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温吞吞的情 放下之后是祝福

  2013年12与6日

  楚天都市报讯 恋爱了,可总感觉他不够爱自己,他对自己的好,更多是出于责任。有一天,他说他爱上了别人……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菘蕾(化名)

   ■性别:女

   ■年龄:27岁

   ■学历:大专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11月3日上午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二楼

   菘蕾(化名)看上去很柔弱,说话声音细细的,有时候我还必须凑近点才听得清楚。她说:“有一段时间我得了抑郁症,好不容易才好起来的。最近又因为一些事情有些心烦意乱。”

   他是我主动追来的

   这两个多月来,我发现我的QQ空间经常有一个陌生人进去窥视,阅览我的日志、相册,起初,我以为是迪咏(化名)换了一个新QQ号进去,心想,他难道还惦记着我?这样想来,心中便涌起一股暖意。后来,我加了那个QQ号为好友,聊了之后,才知道不是迪咏,而是他现在的女友欣敏(化名)。欣敏认为我贼心不死,到现在还惦记着迪咏。我不想跟她发生矛盾,把她拉黑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和迪咏的那段感情,早已成过眼烟云,我本不想再提起。

   也许我和迪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分手的结局,因为我们是被人“硬凑”到一起。5年前,我大专毕业已参加工作,感情方面还是一张白纸。那时候,我的闺密琳珊(化名)已经跟男友恋爱两年多了,她很为我着急,总想为我张罗相亲。迪咏就是被琳珊和她男友刻意张罗来的。迪咏是琳珊男友的大学同学。

   那天,我们四人一起看电影。进场之后我才发现,四人不是坐成一排,座位相隔很远——琳珊和她男友坐一起,迪咏和我坐一起。这显然是琳珊刻意安排的。更让我尴尬的是,我们的座位还是那种情侣包厢。琳珊和她男友坐这种情侣包厢再正常不过了,可是,我和迪咏初次见面这样坐在一起,多不自在呀。我无心看电影,一个劲地在心里骂琳珊那死丫头。

   迪咏坐在左边,我坐右边,我尽量往右边靠,生怕触碰到他。我用眼角斜瞟过去,发现他也跟我一样不自在,尽量往左边靠,也生怕触碰到我。

   那场电影看得别别扭扭的,到现在我都不记得看的是什么电影了。

   看完电影出来,又宵夜。琳珊故意跟男朋友表现得非常亲密,你喂我,我喂你,偶尔还情不自禁地亲吻一下。我要他们别这样故意秀恩爱,琳珊故意气我说,你也让迪咏喂你呀。我心跳加速,脸发烫,想必脸一定很红。迪咏听了琳珊的话,马上给我夹了一筷子菜。琳珊表扬说,这还差不多,像个体贴的爱人。迪咏很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发现他笑起来很好看,牙好白,心里顿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之后,虽然琳珊经常刻意安排这种四人行的活动,但迪咏并没向我表白。在琳珊的鼓动下,我主动向迪咏表白,迪咏接受了,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恋爱。

   好想要公主般的感觉

   迪咏对我很好,他总觉得我很柔弱,生怕我不会照顾自己,事无巨细地关心我——每天打电话嘘寒问暖,天气稍稍变凉一点就提醒我添加衣服。我心想,你这么关心我,不如住在一起天天照顾我。那时候我看琳珊和男友在一起同居,很羡慕,但又不好意思主动对迪咏说。

   恋爱大半年之后,我终于主动对迪咏说,我们早点结婚吧,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生活成本也低些(我们俩都是外地人)。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说,结婚似乎还早吧,都还年轻,房子也没有,要不先住在一起吧。我们就这样同居了。

   有时,我心里免不了会有些不舒服,似乎一直都是我在追着他,而他是被动接受。表白也是我表白的,同居也是我厚着脸皮主动提出来的。这让我自尊心有些受不了。我多想像别的女孩那样被男孩鞍前马后地追呀,那一定是一种公主般的感觉。

   正因为心里打了这样一个结,所以,住在一起之后,我变得很任性,故意想要迪咏娇我宠我,我要那种公主般的感觉。迪咏虽然脾气好,但时间一长也渐渐不像以前那么耐心,这样,我们便经常会发生争吵。每次争吵都是同一个主题,我认为他爱我爱得不够深,还翻出陈芝麻乱谷子说。我说,总是我主动,一切都让我很没面子。

   我们吵了好,好了又吵,周而复始。但不管怎么吵,从没提过“分手”二字,两人谁也没提过。前年,我跟迪咏提结婚,他说,还是先订婚吧,结婚的事先缓缓,房子还没买呢,再说我们年纪也不算大。他对结婚的事反应不够热烈,又一次让我觉得很伤自尊,但想想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便同意先订婚。

   订婚的仪式搞得还很隆重,在他家那边和我家那边分别摆了几桌酒,算是在家人和亲戚们面前交待一声,我们是准夫妻了。

   定婚仪式上,迪咏给了一枚钻戒作为定情物,另外,还按我家乡的风俗给了我父母一个1万元的红包。这让我觉得在亲戚们面前很有面子。

   订婚让我有了安全感,之后的生活变得很平静。我变得像一个懂事的小妻子,再也不任性了。这样,我们自然就没再吵架了。我万万没想到,在我变好之后,迪咏却变“坏”了。

   终于明白我从来不是他的菜

   去年,我家里开始催我们结婚,说我不小了。迪咏的父母也想早点抱孙子,也开始催我们。他母亲甚至还准备去算结婚的黄道吉日。没想到,这时候,迪咏却突然宣称不能跟我结婚了,因为他爱上了别人。那个“别人”,正是他现在的女友欣敏。当然,当时他没告诉我那个“别人”是谁,任我怎么逼问,他死活不说。

   一夜之间,我精神崩溃了,我怎么也无法接受他不爱我了这个现实。那段时间,我精神状态很差,到了无法正常工作的程度(后来才知道是患上了抑郁症)。迪咏虽然跟我分开了,但还是心疼我,关注着我的状况。最后,他不顾我的强烈反对,还是向我家里说了实情,让我家里把我接回家先休养一阵。

   我父母来接我的同时,也去找迪咏理论了。具体怎么谈的,我至今不清楚,后来我父母没跟我详说。大致情况是,迪咏当时怕我父母闹到他单位影响他的工作,也怕欣敏知道了,影响他们俩的关系,便息事宁人地给了我父母两三万元钱,作为对我的所谓“青春损失费”。

   休养了几个月后,我心情渐渐平复了。仔细想想,我也许的确不是迪咏心仪的那种女孩。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动地接受我。后来,他更多地是出于一种责任在关爱我、包容我、照顾我。

   再后来,重新回武汉后,有一次我偶然碰见了迪咏和欣敏在一起。欣敏看上去是那种健康有活力的类型,不像我这种弱不经风的样子。看到他们有说有笑地走过,我心中一阵惆怅。也许,欣敏那样的女孩,才是迪咏喜欢的类型,我不是他的菜。

   我唯愿迪咏和欣敏好好相爱,幸福地在一起。我不能得到的幸福,希望欣敏能得到。

 记者后记

就当是打疫苗吧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我们劝人的时候常说,放手也是一种爱。劝别人的时候可以这样轻飘飘地说出来,真正轮到自己时,放手其实是很痛的,尤其是对方移情别恋之后被迫放手。所以,菘蕾在失恋之后患上抑郁症。

   我很赞赏菘蕾现在的这种淡定心态,对前男友没有怨恨只有理解,还能祝福。这是一种难得的超脱。

   失恋只是人生的一种经历,当时谁都难免会有痛苦。就把这种痛当成打疫苗的那种痛吧,以后再恋爱时你也许会更成熟一些。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