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得蹊跷去得莫名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2013年10月20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有妻,她有夫。只因为突然有一天,她对他说,就是看你舒服,于是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保持了8年不正当关系。现在,一直主动热情的她突然冷却,他百思不解。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东建(化名)

   ■性别:男

   ■年龄:44岁

   ■学历:高中

   ■职业:个体运输

   ■时间:10月16日中午

   ■地点:武昌宏基客运站候车厅内

   东建(化名)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小些,而且有些文绉绉的,与他的职业有些不搭。可以想见,这样的一个男人,在他所生活的那个小镇上,一定是有些抢眼的,所以他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天降艳遇

   2005年那年,我还没拥有自己的小车和大客车,只是在镇上开着摩托车跑摩的生意,荆枝(化名)跑面的生意。都是一个镇上的,而且两家只隔几百米远,又都做着差不多的生意,自然是相熟的,只是一直没什么交道,各揽各的生意罢了。

   突然有一天,荆枝主动找我搭话,她说出来的话吓我一跳:“看着你好舒服。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见到你,我就觉得好开心。”她有老公,她老公在镇上还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也认识,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当然觉得很震惊,有些猝不及防。荆枝很漂亮,身材也好,比我小5岁。面对这样一个女人的表白,我那男人的虚荣心瞬间膨胀,跃跃欲试想抓住眼前的艳遇。我说,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既然你说看到我开心,过生日请你吃饭吧。

   我生日的前一天,荆枝果然发来短信表示祝贺,并约我出去。我们俩一起去了县城,她向我更彻底地表白,说一直就暗恋我,每天在街上一看到我就开心,晚上一回家看到寡言木讷的老公就心烦。我问她爱我什么,她说爱我全部,还说会爱我一生一世,如变心遭天打雷劈。我虽然有些跃跃欲试,但如此热辣的表白让我有些顾虑:我们两家离得那么近,而且彼此都认识,这样只怕会影响到两个家庭。于是,我对荆枝申明,我从没想过离婚,老婆没什么文化,也没有工作,离了婚让她怎么活?荆枝向我保证说,我只是太爱你了,绝不会影响到双方家庭的,万一哪天被我老公发现了,也只是我这边离婚,绝不会闹到你那边后院起火。

   吃饭后我们去宾馆开了房,唱了歌,然后意犹未尽地打道回府。因为心虚,回家的时候我们为了避嫌,刻意分头坐车而回。途中,我收到她的短信:“今天好开心。你也高兴吧?我爱你无怨无悔!”我心里好甜蜜。

   频“回娘家”

   自从有了那层关系,我们每天短信不断,在街上碰到也是彼此心领神会地微笑。没过几天,荆枝又约我一起去她娘家,她娘家在县城,我猜她是想找机会跟我去县城的宾馆开房幽会,有些动心,但想到要去她娘家还是有些胆怯,我毕竟不是人家的女婿。在她的坚持下,最后我还是跟她一起去了。荆枝对她妈妈随口撒谎:“这是我们街坊,他儿子在附近的中学上学,他来给儿子送衣服,就顺道一起来了。”我儿子确实在那所中学上学,但我那天并不是来送衣服呀。我好尴尬。她妈妈是精明人,似乎看出了女儿的猫腻,但并没说什么,还很热情地招待了我。

   没过多久,荆枝又约我去她娘家做客。这一次,荆枝的妈妈比上次更热情了,提前买了好多菜,像过年过节一样整出了一桌酒席,还一个劲地劝我喝酒,我说等会要开车不能喝,她妈妈说少喝点啤酒没关系的,为了劝我喝酒,她妈妈自己还喝了起来。她妈妈一边喝酒一边感叹地说“唉,别人家的女婿怎么这多才多艺又乖巧灵光呢?我家那女婿,他把地站出一个坑来,都没一句话。”她妈妈这番话,我听了有些得意又有些愧疚,是对荆枝老公的愧疚,毕竟我也认识他。

   我不解地问:“你怎么多才多艺了?”建东说:“也没什么多才多艺,就是她妈妈家里有架电子琴,等着开饭的时候,我没事随手弹了一曲。”

   又没过多久,我们第三次去她娘家。那天她突发奇想地跟我说,你敢不敢当着我妈的面亲我一下?我有些不敢,她说着就亲过来了。她妈妈当然看到了那一幕,并没说什么。事后她对我说,她妈妈还是说了她的,警告她不要玩得太过分,破坏两边的家庭。她对妈妈保证,她会注意的,不会闹到两家离婚的,她只是太喜欢我了。

   后来,每次去她娘家,她都自己买礼物,对妈妈却说是我买的,我要给她钱,她从来不收。跟我在一起,她没有任何物质方面的要求,我要给她买衣物,她从来不肯要,却经常给我买衣服。她的理由是:一般家庭都是女人掌钱管家,她为我花钱,她老公不会知道,但如果我为她花钱,我老婆迟早会知道,这样会引起家庭矛盾。她的善解人意让我对她更多了一份敬重。

   微妙变化

   整整8年了,我和荆枝的这种关系除了她妈妈,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们就这样甜蜜地相处着,从没发生过任何矛盾。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相处下去,既秘密相爱着,又不影响两边的家庭。没想到,今年9月下旬最后一次约会之后,荆枝身上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现在,她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主动热情了,我给她发短信,发两三条她才回一条。我以为她想分手,便不再主动联系她,可我几天不给她发短信,她又时不时地来一两条短信问候一下。在街上见到我呢,她又若无其事地笑眯眯地打招呼。我实在想不明白,她突然变成这样是什么原因。

   东建很困惑,要我帮他分析原因。我说:“你们这种关系能维持8年之久本来就是个奇迹,现在她也许是觉得年龄大了,突然想回归家庭了。”东建自言自语地说:“不会呀,发生那件事之后,我说我们以后收敛一点,她还说做不到。”接着他讲起了“那件事”。

   9月下旬最后一次约会,她回家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老公,今天很快乐。你呢?”我回道:“宝贝,只要你快乐就好。”她洗澡去了,她老公看到了我的短信起了疑,质问她,是什么人叫她宝贝,她辩解说是别人开玩笑的。她还反守为攻说,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算了。接下来,她几天没理老公,做了饭也不喊老公吃,以此抗议她老公对她的怀疑。她把这件事讲给我听,我胆战心惊,担心她家闹纠纷,对她说,我们以后还是少见面,收敛一点吧。她赌气地说,我做不到,该怎么还怎么,我就是喜欢你,没办法。

   我现在很忐忑,不知道荆枝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如果她是觉得愧对老公,或者害怕老公,想回归家庭,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各自回到生活的正轨。但如果她是认为我先想退了,并因此对我有意见,故意对我表现冷淡,那我会良心不安,毕竟在一起8年了,而且她是我除老婆之外的唯一的女人。我不想让她感觉是我想放弃她。

   我说:“你跟她8年,你跟你老婆在一起多少年了呢?你怎么从没想过对不对得起自己的老婆呢?”他无语。

记者后记

哪有一辈子露水夫妻呢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有一辈子的佳偶,也有一辈子的怨偶,就是没有一辈子的情人。

   为什么有“露水夫妻”一说呢?所谓露水,短暂也,不能见光也,太阳一出来就化为蒸汽。东建与荆枝这种非正常关系,能维持8年之久,已属奇迹。现在趁还没闹到鸡飞狗跳、无法收拾的时候平静地结束,应该算是幸运。

   荆枝当初主动示爱是冲动的,现在的冷处理如果是主动退出,那就是明智的。在老公的眼皮底下玩婚外情,良心怎安?东建也是如此,说不忍心抛弃老婆,可这样背叛她,就忍心?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