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纠结终随风去 我期待明天的美好

  2013年10月5日

   楚天都市报讯 如果不是那一段令人绝望的婚姻耗竭她的心力,她现在的人生会不会是另外一种样子呢?

   ■采写:记者张艳实习生明月

   ■讲述:复苹(化名)

   ■性别:女

   ■年龄:27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9月26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

   复苹这个年纪,在很多人看来都还是在忙着相亲换工作的阶段,但她的脸上,却有岁月流过的痕迹。不过她面带微笑,语气轻柔:“我来讲述一段往事,我确信我放下了……”

   未知的噩梦回不去的家

   每每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段婚姻,虽然当时被折腾得满心憔悴,我如今却已渐渐释然。只叹当时太年轻不懂爱情,不知道保护和珍惜自己,随便就将自己的未来赌在了一个未知的男人身上,赌输了,且输得一败涂地。但庆幸的是,我抽身了,没有让自己越陷越深。

   我在20岁的时候碰到了大我9岁的寒冰(化名)。那个时候我在一家工厂工作,每天对着电脑整理数据,他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来我上班的地方,有一天忽然开始疯狂地追求我。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起因真的是很奇特,寒冰说,我工作时认真的神情吸引了他。之前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追求过的我,没有敌过他的猛烈攻势,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

   可是我家里人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觉得寒冰年龄太大,又没钱,还没有稳定的工作,担心我跟着他会受苦。那段时间我和家里人因为这个事闹得很僵,可是寒冰不体谅我。他有次叫我出去陪他,我在上班没有去。他喝了很多酒,回到厂里一看到我,直接甩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脑袋被扇得嗡嗡响,心里更是寒意重重,直接提出了分手。

   我们也就分开了半年。当他提出复合时,我没有拒绝。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样一个恋爱时就会打我耳光的男人为什么我难以割舍?以后在一起久了,甚至结婚后会是怎样?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为了和寒冰在一起长相厮守,半年后我背着家里人和他私奔了。这便是接下来几年我噩梦的开始,我多么希望回到当时,提醒一下那时的我不要一时冲动,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在此,我也想提醒年轻女孩,婚前一定要睁大眼睛,不要为一时的甜言蜜语所迷惑而心动。

   接连的谎言走不出的谜

   一年后,我们的宝宝出生,我就一直在家带孩子。我没有经验,提出让寒冰的父母过来帮忙照看。可是寒冰支支吾吾的,说父母年纪大了,不好再麻烦老人。我心想着也是,他的大姐都快50岁了,父母早已年迈。这以后,我时常打电话回去问候两位老人,嘘寒问暖,也算是能削减一点点对自己父母的思念之情。

   安稳的日子没有坚持多久,快年底的时候,他被工厂裁员了,我们本来是靠着他一点微薄的工资过日子,这下连年都过不好了。无奈之下他提议回家过年,我好开心,我从来没有去过他家。以前我总说回他家看看,拜访一下二老,他总是找理由推脱,现在主动提出,我以为是我的关怀起了作用,公婆终于认可我了。

   哪知一切是我想得太简单。

   回家的车越走越偏僻,我不免有点奇怪,他的父母不是在市里吗?面对我的疑惑,寒冰解释他7年没有回家,贸然拜访太唐突,先去二姐家住一段时间。我觉得有道理。

   到了他二姐家,我一眼看出一个小男孩长得非常像寒冰,我开玩笑说,你看这个孩子好像你呀!寒冰一听脸都绿了,慌忙解释说,是啊,外甥像舅!

   住了几天,我觉得总在二姐家打扰也不大好,就说要去他父母家。这时寒冰才向我坦白,他父母早已不在人世,之前说父母下岗在家都是骗我的……我经常打电话问候的“父母”其实是他爸爸的好朋友。这也太不可理喻了吧,怎么可以拿别人假装自己的父母来骗我!他自知理亏,一连哄我好几天,我看在孩子的情分上原谅了他。

   我做梦也没想到,几天后我知道了一个更大的谎言!和二姐聊天时,我叹气说了一声,他的事我都知道了,以后他好好对我就行了。二姐不知情,接了句,是啊,你看这个孩子我都帮他养了7年了!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我故作镇定地继续听,得知他除了这个孩子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孩子!

   再三的妥协终了断的缘

   这么多年,居然对枕边人一无所知,我毛骨悚然,他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寒冰一直跟我道歉,说都是年轻时不懂事,不知道好好珍惜,现在一定会好好对待我和孩子。为了孩子我再一次妥协了。

   年后,我们为了生计出外打工。寒冰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工资很少,每天很轻松,然而他从来不帮我带孩子。我有天实在累了,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他一气之下竟然把我打了一顿。我当时那个气呀,也没有还手,只一心想离开这个家。他却又拉着我说,你走了孩子怎么办?

   又拿孩子威胁我,无法割舍下孩子,我无奈只得妥协。这样的事情后来又发生过几次,寒冰下手一次比一次重,发泄怒气之后又抱着我哄,不停地向我道歉,保证下次绝不再犯,发誓说一定要好好照顾我和孩子。我不忍孩子这么小就要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耐。

   所幸那段时间,我跟家里人的关系缓和了。我父母知道我们连孩子都有了,只得同意了我们的事。可是我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每次见他们都是强颜欢笑。在和寒冰吵架的时候,我跑出家门,无处可去就在家附近的公园一坐就是一整夜。终于在又一次被毒打后,我再也忍受不了,跑回了娘家。

   妈妈看见我身上的抓痕,问我怎么回事。我再也顾不上什么,哭着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妈妈心疼极了,说,不如离了吧。我眼泪婆娑地点了头。

   我和寒冰没有领结婚证,告别仪式很简单,我哥哥写了一张协议书,说孩子归我,从此与他再无任何关系。寒冰把孩子送到我家,签了字,他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不要。我当时崩溃了,病倒在床几个月。

   时隔一年,我渐渐从那段回忆里走出来了。我离开家乡来到武汉,找了一份工作,每天很累,也很充实。

   期间,父母劝我可以考虑新的感情。我也尝试着去接触一些异性,但暂时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更没有找到心动的感觉。我还年轻,现在只想好好挣钱养孩子,让我的父母不再为我操心。我相信在我恢复了爱的能力之后,会遇到我期待的爱情:阳光、真诚、美好……

记者后记

一堑一智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我们喜欢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话不假,那个男人婚前就动手打了复苹,婚后的拳脚相向果真就成了家常便饭。复苹也知道其中道理的微妙,但如她所言,“爱情冲昏了头脑”。

   所以,婚前睁大眼很有必要。睁大了眼睛,不一定看得清对方,但可以了解多一点,再多一点。而且,越是不知根底,越要尽量睁大眼睛。复苹年轻,还没有清楚对方的来龙去脉,就不计后果一头栽进去,难免隐患重重。

   这段往事,无疑是她人生路上的一段弯路。但一堑一智,祝她早日拥有新的起点,新的生活。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