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背叛带着病痛 我要继续追寻阳光

  2013年12月4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承诺她3年之内复婚,可是,他的新欢一个接一个。更让她恐惧和绝望的是,她又患上了乳腺癌……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彩琴(化名)

   ■性别:女

   ■年龄:41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2月1日

   ■方式:电话、QQ

   彩琴一直在我的QQ好友列表中,有时跟我说几句她老公不归家的事情。我以为她是那种怨妇,不想这天详细一聊,再把她的空间一看,对她油然而生同情之心,还有佩服。

   多么甜蜜的过往

   “大宝(化名)不要你了,我们就要结婚了,日子都定好了……”

   昨天收到晨晨(化名)的短信,我的心情无法形容。

   我知道有这么一天,但我没想到,晨晨年轻容易上当受骗罢了,大宝却是年过四十的人,怎么真能拿感情当儿戏呢?我还记得10月中旬他回家时,还对我说,他还是想要我们这个家,等他回武汉把事情处理了,就回家跟我团聚,还要我保重身体,别忘记吃药。

   难以想像,20多年前大宝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是那样腼腆,憨憨笑着,还不停地搓手掩饰自己的紧张。那时我们都在杭州,我做酒店服务员,他做保安。因为老家都在Q湖,离得又近,听说过彼此。听说我也在杭州,便主动找到我。

   一来二往中,我们开始恋爱了。那时我工资比他高多了,便经常给他买鞋子、买围巾。我在酒店上班,有很多小姐妹,别人的男朋友来了请客都买高级雪糕,叫大宝请客,他却买当时比较便宜的紫雪糕。我心里暖暖的,觉得这人比较实诚,是过日子的人,可以托付终身。

   大宝对我也很体贴。不管是晚上9点还是12点,不管刮风下雪,他每晚都会来接我。有一次闹矛盾,我坐公交车走了,他就骑自行车追我,比公交车还快。我到终点站,他已经在那等我,20多站路哪……那一瞬间,我的气全消了,剩下的全是感动。

   大宝家穷,用现在的话说,我们是裸婚,什么都没有。但日子倒也平静温馨。

   多么愚蠢的决定

   结婚几年后,为了让生活好起来,我和大宝跟着他姑父去学做鱼生意。但因缺少经验又没本钱,不仅把借来的几千块钱赔光了,还欠了15000元的债务。

   那段时间,可以用“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每天起早贪黑,晚上捕鱼早上卖,卖完又上山砍柴卖。

   但这样仍然赚不到钱,于是大宝到杭州跟我弟弟学厨艺,心想学门技术总归是好的。

   大宝学厨艺的第二年,我带着儿子来到杭州。当年儿子7岁,一家人又可以在一起,我好开心,开始学做点心。

   不料我上班才1个月,在上班炸点心时滑了一跤,一锅滚烫的油无情地倒在了我身上,双臂和胸前大面积烧伤,而且有四分之一为深度烫伤。

   我在医院躺了80多天,大宝就陪了我一个晚上,而且只是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其余时间,更以上班不能耽误为由很少来。夜里,眼泪在我的眼角悄悄地滑落。想到再也无法穿漂亮的连衣裙,再也没有白皙光洁的皮肤,想到大宝可能因此嫌弃我,我就黯自神伤。

   因为老板不愿出医疗费,我只好起诉。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过去欠钱的债主也起诉了我们。担心法院判赔的医疗费被直接划给他,我和大宝商量先把婚离了,到时候赔下来的钱在我名下,债主就无法拿走了。

   2001年,我和大宝协议离婚,并说好3年之内复婚。

   于我而言,这真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传说中假离婚带来的恶果,被我品尝到了。

   多么连绵的噩梦

   那几年,我一边在家带孩子、料理家务,一边养鱼,大宝便在外打工做厨师。

   好几次,我小心翼翼地跟大宝提复婚,他就不耐烦地说“以后再说”、“那不过是一张纸罢了”等等托辞。我心里明白,他是嫌弃我不好看了。

   儿子10岁那年,大宝在长沙打工。过年我带儿子去跟大宝团聚,发现大宝有了婚外情,跟一个护士好上了。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我仍然很伤心。

   为了保护我跟大宝名义上的家庭,我跟那个护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女孩年纪轻,心肠也算善良,一听说我和大宝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便主动退出了。

   后来,大宝又到武汉上班,辗转多家酒店后,进入了一家在全国都很有名的酒楼做到现在。

   好几次,已经长大懂事的儿子让我去武汉看他爸爸,但大宝不让。我当然想去,在我心里,他是我惟一的男人,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但我内心也怕。怕自己不好看,让他没面子。也怕又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是不是像一只驼鸟?大宝常年不在我和儿子身边,家里家外全是我一个人操持。包括他家父母,我也尽心尽力侍奉,仍然跟以前一样,就像我们不曾离婚。

   一晃10来年过去了。也许我跟大宝聚少离多,我内心总是不安、郁闷、愁苦,2009年秋天,我被查出患了乳腺癌。

   多么痛彻的领悟

   仿佛晴天霹雳,我哭累了睡,醒了接着哭,心想着,我不在了儿子怎么办?儿子又在上初中,正值青春期需要人引导,我便让大宝回家。他不肯,说他可能要提升,回家太可惜。现在看来,他此时心里早已没了我和儿子。

   2010年,Q湖被政府取缔养鱼,我们拿到了10万元的赔偿金。万万没想到,大宝一得知这笔钱火速回家,说跟朋友投资,把钱全部拿走了。有朋友不解,说我正在治疗需要用钱,为何不留一点?我也犹豫过,但最终选择相信他,宁愿自己拿低保艰难度日。

   我化疗期间,大宝回来过两次,但一回来就跟我为琐事吵。第二年复查时,医生说我肝上好像有个肿瘤,强烈要求我进一步检查。我恐惧极了,跟大宝发信息,问他能不能陪我做检查,他理都没有理我。

   最让我绝望的是,我又发现大宝有了新欢。是他的一个未婚女同事,小我10多岁。

   我情绪低落甚至抑郁,几乎有半年时间,我终日以泪洗面。幸好,在亲朋好友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终于走出了那段消沉的日子。我一边调整心态,一边积极面对病魔。我不能让没有父爱的孩子也没有了娘……

   我对自己说,要坚强,要珍惜生命,不管路还有多远,要快快乐乐的活着。因为我活着不单单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

   现在朋友们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豁达、坚强、乐观。是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做宝贝儿子心中永远的榜样。

   今天我讲出这个故事,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曾经对我信誓旦旦的大宝:你和那个姑娘买了车买了房,我不羡慕嫉妒恨,但我想正告你,你可以忘记承诺不跟我再在一起,但不要忘记按时给读高三的儿子寄生活费,还有那笔从我手里拿走的养病钱。

  记者后记

女人你的名字不是弱者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看着男主角跟新欢的亲密照,就觉得特别讽刺,也特别心痛。

   是的,离婚没有假,只有真,女主角一步走错,不能全怪别人。男主角言而无信也罢,追求真爱也罢,但面对曾经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发妻,不爱就是了,何苦用一出出谎言来打发?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她还一直抚育着你们共同的孩子。

   女人是弱者,但也不是弱者。女主角挺过来了,尽管这条路走得痛彻心扉,但阳光在前!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