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只是你手里一枚棋子

  2013年12月16日

  楚天都市报讯 她和他都是离异单身,交往近两年,她想领证结婚,他却迟迟不动。分手后,她心理失衡,认为他只是为了儿子在利用她。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冕玉(化名)

■性别:女

■年龄:42岁

■学历:大学本科

■职业:中学教师

■时间:12月13日下午

■地点:武昌中南路一咖啡厅

   他主动接近我

   昨天,我在学校碰到意光(化名)了,我倒很平静,他却有些紧张,磕磕巴巴地说:“来……开家长会的。”我微笑着点点头走开了。

   我都没想到再次见面我能如此淡定。

   上一次偶遇是半年前,当时我可没这好的心态。那天在一商场里,他带着新欢在逛商场,我很丢脸地冲过去,瞥了那个显然比我年轻很多的女人一眼,冷笑着对意光说:“这是第几任下家了?她是不是跟我一样也有利用价值?”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想象着那个女人会怎样恼怒地跟他吵闹,我心中无比惬意。

   意光是跟我交往过近两年的男人。2年前我们在一个羽毛球群里认识。群里的朋友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互相不打听各自的单位和家庭情况,但告之职业。这样主要是便于彼此称呼,如某老师、某律师、某医生、某会计;另外,万一有需要帮忙的时候,也可互相利用一下人脉关系。

   因为球技差距较大,我从没跟意光交过手,加上我极少参加打球之外的其他聚会活动,因此对意光没什么了解。

   有一天,他主动要跟我打,我说我水平太差,没法对打。他说,没关系,我教你。为了不影响群里的球友们打球,他自己另外交费要了一片球场教我打球。我心里涌起一股异样感觉,离婚好几年了,还从没遇到如此有绅士风度的男人,难道他对我有意?

   他是单身吗?他多大年纪呢?看上去似乎比我小呢。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心里想着这些,球比平时打得更差。意光不厌其烦地教我,不停地说,没关系,再来。我想,这男人脾气真好啊。

   打完球后,他请我吃饭,边吃边聊,他主动说他离婚了,自己带着儿子。两人惺惺相惜,聊着独自带孩子的艰辛。他是个律师,经常要去外地出差,一个人带孩子比我更难些,我不知道哪根筋扭了,毫不矜持地说:“以后孩子有什么学习上的困难,可以找我,也许我能帮得上。”他顺水推舟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心往下一沉,以为他会马上提出什么具体要求,这样,我先前那些幻想就全是自作多情了。我变了冷淡的口气问他:“您现在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他笑着说:“没有没有,以后有了我一定不会跟您客气的。”

   吃完饭,他很绅士地把我送回家。这真是一个愉快的周末夜晚。

   他突然向我表白

   从那之后,我们就很少参加群里打球了,都是意光跟我单独活动,有他当教练,我的球技进步很快。每次打完球都一起吃饭,有时还看看电影。虽然每次都提前把饭菜给女儿准备好了,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每次跟意光在一起,都不停地给女儿打电话叮嘱这交待那。意光从没表现出不耐烦,总是善解人意地在一旁微笑着等着我。有一次,他突然说,不如我们两家合一家吧,这样孩子们也有个伴,我们也有个伴,都不孤独,而且生活成本也降低了……我心中一阵狂喜,立即打断他嗔怪道:“你的求爱表白就是这么现实啊,太不浪漫了。”

   意光跟我同年生,只比我小几个月,也许是因为我平时顾忌职业的关系打扮得比较老成,看上去我比他似乎大几岁。确立恋爱关系后,我大胆改变穿衣风格,希望能显得年轻活泼些,跟意光更般配。他能感受到我是为了他在努力改变,善解人意地说,按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生活就行,没必要刻意为之。

   确立恋爱关系后,意光真的不跟我客气了,只要一出差,儿子就放在我这边,吃饭、辅导作业都有保障,两个孩子因为性别不同,年龄也差几岁,倒也相安无事。意光每月都给我生活费,像老公给老婆钱一样。这样的一个男人,什么都让我满意,唯独有一点让我着急,那就是他一直不提领证结婚。

   有一次,我不高兴地说,你当初不是说两家合一家吗?他说,这不是像一家人一样吗,周末一家四口在一起吃饭……我不想听下去了,也不想伤自尊地死乞白赖,难道一起吃饭就等于结婚?

   我想,他是当律师的,也许精过了头,觉得再婚的话财产什么的很麻烦,如果说拉我去做公证吧,又怕伤和气。这样想着,我也觉得没什么。反正他每月都给生活费,跟夫妻也没什么两样。

   去年,他儿子考高中,本来离我们学校的录取标准还差一点,但我以家属子弟的名义把他儿子弄进来了,他非常感激。那天,他送了一条很贵重的项链给我,以表谢意。我意味深长地说,这要是一枚钻戒就好了。他马上岔开我的话说,嫌不够贵呀,那要不要给你买辆车?我在乎的是钱吗?他显然明白我的意思,故意装听不懂。

   我无望提出分手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女儿莫名其妙跟我找茬吵架,还说什么“你能不能有点尊严啊”。我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才哭着说,她在外面看见意光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看样子很亲密。“那女人比你年轻多了!”

   难道,意光一直没把我当结婚对象,只是当他儿子的免费保姆和辅导老师?我以前也不是没想到这个,但不敢面对,被女儿这样无情地揭开了真相,想到自己只是被人利用,我怒火中烧。我气愤地质问意光,他说那是他妹妹。最后证实,确实是他亲妹妹。

   我问:“你们交往这么久,彼此的家人并不知道吗?”冕玉说:“我多次说过见见他父母,他总是说,都这大年纪了,自己就是家长。所以,我一直没见过他的家人。”

   虽然女儿的情报不够准确,但女儿的话却说到了实质:意光从没想跟我正式结婚,只是在利用我。

   今年春节前,我跟意光最后摊牌,要么立即领证结婚,要么分手。他两项都不同意。但我忍痛把他的衣物都扔进了他车的后备箱,然后换了锁。因为没什么财产纠葛,分手分得很简单,但我的心却很痛。在一起的所有温暖和甜蜜,难道只是海市蜃楼?

   当初跟他在一起后,我就退出了那个羽毛球群,他还在里面。分手后,我又换了个QQ号进了那个群,我心有不甘地想窥视意光的一举一动。通过跟几个喜欢八卦的女网友私聊,我看到了意光不为我所知的另一面。据说,他人气很高,跟群里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都关系暧昧,其中有一个女人的丈夫还醋意大发,也加进群里,每天盯着自己老婆……

   显然,我不是他的菜,他只是为了儿子才跟我接近。想到这个,我万箭穿心,我的尊严去哪里了?我再一次退出那个群,我要把意光彻底忘记。

   没想到,真想忘还不是那么容易,这半年之内竟然偶遇两次。昨天见到他之后,我想了一夜,也想过逼他给儿子转学,但再一想,孩子有什么错?我何苦那么小家子气?

  记者后记

再婚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结婚,当然是两人在一起吃饭一起同眠;但并不是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同眠,就叫结婚。这个结论对再婚的人来说,尤其重要。

   离婚的中年男女当然多半都还是想再次结婚的,但又多半都对再婚持谨慎态度,很多人只同居不领证,这其中或许有多种原因,财产的顾虑,孩子的原因,等等。也许还有恐婚的因素,对前一段婚姻失望,害怕重蹈覆辙再次失望。

   我无法断定意光是否真的只是利用冕玉。如果从善意的角度推测,我想,他应该不是刻意要设计利用冕玉,只是现实主义地想给儿子找个合适的后妈,但同时又想浪漫主义地给自己找个可心的爱人。当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无法交融时,他便显得犹豫不决,迟迟不敢走出最关键那一步。

   如果我这样的推测是对的,冕玉是不是会释然一些呢?继续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吧。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