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痴爱的女人你为何玩失踪伤我心

  2013年10月6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楚司(化名)

   ■性别:男

   ■年龄:44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9月29日下午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中庭

   在歌厅相识的女人,他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心甘情愿替她还债,为她开店,为她放下面子摆地摊……可最后,女人在他眼皮底下一再玩失踪。

   楚司(化名)在电话里说,女朋友不肯继续跟他交往了,并玩失踪。我以为是小青年谈恋爱闹别扭,没想到情况要复杂得多。听完他的故事,我认为就是一个中年男人被女人骗财骗感情,他却不认为如此,还痴情地盼着那个女人回来。

   为她还债为她摆地摊

   我和潜雨(化名)是去年8月底在武昌小东门的歌厅认识的,尽管我是顾客,潜雨是陪唱女,但我没把她看成不正经的女人,我相信她说的话。她说,她在歌厅做兼职陪唱只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她原来是有正当职业的,她本身是一家公司的会计,还与几个同事参了股,没想到一夜之间老板携款跑了,她和几个参股的小股东血本无归,参股的4万多元是她找朋友借的,为了还朋友的债,她走投无路才来歌厅做陪唱的。

   怜香惜玉是男人本性,潜雨的遭遇让我深深同情。我们俩都是离婚单身之人,不到半个月就开始了正式交往。确定关系的第二天,我就向她提出,帮她还债,她没同意,在我的坚持下,去年9月底,我帮她把4万5千元钱还了。她很感激。

   跟我交往之后,潜雨就不在歌厅唱歌了,她鼓动我拿点钱出来做点什么小生意,说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做(当时我在一个做烟酒批发生意的朋友那儿帮忙),我听她的,拿出资金在武昌司门口开了一家卖服装的小店,其实是为她开的,赚的钱都给她,我不要。店子不需要两个人守,为了增加收入,她守店的时候,我就去大桥下面摆地摊卖服装,赚的钱也全都给她。

   我以前从没干过摆地摊这种活,做起来才知道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吃饭没个点,要上厕所也得忍着,还要拉得下面子……但为了潜雨,这些我都可以忍。

   去年12月,她把儿子从前夫那里接到武汉,进了一个高考补习班,说儿子成绩太差,很不听话,带在身边放心些,她儿子的补习费是1万2千元,我二话不说帮她出了这笔钱。

   一眨眼功夫她从我眼皮底下消失了

   渐渐地,潜雨似乎对开店做生意不上心了,她原本就上午睡觉,下午才去守一下店,后来晚上干脆早早关了店子经常出去了,说在外面给公司做账,挣点钱。一般是晚上7点就出去,直到半夜才回来,而且出去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时甚至整夜不归,我不免有些怀疑。

   我们经常为这事吵架,她说我不相信她。从今年7月开始,她就不让我去她的住处了。有一次,我去她的租住处找她,发现院子里晾晒的衣服没有她的,只有她外甥和儿子的,我怀疑她不在那住了,问她,她就支支吾吾地敷衍我。

   8月7日早上,我又去她的住处找她,她不让我进,说外甥在家睡觉,为了把我支走,她说她同学来了,她马上要去汉口陪同学,我要跟着她去,说请她同学吃饭,她坚决不肯。我和她吵,还跟着她一起去了汉口。哪知道,在汉口汉正街,我刚买了一瓶水,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踪影。

   当天晚上,我一连去潜雨的住处几次,先是有一双鞋子在防盗门外,后来鞋子也不见了,到这时,我终于预感到她跑了。第二天,我把房东叫去开了锁。屋里空空荡荡,很显然,她连夜搬了家。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躲我。想分手也该好说好散呀,怎么能像这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一走了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她手机一直不开,过了两天,她主动打电话来,说去了深圳,因为刚到,要熟悉环境、熟悉工作,所以没时间跟我联系。她还说,她确实是没办法,她不能总靠我,得自己挣钱养儿子。她要我自己好好生活,别惦记她。

   她怎么会毫无征兆地去了深圳呢?我将信将疑,第二天又去了她的租住处,房间里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是潜雨的外甥,我以前经常见他。另两个不认识。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看出,其中一个是那外甥的父亲,也就是潜雨的姐夫。三人鬼鬼祟祟,气氛十分诡异。我要他们告诉我,潜雨在哪里,他们都说不知道她的下落。我一气之下打了110。

   奇怪的是,警察一来,潜雨立即给我打电话了,她说的仍然是那一套,说她在深圳,劝我自己好好过,不要找她。我问她在深圳哪里,她始终不说。

   我在粮道街马路上发现了她

   自己爱的女人,突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我当然很抓狂,我是真的担心她、牵挂她。那些天,我每天寝食不安,什么事也不想做,只想找到她。9月13日,我去了深圳,通过网上找的一家私家调查公司寻找潜雨,结果被人骗了5000元钱。我在当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的民警很同情我,说这明显是诈骗,你怎么也相信?民警还告诉我,潜雨的身份证根本没有在深圳出现过,所谓在深圳打工,完全是假话。

   被自己爱的女人骗,被不法之徒骗,我很受伤地回来了。

   22日,潜雨又发来信息说:“对不起,等我把钱挣够了,会出现的,我会还你钱的。你别找我,自己好好过日子。”我四处寻找她,难道是为了让她还钱?我帮她还债,帮她儿子交这费那费,为她开店(开店半年多,我仅从店里拿过600元,赚的钱全归她),放下面子为她去摆地摊……为她做所有这些的时候,难道考虑过钱吗?

   奇怪的事接着又发生了。9月27日,也就是前天下午,我坐717公汽路过粮道街的时候,竟然发现潜雨就在马路边走,她的样子发生了很大变化,染着金黄头发,戴着一对硕大的耳环(我以前给她买的是耳钉),还戴着一顶棒球帽。她以前一直在粮道街租房住,这说明她从没离开过那一带。

   我立即下车,在一个卖米酒的摊子前找到了潜雨。看到我突从天降,她非常惊诧,我问她为什么骗我,明明一直就在我附近却骗我说去深圳打工了,她解释说,她确实在深圳,这几天是因为干姐姐得了癌症,她才回来看看的,马上就走。我告诉她我去深圳找过她,还被人骗了钱,她不仅不愧疚,还很生气地说:“要你不要找我,你偏要找,就是为了钱吧,我会还给你的。我给你打个欠条就是了。”她这样说话太不凭良心了,虽然我在她身上前后花了十几万元,但她是我爱的女人,我怎么会要她还钱?我说,我们之间,不是借债人和欠债人的关系,我们是谈恋爱,我对你是付出了全部感情的,我是担心你、牵挂你。她淡然地说,谈感情有什么用,我要养活自己,还要供儿子上大学,也不能总依靠你。

   接下来,我把她拉去吃自助火锅,想跟她好好聊聊。没想到,吃了一轮,她端着空盘子说她再去取菜,却一去不复返了。我跑出火锅店四处找她,不见踪影。她又一次在我眼皮底下失踪了。

   第二天,我收到她的短信,说她只是去洗手间,回来就不见我人影了。这显然是说假话,哪有端着盘子去洗手间的。我回短信愤怒地问她:“是不是你儿子现在高中毕业了,你渡过难关了,我没利用价值了,你就一走了之?”她不回答。

   这两天,她发短信说她又回深圳了,还是那些说辞,让我自己好好生活,不要找她。可是,我怎么放得下她呢?爱了一年的女人啊,为她付出一切。

  记者后记

爱要有所值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向然

   楚司看上去是那么痛苦,看得出来他不是因为钱,而是感情上深陷进去了。

   我直言不讳地说:“这种女人,就是以谈恋爱为幌子骗钱。你不要再痴情了。”他坚决反对我的说法,说:“她不是那样的人,刚认识她的第二天,我就把我的银行卡交给她,里面有3万元钱,我让她随便花,但她根本没要我的钱。”我说:“那是不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呢?也许她那时候想与你正经过日子,后来看你这里榨不出更多油水就想开溜了?”楚司还是不同意我的分析。他说,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潜雨对他还是很好的,不像是骗子。

   直到他沮丧地离开报社,我也没能说服他。

   在男女感情方面,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有的人,心甘情愿为自己爱的人付出钱财,付出感情,哪怕明显被欺骗,被辜负也不相信被骗,仍然愚痴地一往情深。

   但愿这世上少一些楚司这样的愚痴者,应该爱,但要爱有所值。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