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过往风轻云淡 心中不再有涟漪

  2013年12月11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澜心(化名)

   ■性别:女

   ■年龄:41岁

   ■学历:本科

   ■职业:职员

   ■时间:12月8日

   ■地点:武昌水果湖一咖啡厅

   离婚后,她曾经愤懑难抑、情绪低迷;所幸,她后来遇到一个善良的男人……

   “一直想讲讲自己的事,这次找到了一个理由”澜心笑起来,“算是对过去做个彻底了结,所以重点还是讲过去。”

   意外的相遇

   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这边走过来。他高大魁梧,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妈妈中特别显眼。尤其是他一个人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跟几乎都是妈妈拖儿带女的场面格格不入。

   他是我前夫(化名)枳实。小女孩三四岁,应该就是他跟现在妻子所生的吧。枳实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提着一个大大的超市袋子,一丛绿色的莴苣叶子从袋子里伸出来。

   那是一家大型商场,亲子、音乐、舞蹈、语数外陪优等等好几家机构,都集中在一个楼层。周末我送女儿去陪优,坐在教室外等,无意间就碰到了枳实。

   有那么几秒钟,我脑袋一片空白,随即便飞速旋转,想怎么办。起身离开?原地不动?要不要跟他说话?说什么话呢?……

   最终,我选择拿出手机。手机真是化解尴尬的利器,我打开微博,手指在屏幕上娴熟地滑动。当然,眼角的余光告诉我,那个男人和那个小女孩已经走过去了。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有些感慨,枳实啊枳实,你怎么也“沦落”到买菜、送伢的地步呀?继而,又为我女儿鸣起不平来:枳实你何曾想过,你还有一个女儿,你却不曾这样亲密地牵过她的手?你可知道她有多优秀,你却尽过多少父亲的责任?

   想着想着,胸口便开始发堵,我便站起来走往一处阳台。初冬的风拂过脸庞,我对自己说,别激动,别想了。没过一会儿,我果真平静下来。“别想了”三个字,是我这多年在想到过往伤害而愤懑难抑时,常对自己说的三个字。

   勉强的婚姻

   不过,虽然能够“别想了”,但心底的伤疤只要稍稍碰触,便历历在目。

   我跟枳实是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我们都过了25岁,这在十几年前是一件令人恐慌却无法调侃的事情,哪像现在,大龄青年都会笑着自嘲自己是剩男剩女、是“圣斗士”,等等。

   我跟枳实对彼此的印象不坏。虽然他长得并不帅,但个子高,正合我这个矮个子的意。他后来则告诉我,我的娇小玲珑让他联想到“小鸟依人”这个词,进而对我生出好感。

   恋爱不到一年,枳实单位要分房子,据说那是福利房的最后一批,于是他提出马上结婚。我当时还没有爱枳实爱到想结婚的地步,哪怕我内心渴望走进婚姻。

   我的渴望源于我内心的怯弱。我是南方山区人,父母是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我发誓要离开那个穷山村。在武汉念完大学,没钱没背景的我,跳了几次槽,工作才安稳下来。那段时间我无暇恋爱,直到碰到枳实。

   我内心深处所期望的爱人,应该是儒雅斯文型的,谈吐风趣,成熟稳重,细心体贴。枳实看上去倒还稳重,但也沉默寡言,对女孩子的心思完全不懂,而且也不愿意去了解似的。所以我内心觉得有些遗憾。但后来思来想去,还是接受了他的求婚。

   婚后,忙于职场升职的枳实说暂时不要孩子,我也想在事业上追求一把,便同意了他过三四年再计划要孩子的决定。可婆婆等不及,一年后就不停地话里话外催我们。

   2001年,我和枳实的女儿出生。

   婚后的琐碎

   离婚时,枳实带着一股难言的情绪说:难道是这个孩子的出现,让我们婚姻走向终点了吗?

   他这样说有几分道理。女儿出生后,一心想抱孙子的枳实妈妈非常失望,仅仅只照顾我坐了月子,就借口要照顾枳实哥哥的儿子上小学走了。没办法,我只好请我远在南方的妈妈来。我妈很不习惯武汉的气候和饮食,我爸身体也不好,勉强让我妈把女儿带到半岁,只有让她回家跟我爸团聚。我因此请了半年假在家带孩子。再后来,我们便换了一茬又一茬保姆。

   因为无人带孩子而请过保姆的人,都知道其中的困难和辛酸。有时保姆临时罢工又没找到新人选,我只得请假,为此没少挨领导批评,没少扣奖金。最要命的是,保姆有时对孩子不上心,甚至有虐待之嫌……

   为这些事,我跟枳实总吵架,指责他妈嫌弃亲孙女,对枳实哥哥偏心,对我们“见难不帮”,等等。枳实对他妈也有些不满,跟他妈发生过几次激烈争吵。然后再回头跟我吵。

   就在这吵来吵去中,我跟枳实的婚姻慢慢滑向解体边缘。

   我后来也反思过,我们婚姻破裂,枳实妈妈嫌弃我生了女儿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枳实出轨了,这导致本来就吵得没剩下多少感情的婚姻,最终难以维系。

   那段时间,枳实跟一个刚离婚的年轻女同事走到一起了。令我沮丧的是,他们之间是如何发展的,发展到什么程度,直到离婚前夕我才知道。

   安宁的当下

   在那场离婚拉锯战中,我耗尽了所有力气,伤痕累累。枳实指责是我跟他吵闹,把他推了出去。我无语,那我为什么就没有被推出去呢?我比他更累啊,管孩子基本上都是我,我身累心也累啊。

   因为对枳实充满怨恨,刚离婚那两年,我心情一直无法平复。尤其是看到孩子在她奶奶那里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更加恨枳实当初的背叛,伤害了孩子,又只顾自己四处相亲,让孩子得不到正常的父爱。枳实跟那个女同事最终分手,他为了自己相亲方便,把孩子往他妈那里一扔了之。我借此跟枳实交锋好多次,结果可想而知,除了两败俱伤,残余的亲情荡然无存。

   2005年,我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山量(化名)。他曾经是我的同事,一次偶然相遇,得知我的境遇跟我有了来往。

   山量离婚后一直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我跟他在孩子的话题上有许多共鸣。因为他前妻对他们的儿子也像枳实一样,不闻不管不问。但不同的是,山量很大度,他说,人跟人是有缘分的,哪怕血缘关系也有相当淡薄的那一种,不要因此太在意前任对孩子的态度,否则还是让自己受伤。他还说,既然我无法改变枳实对女儿的态度,又担心女儿在她奶奶那里受苦,不如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过来。

   山量的宽慰,像一盏明灯,驱散了我心头的迷雾;又像一个打气筒,让我慢慢自信并坚强起来,最终把女儿接到身边。我的心情越来越平静安宁,越来越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2008年,我接受了山量的求婚。

   这几年,枳实于我而言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偶尔想起往事,也觉得一片模糊。这次意外遇到让我心中有些许涟漪,但终究转瞬即逝。

 记者后记

往事不用再提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有一首歌这样唱道:“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有爱就有恨,有恨就说明还在乎。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女主角愤懑难抑,不正是心中对过往还有留恋,以至于陷入无边的爱恨交织中难以自拔吗?

   所幸,她终究明白,过去如风已逝,纠缠过去,等于作茧自缚,只会伤了自己。往事不用再提,过好自己的现在和未来。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