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青春 两个谎言 三思而后省的爱情故事

  2013年10月10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芹心(化名)

   ■性别:女

   ■年龄:33岁

   ■学历:硕士

   ■职业:科研人员

   ■时间:9月29日下午

   ■方式:网络

   他们相爱过,终于没能走到一起,关于分手的理由,他始终没明确告诉她。贯穿在他们关系中的两个谎言,似乎也说明:他们彼此爱过,彼此尊重,彼此负责……

   芹心(化名)在外省,她在QQ上说,她国庆将来武汉参加大学同学的聚会,纪念毕业10周年。她想找武汉的记者讲一讲自己的青春爱情故事,因为怕国庆休假时间不方便,所以想提前在网上讲。

   我的爱情无来由地夭折了

   马上要飞往我曾度过4年青春时光的城市,听同学们说,还会返回校园,去当年住过的宿舍看一看曾睡过的床铺,去当年拥挤的食堂重新排队买一次饭。这几天,我很兴奋,总也静不下来。那些青春往事,像一个一个电影镜头,在我脑子里不停地闪回,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

   听说言童(化名)人在国外参加不了这次聚会,所以我才报了名。

   在我的青春爱情剧中,言童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个重要人物。我上大学的第一天,见到的第一个男生就是他。他说,他见到的第一个女生也是我。因为,我们是从同一火车上下来的,一起往出站口走的时候相遇,我的行李多,他帮我一把,顺便向我搭讪:“你不会是来上大学的吧?”我说,你猜对了。巧的是,我俩竟然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的,只是,他和我不是老乡,我俩的家乡在同一条铁路线上。

   我们顺理成章地开始了恋爱。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具体哪一天才算开始,总之就像到了时间就上课、打饭一样自然。

   我们的恋爱如行云流水,也许这正预示了我们无法走到一起。有一天,他突然问我:“怎么别人谈恋爱都有吵架有和好,我们从无波澜?是不是少些激情?”我不解地反问他:“难道你想天天吵架?”他喃喃地说,也不是,好像不应该是这样。

   这之后,我拼命地想,他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呢?我反反复复地回顾了我们恋爱以来的日子,几乎每一天都是一模一样: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上晚自习,周末一起逛街看电影什么的,他的老乡聚会我或者跟他一起去,或者不许他去要他陪着我,我们除了在各自寝室睡觉,其余时间几乎都在一起,就像一对连体婴儿。虽然如此,我们却从没像别的恋人那样亲昵肉麻。但我们也从没吵过架,因为,只要稍有不同意见,他就听我的了,所以吵架在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样梳理了一遍我们的恋爱,我惊恐地发现,我们怎么像结婚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呢?不行,要有所改变,我不要他太听话,我也不要每时每刻跟他在一起……可是,言童没给我机会实施这一计划,没多久,他提出分手,我哭着问他:是不是爱上别的女生了?他答非所问地淡淡地说,你没发现这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吗?

   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也是唯一的一次。分手后,我无数次找他吵过,质问他分手的真实理由,可是却从没哭过。

   分手后不久他谎称重新恋爱了

   没多久,言童跟外系的一个女生恋爱了,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一直到快毕业时,我都认为他和那女生早已暗渡陈仓,为此怨恨他,也为此觉得耻辱。

   言童有了新的恋爱之后,我发疯般地学习,发誓要考研,离开武汉这座伤心之城。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外省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这时离毕业还有几个月,我变得轻松无比,终于可以腾出精力来八卦一下班里的事情。一次小范围聚餐,有同学说,言童准备出国了。我酸溜溜地问,会带上他那娇妻一起投奔资本主义吗?一个跟言童关系较近的男生说,反正快毕业了,就告诉你实情吧,言童跟外系那个女生从没谈过恋爱,只是老乡关系而已。

   我如梦方醒,原来,他当初故意骗我说,他跟外系那女生谈恋爱了,只是想断我后路,让我不要再留恋他,纠缠他。我终于明白了,我和言童的恋爱是无疾而终,我们分手与任何女生都无关系。仅仅是,他不再爱我了。

   我很想去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但自尊心不允许我这样做,直到毕业离校,我也没跟他说一句话。

   毕业后,我去南方的一所著名大学读研了,言童去国外留学了,各自遂愿,我对他的怨恨也惭惭淡了。正在我渐渐淡忘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又出现在我面前。

   那是我硕士快毕业的时候,他来我校合作做项目。当我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时,非常诧异,还以为是越洋电话。我语带嘲讽地说:“我们之间可是远隔千山万水,有12小时的时差呀,您深更半夜的怎么不睡觉突然打电话找前女友了呢,难道是想起旧事,心有愧疚,夜不能寐?”他还是像以前那样,不直接跟我对抗,淡淡一笑,说:“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我惊得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我也回敬他一个谎言

   那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就在学生食堂,是我特地要选在食堂的。

   两年多不见,言童似乎没什么变化,还跟以前一样帅,还跟以前一样沉静。恍惚间,我觉得一切都没什么变化,我们仍然是恋人。

   我问他:“在食堂吃饭,是否又像回到了从前?”他没直接回答我,只是淡淡地说:“是啊,我们以前总是一起在食堂吃饭。”

   那天吃饭的气氛很温馨,甚至还有些暧昧。这让我想入非非。我幻想我们能重新开始。

   那次吃饭之后,言童经常约我一起吃饭,跟我一起谈同学们的去向、近况等,就是不跟我谈当年为什么要分手。我想主动问他,可自尊心不允许。我们就这样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言童的合作期限就要到了,在他快要离开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对他说,我现在有个男朋友,可是我们经常吵架,吵了好,好了又吵,分又分不了,不知该怎么办……

   他表现出很诧异的表情,然后淡淡一笑说,这就是正常的恋爱呀,你以前可是从没在我面前哭过的。我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这个。

   他不说分手的时候说过,而说以前说过。看来,他是极力想回避“分手”二字。

   我惊讶地问:“你那时候真的有男朋友了吗?”芹心说:“准确地说,是有过那么一个男朋友,但那时候已经分手了。”我惋惜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对言童直言相告呢?也许这对你是个机会。”她说:“因为我已经明白,言童并没有重新爱上我,所以,我要这样说,维护我可怜的自尊心。如果他爱我,他会说,那就分手吧,我们重新开始。”

   言童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过了不久,我收到了他的电邮,在信里,他说:“对不起,我又一次让你失望,让你伤心了。我们不是能彼此深爱的人,如果我们坚持,也许能结婚,但你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幸福吗?你甚至都没在我面前哭过一次。”这是他第三次提到这个。

   我没有回复他的邮件。

   后来,我们再无联系,我只是偶尔从同学那里听说他的一些零星音讯。他在国外事业有成,结了婚,有了两个孩子,太太也是留学出去的中国人。

   我呢,也按部就班地结了婚,丈夫是文科出身,虽然跟我很多地方不一样,但我们还算和谐,应该算家庭幸福吧。

记者后记

恋爱时拼命爱吧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初恋的最主流的结果是分道扬镳,而不是结成夫妻。

   由此看来,初恋更多的是一种体验,一种经历。有此心态,就不会有遗憾。

   当然,没有谁在经历初恋时,是事先就准备或心甘情愿地,只把它当成一个体验的。如果有哪个男孩子追女孩的时候说,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想体验一下恋爱的滋味,估计女孩子只会啐他一口掉头而去。如果他说,做我的女朋友吧,将来我还要你做我的妻,女孩子一定会喜滋滋地接受。

   恋爱的时候,就拼命去爱吧,因为,不知道哪一天,爱情就突然溜走了,并不需要有第三者的出现。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