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感情无尽纷争 一个真相斩断情丝

  2013年10月18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秋黄(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学历:大专

   ■职业:私企职员

   ■时间:10月15日上午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中庭

   恋爱的开始,总是甜蜜快乐又简单。可是,一旦开始谈到结婚,立即变得复杂起来。

   秋黄(化名)情绪有些激愤。因为她刚刚跟男友分手,而且有些经济上的事还没扯断,闹得不愉快。

   不是同类项 却合并在一起

   我和钧澜(化名)是高中同学,但整个高中期间都没什么交集。因为我在好好学习的时候,他在天天恋爱,不是同类项。

   2008年高中毕业后,我到武汉上大学,他也来武汉工作。我们离得不远。2009年下半年,有高中同学带我一起去找他玩,我们算是老同学新相识。哪知道,这一见面就让我和他一起走过了将近4年的时间,直到上月底我提出分手。

   我和钧澜的恋爱,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关系要好的高中同学都对我讲,高中时代的钧澜就很花心、多情。他以前结交过几个女孩子,我以前也有所耳闻。但面对他的强追功势,同学们的劝阻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不论高中同学怎么说,大学室友怎么说,我还是对钧澜动心了。

   恋爱的开始,总是甜蜜而美好的。他带我认识他的朋友,我带他游玩我们学校,日子过得简单快乐。因为他晕车,我心疼他,尽量不让他跑来找我。一到周末,我就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去看他。他很宠我,我喜欢吃零食,他每次都会买很多零食、水果准备着。那年五一,他怕我假期寂寞,还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2010年夏天,他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大专学校。他有些犹豫,问我,是否愿意他去那么远的地方。我纠结了很久,他一走,就意味着我们要异地恋了。可为他的前途考虑,我还是答应了。

   那年寒假回家过年,他第一次以准女婿身份去我家上门。他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天天吃了睡,睡了玩,很惬意。在我们老家,这是很没有礼节的事情。我劝他回他家,他觉得没什么。我爸妈倒是宽容,说都是年轻人,不计较那么多。

   快过年的时候,我送他回去,很仓促地跟他爸妈见了一面。这次见面,他妈妈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妈妈当着我的面,骂他不懂事,责怪他没回家陪父母,还警告他不许再去我家。这次仓促见面让我特别失望。他妈妈并没表现出一点点对我的喜欢和认可,虽然他爸爸在一旁笑容可掬,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他有这样一位强势妈妈,为我们的以后埋下了隐患。

   入住“婆家”甜蜜少委屈多

   我觉得跟钧澜在一起的这几年,我付出了很多,受尽了委屈。

   2011年3月,我意外怀孕了。钧澜没到年龄不能结婚,无奈我只能选择流产。他妈妈给了我500块钱,让我去广州我爸妈那里。直到5月底该回学校拿毕业证了,我才回来。这期间,钧澜给我打了3000元钱,说是做手术用的。可这些钱哪够啊。我身心俱伤,跟他提分手。他不愿意,一直拖着。当时做手术,我有多么痛苦,我爸妈有多么难过!他不仅不安慰我,竟然还说,他同事的女朋友做流产手术,没我说的这么痛苦。这句话让我伤心好长时间,但想到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最后还是原谅了他。

   2011年暑假我毕业的时候,他在西安还要上一年学。在他的说服下,毕业后,我去了西安。因为水土不服,在那边我过得很辛苦,最终也只待了3个月,然后就去了广州。

   直到去年9月,他和他的家人要我回老家工作。他们家在市里贷款买了一套房子,是为我们结婚准备的。我也曾梦想过自己的事业,可是为了钧澜,我回到家乡,做着一份不起眼的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等着他和我结婚。

   关于那房子,后来我才知道,首付是他爸妈付的,但每月的按揭还是他在还。更让我意外的是,房产证上写的是他妈妈的名字。这事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房产证上有没有我的名字我无所谓,可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是钧澜的名字,毕竟他还有一个弟弟。我对钧澜提起过这个事,他很不以为然,后来我又提了两次,我们差点为这个吵起来。

   等我住进他们家,朝夕相处下来,我对他妈妈的强势有更深的体验。她自己晚上出去打牌,怎么玩都可以,但却对我这个准儿媳看得很紧。她常跟我说,“不要跟别的老板跑了”,让我自尊心受不了。

   去年中秋节商量结婚彩礼的时候,他妈妈像买萝卜白菜似地,一再讨价还价,之前说5万,后来问我3万5千行不行。我认为他们家把我当东西来买卖,闷着没有作声。后来,他妈妈又说,结婚早了影响钧澜的前程,过两年再结。

   我好灰心。在他和他家人眼里,我是巴巴地自动送上门的吗?这时,他妈妈又开始说了:“又不是我们家不要你了,你哭什么?不就是再推迟两年嘛?到时有钱再跟你买个车。”我收拾东西打算搬出来。我就一个理由,不结婚我就没有理由住在他家。他和他家人百般阻拦,但并没有一丝丝歉意。

   在我家人的一再催促下,他们家终于同意去年年底订婚。他妈妈按照风俗给我们家人包了红包,1万元是给我的,1千元是给我弟弟的,500元给我奶奶。

   识得真面目 我坚决分手

   今年9月,钧澜休年假。我们破天荒地在一起很甜蜜地过了半个月。没想到这中间发生了一件事,导致我们走向了分手。

   钧澜休假期间,有一天单位临时有急事,召他回武汉了。他把手机丢在家里,被她妈妈发现了手机里的暧昧信息。他妈妈一声尖叫,我也看见了,里面不光有暧昧的,还有很无耻下流的,比如约开房,约见面地点,还有谈价钱的……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在想:这不会是真的吧?可我实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没这个心理承受能力,要崩溃了!

   我收拾东西,准备搬到公司宿舍,他妈妈坚决不让。我一夜无眠,早早起来准备走人。他妈妈一把拦下我,扯下我手里的包不让我走,还做了一碗肉丝面给我吃。这在平时是极少见的。我执意要走,她发怒了,声音很大地说:“男人都是这样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又不是我们家不要你了,你走干什么?”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说“又不是不要你了”这种伤人自尊的话。我终于忍不住了,气愤地指着她说:“这事不是发生在你自己的女儿身上,所以你不心疼,是吧?”我行李都没拿,就冲出去了。

   这次分手,闹得很不好看。钧澜和他的家人都不同意分手,他们当然不是舍不得我,而是舍不得花出去的那点钱。他们说要分手,就算清楚这些年的账,要我退还去年年底订婚的红包,包括酒席钱。

   到我发稿前,她在QQ上告诉我,已退钧澜家1万元。她说:“这几天晚上经常做梦,梦到我们俩以前在一起的情景,梦到他家人争吵算账的情景,绝不能回头了。”

记者后记

透支的感情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在我采访过的未婚讲述者中,有不少像秋黄这样的人——还在恋爱阶段,就提前过起了婚姻生活,同居,甚至跟准公婆生活在一起。婚后生活的所有鸡毛蒜皮,都提前在婚前的风中翻飞,难免搅得天昏地暗。

   秋黄的爱情走到这一步,有钧澜的原因,也有她自己的原因,不仅仅是她认为的因为钧澜有个“辣妈”。

   恋爱就是恋爱,婚姻就是婚姻。为什么要提前透支呢?透支了婚后生活的一些舒适惬意,同时也会透支了婚后生活的一些琐碎和无奈。当婚前就已尝够了婚姻生活的无奈,谁还会怀着欣喜与憧憬走向红毯呢?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