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的爱恨交织 让她离我渐行渐远

  2013年12月15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翰田(化名)

   ■性别:男

   ■年龄:26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2月10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

   他们爱得热烈,在“爱你一生一世”那天偷偷拿了结婚证。哪知婚期未到,两人就闹得不可收拾……

   约好早上9时许面谈,但翰田的车在路上与他人的车发生擦碰,导致他下午2时才到达报社。“我几乎一夜没睡……”面色不佳的翰田解释道。

   问我高不高的女孩

   我昨天夜里到筝诗(化名)家门口坐了很长时间。下半夜寒气太重,我在车里再也呆不下去了。因为我喝了酒无法开车,一个哥们通知宁靓(化名)开车把我接了回去。

   筝诗是谁?宁靓是谁?还是听我慢慢道来。

   去年7月28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我第一次见到了筝诗。

   前一天,朋友的老婆心血来潮要给我介绍女友,拨通了筝诗的电话。我听到筝诗问:“他个子高不高呀?高,我就穿高跟鞋,不高我就穿平跟鞋……”顿时我就有点好奇与好感,这么善解人意的女孩不多见啊。

   25岁的筝诗很漂亮,这让我很意外。当时我刚从广州回到H市,因为生意失败,手上连三五百块钱都拿不出来,这怎么谈恋爱,何况还是一个漂亮又体贴的女孩?我打了退堂鼓,但筝诗却经常主动联系我。

   真正让我决定跟筝诗在一起,是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我们在武汉欢乐谷痛快地玩了一天,回家路上,我接到一个朋友借钱的电话,声称很急,可我手头哪有啊。筝诗二话没说,把卡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一万多,让我拿去给我朋友。筝诗仗义的举动让我又吃惊又感动,这年头哪还有为男人花钱的女生呀?

   我跟筝诗陷入热恋。但此时又有朋友劝我,说筝诗是一个物质女孩,让我小心为上。可我觉得筝诗一点也不像。此前我曾有一段伤心恋情,我发誓珍惜筝诗。

   我的一片真心

   筝诗家人反对我们在一起,理由是希望筝诗留在身边,而我在H市无房。我是家中老大,初中毕业后便一人闯荡,虽然家里经济还行,但我早就养成了不向家里伸手的习惯。我跟筝诗承诺,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会尽快在H市买一套房。然后把公司到香港旅游的一个名额让给她,让她去散散心,等我的好消息。

   那个月我拼命做事,然后找哥们凑了一点,终于交了首付。合同上的名字只写了筝诗一个人。她兴奋得尖叫起来,说我是潜力股,又说她自己有眼光。

   此后筝诗家人的反对声小多了,但对我仍有不满。我在那种借贷公司上班,在当地很有势力,很多搞不定的事情公司都能搞定。因此筝诗家人认为我不务正业,收入又不稳定,像“混混”、“打牛的”,甚至是黑社会。

   我是真的想跟筝诗在一起,因此不管她家人说什么,抱定一个信念:我做给你们看。不久,筝诗妈妈生病住院,我鞍前马后,出钱出力。又给一直四处打零工的筝诗爸爸开了一个洗车店。而她家的各种大事小事,我都出面参与,搞不定的更是由我出面。

   我的一片真心,终于得到筝诗父母的首肯。

   期间,筝诗妹妹因为开店找我借钱。后来筝诗也想开店,想加盟一个特色火锅连锁店。可当我带着她去长沙考察回来,却发现H市有类似火锅店,于是劝她别做了。筝诗一时想不通,还跟我大闹一场。

   好在这些事情没有影响我们,感情有增不减。

   浪漫的好日子

   2013年1月14日,又一个我难以忘怀的日子,我跟筝诗偷偷领取了结婚证。

   平安夜那天筝诗突然问我:“你说过跟我求婚领证的,怎么不求啊?”“你想好没有?”“当然想好了,我把户口本偷出来,我们就在‘爱你一生一世’那天领证吧!”我再一次吃惊、感动,既然你筝诗一个女子都如此情深义重,我一个男人何惧?

   那天,我一早开车接筝诗去领取结婚证。一路上我们欢声笑语,浓情蜜意,万分激动和憧憬。

   下午回来,筝诗说要请她的姐妹们吃饭庆祝一下,并说全是女的我就不用出席。我同意,但后来因故返回酒店时,却发现她的客人中其实有男性,而且那帮姐妹也都是当地作风不正派且名声不好的女人。一直对筝诗言听计从的我,破天荒跟筝诗有了争吵。因为我们都喝了酒,互不相让,我在争执中掀了筝诗的饭桌……这件事,为我跟筝诗后来产生更大的误会埋下隐患。

   2月春节时,筝诗家人才知我们已拿结婚证,同意我以女婿身份住进他们家。4月,我家从武汉过来提亲,把婚礼日期定在今年11月13日。照婚纱照、装修新房……我跟筝诗忙得不亦乐乎。

   就在这期间,我跟她妹妹因为借钱发生了争执,她妹妹便常在家里说我的不是。偏偏筝诗又心直口快,什么事情都在家里说,他家人对我因此也产生了误会。我跟筝诗一时吵得不可开交,她妈便让我妈来她家一趟,说有些事要敞开说。

   我妈来了,筝诗家人纷纷指责我,说我装有钱人吹牛、不靠谱,说我脾气大……说到气愤处,筝诗说要跟我分手,并当着我妈的面打了我,我回了她一掌。现在想来我也是气疯了吧,居然打电话叫来了一两百个朋友堵在筝诗家门口,一时场面紧张……

   这天也是7月28日,刚好我们认识一周年。好讽刺。

   要当我新娘的女孩

   此后一个多星期,兄弟们为给我出气,每天没事便去筝诗家门口转悠,闹得她家鸡犬不宁。直到筝诗主动给我打电话,求我,兄弟们才没再去。

   而我心灰意冷,每日买醉,或流连在麻将桌上,朋友们说我过的是“双麻”生活。我不明白,我把筝诗捧在手心,在她身上大把花钱,她却只因为一些误会对我如此绝情。嫁给我,她义无返顾,离开我,她仍然义无返顾。

   眼看11月的婚期越来越近,虽然筝诗表达过挽回之意,可我的心死了。想到我父母那边无法向亲友交待,我便跟好朋友宁靓诉苦。

   宁靓是浙江人,六七年前认得她,因为谈得来一直保持着联系。我跟筝诗所有的事情她都清楚。那天,我又一次跟她诉苦,她突然说:“如果你愿意,那天我当你的新娘吧?”我震惊,但宁靓用严肃的语气告诉我,她没有说假话,她是认真的。其实这几年来我也感受到她对我的那份情意,但我一直拿她当哥们或知己啊。

   离11月13日越来越近,我仍在纠结,几个哥们把我关到酒店几天,说让我想清楚。三天后,我决定答应宁靓的提议。

   11月13日那天,我跟我这边的亲戚交待说,去浙江完婚,但实际上只是跟宁靓按她家乡的风俗举行一个订婚仪式。面对宁靓的情和义,我五味杂陈。我把她带回H市,答应她,一跟筝诗办理离婚手续后就娶她。

   筝诗眼下远在南方,同意春节回来跟我办理离婚手续。而我,也准备一心一意娶宁靓为妻。她的家人前几天已经跟我们订了一部高档车,并让我去浙江发展。我都答应了。

   可是,我一想到跟筝诗的过去,心就疼。这是为什么?我从未想过,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记者后记

意外带来的伤害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原谅我不厚道,所谓狗血剧情,这也算一桩吧。

   男主角不解,当初都是奔着结婚而去,怎么会演变成如此不堪局面?也许他和女主角都弄错了一个核心,那就是:认为钱能搞定一切,掩盖一切。

   她以为他是潜力股,能挣钱来,就足够了。他以为只要有钱,能够满足她的种种要求,就足够了。然而,他并非真土豪,她也并非只要钱。她还要很多很多的爱,而他却有难以改变的地方。

   他们并没有真正走入对方心灵深处,甚至对对方的个性脾气还不了解,再加上年轻任性,意气用事,一切,就被搞砸了……

   覆水难收,如果这一次真决定好了,就不要再有意外,再有伤害。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