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大战我赢了 为何满怀失败者的忧伤

  2013年10月13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有了外遇提离婚,她不离。当外遇打掉肚里的孩子黯然离去,她又主动提离婚,这时,他又不同意。最终,他们还是离了……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桑雨(化名)

   ■性别:女

   ■年龄:43岁

   ■学历:本科

   ■职业:事业单位职员

   ■时间:9月27日下午

   ■地点:武昌武珞路一咖啡厅

   他毫无征兆地提离婚

   3年前的一个晚上,槐林(化名)突然毫无征兆地对我说:“我们离婚吧!”我惊诧地转头望向他,他又说了一遍同样的话,我确信我没听错,便立即关了电视,认真地问他:“为什么?是对我不满意,还是你有外遇了?”我以为,他会像电视剧中的那些负心男人们一样虚伪地说什么“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之类的话,没想到,他竟然坦率得令我张皇失措:“对不起,我爱上别的女人了,她怀了我的孩子……”

   孩子?!我的第一反应是:“那我们的孩子呢?你准备拿他怎么办?”

   “我会尽父亲的责任,我会付抚养费……”他嗫嗫嚅嚅。

   可是,我们十几年的婚姻,仅仅是抚养费就能打发掉的?

   我可不想像一般女人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异常冷静地问:“那个女人是谁?”我以为他会说,是你不认识的。没想到他又一次坦率得让我抓狂:“是梅青(化名)。”我气得要疯了:“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她?”我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找梅青,把那女人撕得粉碎!槐林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回给他的是几个响亮的耳光,他当然任我打,没还手。还好,那天不是周末,儿子住学校,不在家。

   那个女人是我的恩人

   梅青,应该算是我的恩人,我能调进现在这家不错的单位,多亏了她找她的一个亲戚帮忙。她比我小几岁,我们是老乡,是在一次同乡聚会上认识的。

   自从她帮我调了工作,我们关系便近了,两家四个人经常有来往,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她没孩子,不知是她的原因还是她老公的原因,或者是本身就想当丁克?我和她也没好到闺密那程度,因此也不便问这类隐私。

   没想到,突然之间,她竟然铁树开了花,怀上了我老公的孩子。这让我怎么不崩溃?

   我问槐林:“人家那边也准备离婚了吗?”他说:“已经离了。”说这话时气定神闲,看来,我那几个耳光一点都没影响他即将奔赴新生活的好心情。

   我本打算找梅青的丈夫结成同盟,既然他们已经离了,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只能孤军奋战来打这场婚姻保卫战了。

   我找到梅青,跟她谈判。她是孕妇,我自然不能像对待槐林那样扇她耳光了。我直截了当问她:“你是不是想跟我老公结婚?”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话怎么这别扭呢。她没正面回答我,只是可怜巴巴地说:“姐,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怀上了,都是槐林的,不能再打掉了,我实在想要个孩子……”我气得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他们暗度陈仓多久了?我竟然毫无察觉。要不是他们急于离婚、结婚,我还不知道被蒙多久。

   我明确地对梅青说:“孩子你可以生下来,我不会逼你去医院打胎,反正我们穷家小户,也不担心多一个孩子分槐林的遗产。但婚我是绝不会离的。就算你对我有恩,我也不至于用自己的老公去还这个人情吧。”她除了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再没别的话。

   她不要他了我也不要他

   梅青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在长,我对槐林的怨恨也一天天在长。无论他怎么求我,我就是不答应离婚。我要报复他们,我要等着看,梅青究竟有没有胆量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子。槐林提出他净身出户,以后我们儿子的抚养费、学费全由他负担,我也不为所动。

   我们天天为此吵,除了没动手打架,什么难听的话都骂过了,什么东西都敢砸,多半都是我挑战,他应战。

   到梅青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槐林终于没了耐心,他向我下了最后通牒,说如果我再不答应协议离婚,他就直接向法院起诉了。我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有脸就去法院告我呀,告我太傻没察觉你在外面有野女人,告我太自私不腾出空位来,给你迎娶她。到时候,我会让我们的儿子坐上旁听席,听法官审他爸爸妈妈的离婚案……被我这一番冷嘲热讽加威胁,槐林终于没勇气走法律程序。他可以不在意我,但他不会不在意他儿子。他平时对儿子是非常宝贝的。

   有一天晚上,槐林回家后唉声叹气的,我猜一定是梅青等不及了,跟他吵架了。我当然幸灾乐祸地一阵窃喜。但我还是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说:“只要一天还没离婚,就要在孩子面前扮演正常的家长,不许摆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他突然如火山爆发:“好好庆祝吧,你胜利了。梅青把孩子引产了,她这辈子再也当不成母亲了!”

   我以为梅青会跟我打一场持久战,为了爱情先忍辱负重地生下孩子,再慢慢等槐林离婚,没想到最后她先举了白旗,竟然放弃了做母亲的最后机会。一时心中不免一阵恻隐,但这点恻隐之心很快便烟消云散。我立即说:“我们离婚吧,我现在不要你了。”我以为槐林会欢呼雀跃地答应,万万没想到,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同意!”

   此后,我们的离婚大战继续上演,只是变换了角色,要离婚的是我,不肯离的变成槐林了。先是我报复他,现在换成他报复我了。

   我又去找梅青,我说,我不要槐林了,你收留他吧。梅青冷着脸说:“姐,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我当初爱他的时候,可以接纳他的一切,现在不爱了便刀插不进,水泼不进。你们离不离,与我无干,我马上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我灰溜溜地回来了。本来站在道义高处的我,竟然在梅青面前像矮了一截似的。

   这么看来,槐林是被梅青甩了才不肯跟我离婚的。那么,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了。

   离婚后他变得穷困潦倒

   我一次次跟槐林吵,逼他答应协议离婚,他说,为了孩子,我将就一辈子也不会答应离婚。我说,那当初你提离婚,考虑过孩子吗?他说,当初就是考虑孩子的利益,才提离婚的呀。我终于明白,他当初提离婚,是为梅青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为我们的孩子考虑。这样一想,我更恨他,更想立即与他离婚。我甚至还想挑唆儿子恨他,但转念一想还是没跟儿子说破详情,只说爸爸妈妈性格不合想分开,儿子倒也开明,说,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吧,你们做什么决定我都没意见。

   梅青果然很快就离开了武汉,据说是去了北方一个很小的城市,我实在不能理解她的这一选择,是跟槐林赌气吗?怨恨他没及时给她婚姻?

   梅青走后,槐林一蹶不振,经常借酒浇愁,我看到就心烦,离婚的决心更大了。

   去年,我和槐林终于离婚了。离婚后,我带着儿子,由槐林付抚养费。起初抚养费还能按时给,后来,经常拖欠,我找槐林要,他总说不是不给,是确实没钱,等以后有钱了会一起给。我不相信他没钱,暗中调查了一下,他的生意果然垮了,现在穷困潦倒,自顾不暇。他毕竟是我儿子的爸,还指望他付儿子的抚养费、教育费的,他混成这样,我也难受。

   偶尔,想起这几年的沧桑变化,我总是不理解,我们是怎么走到三败俱伤地步的呢?如果当初我及时答应离婚,会是怎样呢?无非是他们两个幸福、得意,我一个人黯然神伤,难道那样就合理?

记者后记

离之殇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怪桑雨当初应该及时放手?那样槐林和梅青倒是幸福了,可是桑雨对他们的怨恨也许会陪伴她一辈子。怪她后来不该倒逼槐林离婚?可是如果不离,她会一辈子耿耿于怀,那样她和槐林两个人谁也不会幸福。离了之后呢?桑雨得到了短暂的心理平衡,可是,槐林的精神和事业都一蹶不振,作为前妻她又不可能做到漠然、无视,结果还是痛苦。

   总之,无论离还是不离,都会有人受伤。理想的状态当然是珍视已有的婚姻,尽量不要让它出现问题,或者出现问题之后理性地解决,不要带着报复的心理赌气行事。

   虽然这很难。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