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回到十八岁那年 风霜不曾侵蚀我的脸

  2013年12月17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们过早地当了父母,在柴米油盐中,爱,分崩离析了。

   ■采写:见习记者 舒平

   ■讲述:湖菟(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学历:高中

   ■职业:职员

   ■时间:12月14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

   湖菟是一个如白莲一样的女孩,黑框眼镜,清秀面容,粉嫩皮肤,散发出淡淡的芬芳。她说,“一年又要过去了,我的生日也快到了,所以想说说我的故事,让我能梳理一下自己的生活。”

   我掉进生活的沼泽

   18岁那年,我高中毕业,爸妈让我跟着表嫂一起去广东东莞打工,我稀里糊涂地去了,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社会,我和表嫂不在一个厂。有天厂里赶货要加夜班,其中就有我。工作到半夜的时候,工人们都很累,可没人敢睡觉,只有一个男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我不免多看了几眼,心想什么人这么大胆!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感觉。第二天再加夜班时,不知怎的我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只看到那个大胆的男人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我,又听医生说是他把我背来的,心里对他充满感激和好感。他就是旺晨(化名),后来成了我丈夫,几个月前,他成了我前夫。从那晚以后,我就经常有事没事去找他,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我们成了恋人并同居,当然这一切我的家人都不知情。

   半年后我怀孕了,旺晨很高兴,我却不想要,然后他把我的工资卡收走,怕我偷偷去流产,又让他的好朋友来说服我要这个孩子。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更不敢跟家里说,就跟在广州上班的弟弟打电话说明了一切,他告诉了父母,无论父母如何乞求我回家,我铁了心跟着旺晨。旺晨比我大两岁,家乡有父亲和一个妹妹,他母亲在他12岁的时候去世了,父亲一直在外面打工,旺晨像浮萍一样到处飘。所以结婚时什么都没办,什么也没有。那时我不觉得苦,有情饮水饱。

   我真的很难把19岁的小女孩,和一个孕妇联系起来。他们那么年轻,能够担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吗?也许是太年轻就承担了生活的重担,所以导致他们分手。湖菟用接下来的叙述,印证了我的猜测。

   从我怀孕时起,我感觉他变了,经常出去喝酒、打牌、通宵上网,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孩子出生后,我们的生活更是一团糟。家里整天充斥着孩子的哭闹声、旺晨的指责声,最后他说睡不好,无法正常上班,就在朋友家住。月子里我自己照顾自己,还要手忙脚乱地照顾孩子,自己洗衣服做饭,想想都凄惨。我觉得自己就像提前进入中年的妇女,整天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生活里完全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朝气……有一天弟弟和堂哥看到我的境况,他们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没过几天,堂哥让我送他的同学去车站,去了才知道这是堂哥要我跟他的同学一起回老家,票都买好了,想着孩子那么小,我怎么忍心丢下不管?这事被旺晨无意得知后,对我、堂哥、弟弟都存有一种敌意,生活费也不给我了,也是从那以后,他再没给过我生活费。

   我同意离家不离婚

   那年快过年了,在我一再说服下,他同意跟我回娘家。晚上,我抱着母亲哭,如果当初听父母的话,不草草地生子,也许生活里就没有那么多后悔与无奈。

   年后,旺晨跟着我弟弟一起去外地跑运输,我就在家带孩子,想想生活就这样过着,也可以。可好景不长,因为别人一句玩笑话,说他是上门女婿,旺晨就独自跑到广州,置我和孩子于不顾,我们开始了分居生活。到孩子一岁时,我带着孩子来到广州,这才知道,他在广州一直没上班,还沾了毒品,我当时恨得掴了自己两耳光,他一脸忏悔说“会改”,我信了,然而事实不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他几句,他居然说,你有能耐,就扔下孩子走!可能是被激的,我第二天真走了,一个人回了娘家。

   人回来了,心没回来,我想孩子,担心他。半年后,在我妈的劝说下,我开始了婚后第一份工作,也是从这时起,我开始寄钱养孩子、养他……工作的地方,都是一些不谙世事的同龄人。在他们的嘻嘻哈哈中,有时我忘了自己是一个已婚女人,有孩子,有丈夫,虽累但不再压抑。

   有一天,一群同事约我出去喝茶说跟我介绍男朋友,我没当真,可刚到茶馆,他们第一句话就说:“我把她带来了,你自己看着办。”我当时懵了,啥跟啥呀。见到文龙(化名)的第一眼,我莫名有心跳的感觉,然后一起喝茶聊天。

   之后,他常带着他养的小狗来接我上下班,风雨无阻,我是那种容易感动的人,一点好,我就会记在心里很久。他是不同于我丈夫的男人,体贴又温柔。天冷给我买手套、帽子、围巾,晚上打好热水给我泡脚,我怎受得起他这样的好呢?我无法自拔地陷进去了。下班了,我们带着小狗一起去逛街;下雨了,就在家里看偶像剧,看着电视剧里的情侣羡慕着我们自己,那段时间我们俨然一对小夫妻似的生活着。他还带着我见了他所有的朋友,当着朋友的面儿承诺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那时我才懂得什么叫后悔莫及,如果能够回到18岁,我甘愿付出一切。

   我错过了最好的他

   文龙对我越好我心里就越愧疚,我在欺骗他,其实很想说出实情,可是我没有勇气,我贪恋他对我的好,我怕当我说出一切后,会失去眼前的一切。

   从爱上他的那一刻,我才懂得,对旺晨,不是爱,而是依赖,依赖他对我的照顾,依赖那种有父爱的关心;而对于文龙,我是想要关心他,想要去照顾他,一起过日子的感觉。

   一天,他说找个机会见见他父母,也见见我父母,我瞬间沉默了,要见他的家人,我怎么能去?而且我家里还不知道有他,我该怎么办?我在坦白与不坦白间纠结着。可不管我愿不愿意,想不想,真相在情人节那天还是揭晓了。那天早上我上班有点早,手机落在他那里了,上班的路上我才想起来,然后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中午下班了,我忐忑不安地用办公室里的电话打过去,他只说了句今天早上有个叫旺晨的人打来电话,我当时就傻了,以致后来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心想他肯定知道了,放下电话我就跑去他那里,一路上哭得都看不清前面的路:完了,他知道了,我的幸福梦就要在今天醒了。他很平静地坐在那看电视,我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不敢进门,他看到我后,就过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然后说,“我都知道了,我没怪你”,这句话让我更是无地自容。

   那几天,我没再联系文龙,文龙也没来找我,但每天发短信安慰我。直到有天晚上他来约我说出去坐坐吧。我们在咖啡厅里坐着,看着他胡子拉碴,眼睛布满血丝,我心里酸酸的。他说他考虑了几天,说有些话虽然残忍可还是要说,“我和你现在不能在一起了……”他说完后,我们都哭了,他说他不舍,说我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用心去爱的女人,天啊,我又何尝不是呢?

“那时,你为什么没有离婚?”我问。

   湖菟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我也很想早点离婚,可是旺晨不同意。说给他三年时间,如果还是不合适再离,我想着孩子还小,不忍心,所以就同意了。也许狠狠心早点离,或许我和文龙还有一点点的希望。”

   今年6月份我跟旺晨终究离婚了,没有恨,没有争吵,孩子抚养权归他,我出抚养费。现在我每天努力地工作,用最美的微笑,最平和的态度,对待每位客户。未来还是很迷茫,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我只有祝福自己一路向前吧。

 记者后记

把握好将来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湖菟说,她后悔没听父母的话,才演变到今天:24岁离异,有一个5岁的儿子,与自己爱的人擦肩而过。

   其实想想,毋需后悔,有时那真是年轻的必经之路。哪怕再给你重新来过的机会,你可能还是会选择那个“大胆的男人”,因为那时你只有18岁。所以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今后。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我的父母多少次告诉我,别往那去,但说了白说,我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地照样走一遍。

   套用菲茨杰拉德在《离岸》说过的一句话:你学过的每一样东西,你遭受的每一次苦难,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候派上用场。所以,把握好将来尤为重要。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