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是菜贩

  2013年10月2日

m_2011jsa02c_1.jpg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讲述者父母2010年补拍的婚纱照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彬彬(化名)

   ■性别:女

   ■年龄:22岁

   ■学历:本科

   ■职业:学生

   ■时间:9月20日

   ■地点:武昌徐东麦当劳

   这一对平凡而伟大的父母,让一双儿女时时感恩于怀。

   “妈妈的生日在金秋十月,我和弟弟想给她一个惊喜。”纯朴可爱又有礼貌的小木(化名)娓娓道来对父母的一片感恩之情,我就想:这对父母真有福气,有这样懂事的女儿。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那笨拙而小心翼翼的动作

   我的爸妈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甚至就是许多人瞧不起的菜贩子,但我和弟弟一直觉得,我们家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温馨的家庭之一,虽然我们过着平平凡凡的生活。

   我出生时,爸妈在洪湖都有稳定工作,但弟弟出生后家中经济拮据,便离开老家来武汉打工。没手艺,没本钱,他们最后选择了贩卖蔬菜这一行。我上三年级时和弟弟来到武汉跟父母团聚。

   从小学三年级到高考完,我一直在菜场给爸妈帮忙,体会过卖菜的那种辛苦。爸妈在武汉卖了十多年的菜。每天他们那瘦弱的身躯,把带着泥泞和露水的菜从大车上搬下来,再搬到小车上去,最后拖到菜场——他们那笨拙而小心翼翼的动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多年,这个镜头深藏我脑海,想起来就无比唏嘘。

   爸妈每天凌晨四点多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妈妈还在菜场兼职拖垃圾、给餐馆送货,忙完这些活,上午10点半才和配菜看摊子的爸爸过早。吃完休息一下,我爸就又要去进菜。中午12点我妈再去拖垃圾,回来整理菜摊,一般忙到下午两三点吃中饭。

   下午六七点,爸爸回来了,和妈妈一起下货。下完货我妈就又去拖垃圾。全部弄完,就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再回家做饭,有时太累,就随便下点面条吃。

   今年夏天武汉奇热无比,妈妈每次拖完垃圾回来都要洗澡,有几次,我看见她的手臂上全是蚊虫叮咬的红包,一大片,怪是吓人。看得我这个做女儿的好心疼。我读的大学是一所三本院所,学费很贵,爸妈这么辛苦,为的就是多挣点钱,供我读书。

   充满欢笑 充满温馨

   ——那不见光亮的屋子

   从小到大,我生活在菜场里,菜场后面的仓库就是我们暂住的家。那里不见光日,白天也要开灯。但在我心里,那里是让我快乐成长、为我遮风避雨的地方。只因为那里有亲爱的爸妈,可爱的小弟。

   我小时候因为晒伤,脸上长了脓包,常常被小朋友取笑。后来妈妈带我去医院开刀,脸上便留有一块疤。爸妈总是自责对不起我,但我真觉得没什么。一些亲戚,还以为我是内向、自卑的孩子。看到我的快乐、阳光、乐观,都吃惊得不得了。

   以前我的确很内向。刚来武汉上小学时,我常被小伙伴欺负,说我是乡里伢,还嘲笑我们家是卖菜的,等等。幸亏我内心强大,呵呵,不去跟还不懂事的他们计较,更不会嫌弃我自己的爸妈。在我心里,他们挣的是辛苦钱,他们是我的骄傲,他们很伟大。

   在爸妈正能量的教育下,我敞开心扉,变得有说有笑,整个人都自信起来,慢慢的,那些不友好的嘲笑也没了。

   上初中时,菜场一位卖冰货的伯伯经常给我讲各种鬼怪故事,我又爱听,却又怕,最后被吓倒了,一时精神恍惚。爸妈带我看病,给我买安神补脑的药。怕我夜里睡不着,爸爸不停地给我讲一些放松的话题,把我送进梦乡才去干其他事。晚上陪我,白天照常卖菜,那段时间,爸妈似乎苍老了很多。

   小我一岁多的弟弟,在上初中时由于爸妈忙于生计没太管教他,以至于他结交了一群喜欢上网的朋友,把学业荒废了。现在弟弟大了,懂事了,中专毕业后在富士康工作。前不久,他还嚷着要给我生活费呢。

   我爸妈经常跟我和弟弟说:“人家拼爹,我们没关系没背景,就得拼自强。我希望你们能站在我们的肩上越走越远……”

   我爸还常常对我说,女孩子不管怎么样,就算结婚后也要经济独立。他们一直希望我以后不要做家庭主妇,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顾一切让我学习的原因。在我身边,一些家境不好的同龄人都没有继续读书,但我爸妈还希望我考研呢。

   堂堂正正 辛辛苦苦

   ——那一分一厘的钱

   在我和弟弟眼里,全心全意爱我们的爸妈,还是一对“绝配”。

   我爸爸今年47,我妈妈43岁。听我妈说,她和我爸是家里亲戚介绍认识的。我爸腿不方便,但妈妈没嫌弃。

   菜场伯伯阿姨们都说我爸妈是绝配,因为他俩经常拌嘴,但从不动手,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爸爸是“好男不跟女斗”。

   我妈皮肤特好,一点也不显老,每次我帮她照看摊位时,总有人会觉得我和她是姐妹,呵呵。而且我妈做事很麻利,一双细长的手臂挥舞着,菜摊瞬间便收拾得清清爽爽,那双手臂简直就跟阿童木的铁臂似的。所以我总爱叫我妈阿童木。

   妈妈是一个坚强的女人,那么重的货物,经常是她一个人送。有次她给餐馆送菜,由于菜太重,上楼时摔了下来,这事过了很久以后才跟我们讲。还有一次,妈妈做了一个小手术,可第二天照旧出菜摊。由于不方便动,她就在菜摊前面放把躺椅,躺在上面守摊。

   爸妈都是善良本分的实在人,坚持诚信经营。他们的菜摊曾被评为优秀经营户,三个荣誉证书全挂在菜摊前面。去年,妈妈还被评为武汉市优秀农民工。

   我来讲述,就是想告诉大家,我有一个幸福的家,爱我的爸妈和弟弟。我不会因为父母的工作而自卑,我以有这样的父母而骄傲,他们每一分钱都是堂堂正正用血汗挣来的。

   我爸叫郭兆柏,我妈叫童忠娥,他们在武汉青山区49街卖菜。

  记者后记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我想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不容易,我很爱他们。”彬彬姑娘深情地说,瞬间,我耳边回响起一首歌:

   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

   我喜欢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脸庞/

   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

   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

   我喜欢快乐时马上就想要和你一起分享/

   我喜欢受伤时就想起你们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生气时就想到你们永远包容多么伟大/

   我喜欢旅行时为你把美好记忆带回家/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相亲相爱,幸福美满就在眼前。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