有我。她很仗义。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个飘雪的冬夜,我给她打电话,要她陪我一起寻找介绍我们认识的那个朋友,她没有推辞,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她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走进我的心里。这一微妙的感情让我变得更加沉默,我不知道如何处理我的感情,向她示好的男孩子多得是,我算什么?感情在发着酵,我的脸也发着酵,只要她在,脸总是热热的。

   在一次小聚中,甚少沾酒的我,自己满上一大杯白酒一饮而尽,借着酒劲,我大着胆子看着她的眼睛,把之前写好的短信,发给了坐在对面的她:我喜欢你很久了,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她同意了。后来才知道她为了稳住我,阻止我继续喝酒,才答应我的。

   我哪知道这些?我欣喜若狂,我以为至此她就是我的了,满脑子都是她的倩影,她如阳光般的微笑。

   再见面,她一如从前,还是和朋友们笑哈哈的,与我只是点头微笑,有时也聊点她爱的却是我不懂的音乐。这哪是我要的爱?虽然如此,我还是充满期待和快乐的。

   我开始尝试接触她所爱的歌,像《左边》、《舍不得》、《半公开的秘密》等这些我之前完全不会去留意的歌曲,一遍遍去认真听,用心学……在音乐的世界里,封闭的我就像一只迷路的羔羊,完全找不着方向,最初只能跟着旋律大致地把歌词念完,到后来我真的爱上那些歌曲了,一如我爱上她一样。

   家人托人帮我找到一份司机的工作,于是我回到我的老家考驾照。一有时间,我都会坐2个多小时的车,与她见见面,然后再赶回去。

   打击中的逃避

   一切磨难与打击从那一年的最后一天接踵而来。我的二姐,一直以来对我百般疼爱的待产的二姐,在大年三十吃团年饭的时候,突然发作,被紧急送往市某医院,结果大人保住了,肚子里的宝宝永远离开了,我看着二姐撕心裂肺地痛哭。二姐因节约钱不舍做孕检,不想胎盘外置,引发悲剧。还没有等到二姐出院,我操劳一生的母亲也因病进了医院,再接着是一直孤身在外打工的父亲也受伤住院,连一个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在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现实面前,我均感到能力有限,我突然觉得自己活得那么失败,连一点点家庭的责任也担当不起,没文化、没工作,也没什么能力,那感觉就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东西消失,却怎么也抓不住……

   从那时起,我的内心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抑郁了,可以整天整天都不说话。没过多久,考驾照也失败了,自然那份工作也成了泡影。我觉得再也没有脸见任何人了,包括她。

   一天,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家出走了。这一去就是几个月,久得让我几乎忘记了还有亲人朋友在等着我回家,但我始终记得她,记得在我人生最低谷时,她无怨无悔跟着我,答应做我女朋友,开导我,安慰我……可我还是走了,那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啊!我选择逃避,人间蒸发,我无法想象她会怎样?多少次,看着她的电话号码却没有勇气拨出去;多少次,写好的短信到最后又一字一句地删除……那时的我怯懦到极致,想着自己真的不配拥有她的爱,我能给予她什么?好的生活,安稳的家?什么都没有,我甚至连一份工作都无法拥有,何况是她,我心中仰望的女神?!

   不曾远离的你

   几个月后,我悄悄回到她所在的城市,在同一个城市与她共呼吸也是好的,我没勇气去见她,也没有跟任何人联系。一次偶然,我在街上被我们共同的朋友撞见,他第一句话就质问我,你这样做算什么?一句话也没有就玩失踪,让梅梅等也不是,找也不是……然后要我去见梅梅。在门外等待的每一秒都是煎熬,当她打开门出来的那一刻,我瞬间被刺痛:她很憔悴!我在朋友的见证下写了一纸保证书:不再失踪了。可没过几天,我再次偷偷走了,因为我依旧看不见前路,找不到自己。

   这次她没有选择原谅,我知道那一定是失望之极吧。刚开始我还没明白,以为像某些书说的:不放手的,才是真爱,直到她有了新的开始。好吧,不出现,不打扰,是我最后爱你的方式,我这样想着。我学着笑对人生,努力学习我热衷的摄影,业余时间和车友们去骑行,去拍摄,去征服一道道山坡,去抓捕一瞬瞬美景,乐此不疲。偶尔上网会偷偷看一下她的微博,只是已不再轻易留下脚印……

   后来,我无意间得知,她如今是一个人了,内心又升起了一丝希望。虽然知道希望渺茫,可我纠结了多天,发现自己的心在召唤着我去做最后的努力,因为在我心里,她从未离开过。

  记者后记

女人要的幸福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不知道霖志的讲述能否打动梅梅,让梅梅重新接纳他。但可以肯定的是,霖志的多次出走,一定是重重地伤了她的心,认为霖志缺乏责任感,没有担当,是一个无法托付终生的男人。

   霖志要想抱得美人归,还得下一番苦功夫。其实有时女人的幸福很简单,就是嫁一个疼她,爱她,心里有她,知道全心全意呵护她的男人,足矣。希望,霖志能够知道如何去做。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