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 作别昨天的爱与痛

   2013年10月12日

楚天都市报讯 因为爱,他成了一名优秀的秀场策划师,但他喜欢的女孩依然没有选择他……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宾遥(化名)

■性别:男

■年龄:24岁

■学历:大专

■职业:秀场策划师

■时间:10月8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

   宾遥很潮,猛一看,有点像影星文章。浅浅的络腮胡,莫西干头,粉色衬衫,格纹马甲,同色系格纹裤子,背着黑色大休闲包,一茶色蛤蟆镜。也许这与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名秀场策划师。

   她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我出生在荆州,是农家子弟。父母都在河南工作,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作为留守儿童,我极调皮、不爱学习且早熟。

   16岁时,我暗恋上女同学眉雨(化名)。她是城区的,学习好,长得漂亮,是我们很多男生心中的白雪公主。当时我很自卑,自卑自己的农村出身,自卑家庭的贫穷。我总觉着我和她之间有一条鸿沟,难以逾越,所以一直不敢向她表白。为了靠近她,我在她身边一直充当着最铁男闺密的角色。我们无话不谈,只要她有什么事,我都是第一个为她分忧,不忍她眉头有一丝毫的皱,不容她脸上挂着一缕淡淡的烦忧。

   我们的生日在同一个月,所以每年我们都一起过。18岁那年,我们同样一起过的。那天庆祝完后,我和她分手在一个十字路口。她突然问我,你要礼物吗?我点头。她的脸在灯光的辉映下异样美。她把手伸向脑后,把扎着马尾的环形发圈,拉下递给我,她的头发瞬间如瀑布般散落。这是一个紫色的发圈,我握着它的一端,她握着另一端。发圈有弹性,两人就在十字路口,在路灯的照耀下拉着不动。这场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拉着,拉着,她先松了手,也许那就是预示着什么。我懵懂,还紧抓着发圈不舍松手。这个发圈,我如视珍宝般保存至今。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会拿出来把玩和回味。

   我外出打工了,总想着有一天能出人头地,衣锦还乡回来向她表白、娶她。我在异乡打着几份工,没有白天黑夜地工作着,不觉苦,不觉累,她就是我全部的动力。可不管我怎样省吃俭用,也是杯水车薪。

   21岁那年,我控制不住地想见到她,想向她表白。2010年11月,我回到家乡。她看到我欣喜若狂,“我要结婚了!”原来她未婚先孕,春节就结婚。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吧。我望着她美丽的脸,心里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她是我的,是我的!那几个月,我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买!买!买彩票!期待奇迹出现,然后带她远走高飞。可什么都没有发生。哪怕一个小奖也没有。我只觉造化弄人,只能真诚地祝福她。作为女方的亲友,我把她送到男方家,并把我身上全部的钱当作礼金,然后离开家乡再次踏上打工之路。

   我们还是好朋友,保持着联系。只要她有事,不论我在哪都会赶回去。她孩子办满月那一年,我正好在河南父母那里。父母死活不让我去,说她都结婚了,而且生小孩了,你去干什么?!我不知怎的,就觉得她是我的牵挂,觉得远方的她在召唤我,让我祝福她。那天我是唯一一个去道贺的好朋友。

   迫于家庭压力我也结婚了

   后来,我迫于家庭压力,经家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飞儿(化名)。她与我同龄,我们认识1年后,就结婚了。虽说是1年,但真正见面并不多。因为那年,我通过努力学习,换了一份新的工作,要经常到外地出差。所以,结婚后相处才发现,她的脾气、性格等等很多方面,都不是我想要的。但我想,既然结婚了,就应该包容她,迁就她,对她好。可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从第一次说起吧。

   我们结婚后落户在武汉。因工作性质,我每月在武汉的时间最长一周,最短一天。回武汉本是休息,一个男人在外也很辛苦,但想着她一人在家,所以每次回家,我都洗衣做饭照顾她。那一天,我刚到家不久,她对我说,要陪某某同学逛街。我说,好。那同学我也认识。到了晚上11点,她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了,就住同学家。谁知第二天发生的一件事,揭穿了她的谎言。她表妹一早打电话过来,说她手机打不通,说今天约好去给小姨过生日的。

   她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工作手机,一部是私人手机。那天她的工作手机落家里了。我翻开她的手机,找到她同学的电话打过去,得到的答复:没有逛街,没有留宿!

   我劝自己冷静冷静,终于联系上了。她到家时,样子很狼狈,脖子上有抓痕,头发上有装修用的白粉末。为了不影响心情,我一言不发,强颜欢笑玩了一天。晚上,她沉不住气了,说,你想问什么,就问。我脱口而出,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她说,打麻将去了。这不是骗3岁小孩?打麻将有必要撒谎吗?她用歇斯底里的发作掩饰着自己。

   我相对来说,是一个脾气好的人,不喜欢争吵,喜欢安静。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我有了小心思:我在家,她都这样,要是我不在家,她会是怎样?!

   当再次回汉时,趁她熟睡,凌晨两三点,我偷偷翻看她的手机和QQ,看有什么蛛丝马迹。一些不堪的真相浮出水面——她瞒着我去医院做手术……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她曾经给别人做过情人。那男的离婚了准备娶她,可后来因为那男的前妻不同意,没成。看着信息的时间,正是她答应嫁给我,准备筹备婚礼的时候。我的心很痛很痛,她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与我结婚的?

   慢慢地,我还知道她手里有一笔不小的、我不知道的存款。据我对她工作的了解,她很难有这笔钱。最后我问她,我想知道答案。她同样用歇斯底里蒙混过关,不解答我的任何疑惑。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我是处女座,绝对的精神洁癖,我考虑后的结果是——离婚。

   她丧偶又恋爱了男朋友也不是我

   没想到,眉雨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大变故——她丈夫意外去世,我之前的那颗心又跳跃了起来。我们的聊天开始有点暧昧了。平时出差,我都会带助理出行。她说,明年我要当你的助理,管你的钱等等。我以为她在暗示我。

   前不久,我满怀欣喜地去她的城市找她,打算给她惊喜。还没等我表白,她跟我说:我恋爱了。我对我自己说:她又恋爱了,男朋友也不是我。我笑着说,挺好的,祝福你们。当时她的男友也在。在KTV里,看到他们对唱,亲密的举动,我坐在那里心里痛苦得无法言说,想哭。我去喝冰啤酒、吃辛辣的食物。因为经常出差,胃不好,一吃刺激的食物,胃就痛。瞬间胃在体内翻滚绞痛,我以这样的方式来减轻心的疼痛。

   晚上回宾馆,蒙在被子里,我哭了。第二天,以最快最早的速度回了武汉。我与她的联系又恢复到常态。

   其实,我问过自己,她现在和那个男孩在谈,还没有结婚,如果说某一天他们没有谈成,我还能接受她吗?答案是,我没办法接受。

   国庆放假这几天,我哪里也没去,静静地坐在咖啡厅里,一人,一景,一茶,一烟,享受着沉静后的坦然。

  记者后记

赞一个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宾遥是一个长相大于年龄的男人,很绅士。那天中午聊天时,阳光时不时地追随着我,他背对着阳光。他站起来说,我们换个位子……

   他也是一个有爱心的男人。一次准备出差离汉时,看到武汉血库告急的消息,他放下行李,说,时间再赶,也要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1年多来,他基本踏遍了全国各个省市。他说,就像一句广告语:根本停不下来。

   对这种努力工作、自强阳光的男人,赞一个。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找到自己的幸福。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