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情走过青涩 我多想许你一个未来

  2013年10月7日

  楚天都市报讯 因为曾经有第三者闯入,甜蜜的恋情陷入僵局。他想告诉她,尽管他犯过一些错,但对她的爱没有停止过。

   ■采写:记者张艳实习生明月

   ■讲述:卡索(化名)

   ■性别:男

   ■年龄:22岁

   ■学历:专科

   ■职业:职员

   ■时间:9月26日

   ■方式:QQ、电话

   卡索(化名)声音疲惫又急切,“我现在深圳,她给了我一个90天的约定,现在才过去20天,我却似乎看到了结果,我很担心,所以拜托登出我的心声好吗?”

   电话中的沉默

   5年前,也是秋天,我在高中学校的一栋破旧的两层小楼里见到了汐妍(化名)。

   我喜欢看书、写东西,高二成了学校文学社的社长。新学期开始,文学社招新,低我一个年级的汐妍进来了。她不是特别出众,但个子高挑,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她。

   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我们开始了纯情的早恋,秘密又甜蜜,互相关注又鼓励。

   高三上学期,准备高考报考艺术类的我来武汉学习美术。那是第一次跟汐妍分开,她说想我,想到哭。而我,从早上7点一直画到次日凌晨,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但一有空就打电话发短信给她。那时,我只想跟她在一起,一直都不要分开。

   高考揭榜,我考上武汉的一所大学。我和汐妍无比开心,开心到最后,拥有了彼此的第一次。我跟她说了一句所有男人都会说的一句话:我会好好爱你的。

   一进大学,我就拼命学习,大一顺利地拿到了奖学金。我沉浸在图书馆里,在寝室里熬夜做作业。我怕听到汐妍的说想我的哭泣声,一听就心碎一地却手足无措。我们打得最长的一个电话用时8个小时,从吃晚饭打到凌晨四五点。我给她唱歌给她讲笑话,只想听到她开心的笑。

   可是,我一时没有精力回去,渐渐她有了怨言。打电话半个小时能沉默20分钟。就在这时,我犯了一个大糊涂。

   河那边的女孩

   我所在的年级来到安徽黄山脚下的小村西递写生。小桥流水,青石板路,那里真美。

   我碰到了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小昙(化名)。不漂亮,不高,只是那天路过小河,我在这边,她在那边,刚好对视了一眼。这惊鸿一瞥,成了一段不该有的插曲的序幕。

   小昙偶尔会来我们寝室玩,我们顶多笑一笑。写生即将结束前的一天晚上,我和一个同学在寝室睡觉,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进来,坐在我床上。我睁眼一看,居然是小昙,立即坐起来。浑身酒气的她却不停地说话,我只好陪着她聊。后来她哭了,我连忙掏出纸巾给她,她又突然靠在我背上。我愣住了,但没有制止她。小昙又哭了一会,走了,临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回校后,再见小昙,我从她的眼里看出了一些不同,但我刻意回避着。而此时,我跟汐妍的电话,还是总会那样沉默,令人窒息。

   恰好小昙发信息跟我聊天,我便跟她吐槽。一天晚上,在学校喝完茶送她回寝室。在她宿舍楼下,她突然转过身抱着我的脖子踮起脚亲了我一下,然后飞快地跑上楼。我呆在那里,又顿然清醒:家乡还有一个思念我的姑娘,不能一错再错了。

   可事情并未停止。四五天过去,她突然发来短信: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我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借我一天吧,给我当一天男朋友!

   鬼使神差,我答应了。星期六,我陪小昙逛街、吃东西,从光谷坐车到司门口,又坐船过江到江汉路,最后从长江大桥走回司门口……回到光谷8点多了。我说,好了,回去吧!她说,我们最后再看一场电影吧!

   我又答应了。散场时,学校关门了,我们在街上游荡了半天,我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去开个房。那晚,小昙又吻了我,但我们终究没有越过最后的防线。

   本以为这真的是最后的结局,可我想得太简单了,小昙开始频繁找我。

   许给她的未来

   在西递,我给汐妍寄了一张明信片,写满了我的思念。返汉那天,我又做了一件疯狂的事。

   从西递回汉已是下午三点多。我在学校稍事整理,就带着买的一些东西去车站坐车回外省老家。可错过了最后一趟回母校的车,我只好连走带跑步行3个多小时,并在路上拦了一辆运沙车载了我一程。见到汐妍已是夜半。我穿过两个省几个城市近700公里的路,只为给她一个惊喜。汐妍感动得又哭又笑。

   汐妍高考结束后,知道了小昙的存在。她质问我,我默默地承受着她的讥讽、嘲笑、谩骂。我对自己说,因为她深深爱我,由爱生恨,让她发泄吧。

   一番折腾后,汐妍答应原谅我了。

   暑假,汐妍在武汉打暑期工。我在她上班的地方也找到了一份工作,然后租了一间房子。白天上班,晚上就带着她逛武汉。那一个多月风平浪静,但我知道,她心上的那个伤口一直在疼。而我,尽量去对她好。

   我以为小昙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有天小昙在我空间留言说汐妍骂了她。汐妍又跟我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争吵。真不愿意回忆那一段,我整个头都被吵疼了。

   终于,一切过去了。去年春节,我正式去了汐妍家。我们之间的婚事提上日程。我想在老家县城先给汐妍买套房,想让爸妈为我付首付,可他们表示很为难。我知道他们没说假话,但我的确很想让汐妍安心,给她更好的未来。

   我爸妈今年在深圳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便在今年暑假带她过去玩。

   我们仍然争吵不断。送汐妍上火车回武汉的那天,我们都哭得跟泪人一样。我是想跟她一起回去的,可一想到爸妈要为我买房子在这里拼命,我决定留下来。在深圳玩了快两个月,就用掉五六千,而自己一毛钱都没有挣到,我内疚。

   她发来的短信

   汐妍走后,我不停地投简历,投到近乎绝望才找到一份工作。正准备全身心投入工作时,汐妍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我每天去公话打电话给她,一个星期6次,平均每次都在25分钟以上,可是她还是怨我。怨我不重视她,怨我不懂她。我的自责和难受与日增多。是我自己本来就对不起她,没有给过她现在,又何谈未来?

   前些天,我给汐妍承诺说,房子照买,三个月后就回到她身边。我求了很久,终于听到她笑着说,她考虑一下。

   而就在前天,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短信,她说她是小昙,想跟我再续前缘。我一口回绝。不过,为照顾她的面子,我这样回复她:你是一个女神,你比她(汐妍)好,只是我是一个农夫,我要的是我的农妇。她(汐妍)是不是我的农妇我不知道,但是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当初我没有要你,是因为我忘不掉跟汐妍的第一次。对不起,你心里怎么骂我都好。请不要再去伤害她,我的错我认了,不要再去伤害一个曾被我们伤过的人……

   我犹豫要不要把这事告诉汐妍,但很快决定说,我不想隐瞒她任何事。可是,她告诉我那个陌生号码是她的,是她来试我的!

   我当时都快站不住了。我承认我错过,所以想举全家之力来买一套房子,换回她对我的信任。然而她来试我,而且对我百般不满。“你拿我与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相比,而且还说我比不过别人!”她声音又大又急。“你去找你的女神吧!”

   沉默了好久,我说:“如果你爱我,请记住我们的三个月之约,在武汉等我回来。如果真的不爱我了,请转身离开,我不会再逼你。”“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汐妍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想对汐妍说声“对不起”,还想告诉她:有个男孩一直爱着你,尽管他犯过一些错,但对你的爱没有停止过。

  记者手记

爱情苹果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青涩的恋情是个青苹果,会有成熟的那一天。而在走向成熟的那一天,会不会猝不及防地掉下来呢?

   答案当然是“会”。所以爱河从来不会平静,而沐浴爱河的人,总有千转百回的心路历程。

   卡索和汐妍早早品尝爱情的滋味,注定要更早品尝爱情遭遇现实的落差。其他人的闯入,找工作的难处,买房子的压力……诸如此类,让曾经简单纯洁得只剩下谈情说爱的感情,瞬间跌入尘世,染了尘埃。

   这就是生活。今天的爱情转入未来的婚姻,就是生活。因此,他们的爱情苹果,要等到又大又圆又红的那一天,而不是中途黯然掉下,还要努力再努力。期间,一定要目标一致,要互相包容,要彼此信任……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