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啊,老婆 你的爱不切实际

2013年12月13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冰海(化名)

   ■性别:男

   ■年龄:42岁

   ■学历:大专

   ■职业:私企老板

   ■时间:12月11日下午

   ■地点:武昌销品茂四楼

   老公在外面忙生意,她是养尊处优的全职太太。她为孩子请了一个家教,是个比她小6岁的男研究生。故事在这三人之间发生了……

   冰海(化名)跟我预约之后,过了好多天才下定决心来讲述。见面后他抱歉地说:“这是家丑,实在是不好意思讲出来。但不找个人讲讲,又憋得太难受了,而且我也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当年戏剧性相恋

   42,32,26,这三个数字分别是我、我老婆、那个研究生现在的年龄。

   那个研究生叫望林(化名),去年开始来我家给我女儿做家教。为这件事,我和老婆蔓芳(化名)还有过一场争执。她执意要请家教,且在请男家教还是女家教的问题上,我们的意见分歧更大。她要请男家教,说男孩子数学比女孩子强;而我要请女家教,对女儿要安全些。她不高兴地说,找个女大学生到家里来,担心我有不良企图,说当初我就是这样把她骗到手的。

   蔓芳又开始抱怨了,仿佛她嫁给我有天大的委屈。

   那年我31岁,她21岁,我是个有点钱的服装店老板,她是个大四学生,经常来我店里逛,从来只看只试不买。有一次店员烦了,不想让她试穿,且言语很刻薄,两人起了争执,最后还有肢体冲突。冲突中,蔓芳有点占下风,感觉吃了亏,她嚷着要见老板,一定要给个说法。于是,我和她有了第一次见面。

   我一眼便看出蔓芳是个贫困大学生,我店里的那些衣服她是买不起的,也许确实喜欢,想在镜子前满足下女孩子的虚荣心。一种怜惜之情涌上心头。我带她去医院检查,这当然是小题大做,是为了平息她心中的怒火。我还给了她3件高档衣服作为赔偿,给了她几百元钱作为营养费。最后,我给她留了我的电话和QQ号,我说如果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随时找我,我会负责到底。

   后来,她经常找我聊天,我也上过大学,两人自然有些共同语言。有一天,她主动问我有没有结婚,我说,如果你做我女朋友,就可以结婚了。

   蔓芳还没拿到毕业证,就怀上了我们的女儿,等她毕业我们去领结婚证的时候,她肚子都快显山露水了。因此,我们后来只要一发生争吵,她就说是被我骗到手的。

   撞见那尴尬一幕

   请不请家教,是请男家教还是女家教,最后还是蔓芳说了算。这样,望林就来到了我家。我因为工作忙,没怎么管家里的事,白天很少在家,以致望林来我家做了快半年,我才第一次见到他。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有些诧异——不是说找个大学生吗,我以为是十八九岁那种刚刚上大学的孩子,这个怎么这么成熟呢?说像结了婚的,都不为过。

   那天等望林一走,我就随便问了问蔓芳。她解释说,望林是大学毕业后工作过一段时间又上了研的,所以年龄有点大,25岁了。她还说,找年龄大点的来给女儿当家教放心一点,现在的小女孩心理早熟,找个十八九岁的大哥哥来,怕女儿恋上人家。我其实也只是随便问问,并没太在意,反正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她说了算。

   去年12月的一天上午,我有份合同忘在家里了,回家去拿,一进门就听到书房里传出的古筝声,那一定是蔓芳在弹,这个时候女儿在上学呢。蔓芳一结婚就生孩子,然后就是料理家务照顾孩子,从没出去工作,一直当全职太太。为了不让她感觉闷,我鼓励她跟女儿一起学点乐器什么的,她送女儿去学钢琴的时候,自己顺便学了古筝。

   让我大为诧异的是,书房里不止蔓芳一个人,还有望林。蔓芳聚精会神地在弹,望林坐在她身边,专注地望着她的脸而不是手。那气氛是那么暧昧,不认识的人乍一看这个面画,一定会认为他们两人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两人太投入了,竟然都没发现我的到来。我本想就那么悄悄走掉,以免大家尴尬,但我必须进书房拿书桌抽屉里的那份合同。我不自然地咳嗽一声,蔓芳和望林两人都惊诧地抬起头望过来。

   蔓芳神色惊慌地说,你怎么大白天回来了?然后又语无伦次地解释,望林是下午给女儿做家教,但他今天出去办完事经过家门口就提前来了,免得下午再坐车过来……她解释的过程中,望林一言不发,只是表情不自然地站着。

   我拿了合同就慌慌张张走了,像罪犯逃离犯罪现场一样,蔓芳在后面喊“吃了饭再走”,我也没理会。直到我心慌慌地坐进车里,准备发动车的时候,才想,我有什么罪?!

   我说:“仅仅看到弹古筝的那一幕,你就断定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吗?”冰海说:“跟蔓芳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她是非常了解的,她的一个细微的表情我都能读懂。第六感告诉我,她和望林已经发生过什么了,不仅仅限于精神层面。”

   她至今放不下他

   当天晚上我没回家,跟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我需要发泄一通。蔓芳打了无数个电话,我都不接。

   第二天下午,酒醒之后,我回家了。蔓芳哭着向我承认她和望林产生了感情,但她信誓旦旦地说,两人只是惺惺相惜,精神恋爱,她只是精神上出了轨,身体绝对没出轨。

   我知道她在撒谎,一言不发,任她解释,也不逼问她。她说来说去,无非都是解释两人因年龄相差不大,又都有一些共同的经历,就比较聊得来,渐渐产生了感情。最后她央求我千万不要做任何伤害望林的事,一切都是她的错,要打要骂任由我发落。直到这时,我才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我吼道:“说来说去你是在担心他受到伤害?你怎么没想过我受了你们的伤害?”

   蔓芳跪着求我原谅。但我无法原谅她。我拼命在外面赚钱养家,她却在家里做这样的事伤我的心。

   蔓芳说望林不会再来做家教了,他们俩断了。我不相信,我感觉他们还在联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望林谈一谈。蔓芳不情不愿地给了我望林的电话。

   我想,蔓芳一定会提前跟望林统一口径的,所以我也没打算逼问望林,他们俩究竟发生关系没有,这种问题不仅会让他难堪,也会让我难堪。没想到,望林竟然以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概,一五一十地交待他和蔓芳之间的那些事。我想阻止都没法阻止。那些细节,我本不想听啊。最后,他竟然天真地说,你们离婚吧,我会对她负责的,我们是真心相爱。

   天啦,我几乎要被这孩子逗笑了。他研究生还没毕业,自己都靠做家教维持生计,他拿什么对一个有孩子的已婚女人负责?

   我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侮辱他,我委婉地提出给他几万元,资助他完成学业,让他专心学习,不用再出去做家教,条件是彻底断绝和蔓芳的联系。没想到,他以十分鄙夷的口气说:“在你那里,一切都是用钱来解决吧?你当初用钱买蔓芳的感情,买她的青春,买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又想用钱来买走我的爱情和尊严……”我实在听不下去了,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

   让我伤心的不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生,而是我老婆蔓芳。她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她究竟对这男生怎么说我?当初我们明明是两情相悦,怎么说成是我用钱买她的感情甚至肚子里的孩子呢?这不仅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她自己的侮辱啊。

   一直到现在,我和蔓芳都在冷战。她要离婚,我不同意。离了婚她想怎么样,难道跟那个男生在一起?她向我保证说,她和望林早就断了关系,离了她也不会跟他在一起,那太不现实了,毕竟她比他大那么多,还结过婚生过孩子。但据我观察,她只是人回来了,心还没回来,她心里一直还惦记着那个男生。

   有时,我也想离婚算了,但离婚之后,孩子怎么办,蔓芳怎么办?蔓芳大学毕业后可是一天班都没上过啊!

  记者后记

你真能舍弃得了吗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蔓芳和望林年龄相差不大,有共同的话题,加之作为全职太太的蔓芳也许有些寂寞有些空虚,有些对忙碌丈夫的种种不满,这些也许就是他们俩产生激情的前提。

   但蔓芳和丈夫之间有什么呢?且不说谁对谁有恩这样的话,他们之间有无数共同的甜蜜回忆,有共同抚育孩子的快乐与温馨,有对两边大家及他们自己小家的共同责任,有对孩子未来的共同期许,还有长期一起形成的很多共同的生活习惯……这一切,是能像扔一块旧抹布一样随便扔掉的吗?蔓芳能保证扔掉这一切之后,心不会长久地痛吗?这样的痛是那样的激情带来的快乐可以抵消的吗?

   冰海在面对难堪现实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也不是自己,而是害怕万一离婚了蔓芳无法在社会上生存,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深的爱。冰海脚踏实地地为家付出,也不要忘了在家庭生活中把爱表达出来,让妻子能够体会得到,这样也许有些嫌隙就不会发生了。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