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梦里花落知多少 就这么辜负了最好的年华

  2013年10月21日

   楚天都市报讯 一个女人,年过四十,没有孩子没有婚姻,没有工作没有积蓄。这是什么原因呢?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宜漓(化名)

   ■性别:女

   ■年龄:42岁

   ■学历:大专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0月11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2楼

   宜岸(化名)有一双大大的眼睛。谈到沮丧或郁闷处,亮亮的眼眸便蒙上淡淡的水雾。

   错误的一步

   常常从梦中惊醒,便有声音在耳边说:17年了啊,你怎么仍然一无所依?

   1995年,林瑟(化名)在我的家乡×市做工程,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我。几个月之后,林瑟就结束了自己的婚姻,转过头来追求我。他前妻有了情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摇摇欲坠,可是多年来,他总叫嚷着是为我离的婚,说我离开他就要付他青春损失费。真是好笑。我最好的年华呢,谁来负责?

   为了打动我,林瑟盘下一家酒店,让我当老板娘。此前,我家里刚出了两件天灾人祸,一是父母的生意垮了,二是唯一的弟弟突然莫名死亡。父母一夜老去,为了撑起家里的经济大梁,本来在镇上当老师和妇女干部的我,便来到×市打工。林瑟出手大方,几乎倾其所有。

   然而事与愿违,酒店才开张半个月,就面临拆迁,所有的投入一下子化为乌有,亏了好几万。这事让我觉得欠了林瑟一个大大的人情。我准备离开他,再去找一份工作,慢慢还他钱,他霸道地说,不能人财两空。

   当时,我才24岁,有过一次失败的恋爱,怀孕几个月未婚夫却出轨了。面对40岁林瑟身上的成熟气息,我无法抗拒。加上他的甜言蜜语和热烈攻势,我终于接受了他。但他提出结婚时,我们的年龄差距让我犹豫。而且,他还有儿子要支付抚养费,自身经济条件也差强人意。

   几个月后,林瑟的工程结束,他要我跟他一起回武汉。我从来没有走出过×市,很犹豫,但想到武汉工作机会多,加上林瑟保证我一个月回一次×市看父母,我这才依依不舍地跟着他来到武汉。

   这错误的一步,迈出去便没有收回来。

   慢慢的发现

   来到武汉,林瑟却不愿意让我出去工作,说只要我给他洗衣做饭就行了,上班太辛苦,他心疼我。直到半年后,我实在无聊嚷着要做事,要学东西,他这才帮我找了一份销售工作。

   我年轻不笨也肯学,半年内就做到了省内主管的位置。林瑟却不像我一样欢欣鼓舞,而是千方百计拖我后腿。这样的事情屡屡发生,只要我做得顺风顺水,他就出来“捣乱”。不是说心疼我出差,回家算了;就是跟我找茬吵架,说我做出成绩是有男人帮忙……总之阻挠我继续上班。我后来才明白,他是怕我“翅膀硬了”,离开他。

   我就这样做做停停。但通过努力,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还拿到了几个行业证书,在某些领域可以独当一面。

   那些年,林瑟几次提出拿结婚证,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慢慢看到了林瑟身上的霸道和自私。

   家里任何事,他从来不跟我商量,比如买车买房,给他父母多少钱,借他弟妹多少钱……都不会跟我商量半句。

   有一次,我们吵架后我收拾衣物想出去,他不让,还出手打伤了我,让我好多天都无法见人。

   我上班有工资,一般不会伸手找他要钱。但不上班的日子,他也不主动给我生活费,找他要家用,他就极不情愿地三百五百地给。我打麻将手气总不错,赢的钱随手放在床头柜,攒多了便成一千两千,他就不声不响地拿去。我知道,他是防着我藏私房钱呢。我也不吭声,但心里好难过。

   所以这多年来,尽管林瑟的生意越做越好,收入越来越高,我身上还是没有什么钱。对我父母,他这个“女婿”也显得不那么慷慨,一年也就给2000块钱。跟当初他对我的承诺相去甚远。

   曾经的坚定

   我年过三十之后,生孩子的愿望便强烈起来。但每当谈起这个话题,林瑟就十分躲闪,哪怕他可以谈跟我去拿结婚证,但就是不愿意认真跟我说说孩子的事,更别提配合我做孕育准备了。我想,不生孩子结什么婚呢?

   这几年,我要孩子的想法一年强似一年。毕竟三十好几的女人了,拖不起啊。但林瑟还是那些话:再等等吧,再说吧,等我忙完这些事再说……

   前年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离开林瑟的想法第一次变得很坚定。

   我做了一个手术,回老家住院做的。林瑟只是当天给我签了字,等我做完手术就回了武汉。休养前后几个月,他再也没有看我一次,也很少打电话过问,冷漠得很。

   我好伤心,2012年春节便准备在娘家过。这时林瑟却又打电话说要过来陪我过春节,我不愿见他,只好跑到朋友家。林瑟扑了个空,住了两天就走了。然后天天给我打电话,像变一个人似的,无比体贴地提醒我注意身体,缺什么只管说,等等。

   期间,他多次带着礼物和我父母常吃的药品跑到我家,让我父母做我工作。还承诺说,哪怕我们将来不在一起,他也会给我父母养老。现在想来,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以前,我父母一直反对我跟林瑟在一起,但这几年他们态度大为改变,认为我年纪大了,再找别的男人也难,跟着林瑟也有这么多年,还是跟到底算了。

   去年6月,林瑟生病,他打电话告诉我,他的病情如何如何严重,大有我不回去就再见不到我一样。我心一软,回去了,一直照顾他出院。

   难堪的窘局

   我是真心不想跟林瑟过了,他一出院我就回了老家。一个月后,我应武汉一个朋友邀请,去她的公司上班。

   林瑟再三央求我回去。那家公司在郊区,他每周六便去接我回市区。那段时间,他又变成了我刚刚认识的林瑟,悉心体贴,慷慨大方。我曾经坚定的心,又摇摆起来。毕竟,我跟这个男人太多年了,我自己也年过四十了,说离开就离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今年春节后,林瑟让我别上班,我答应了,因为我还是想生孩子。然而,当我提出来去把结婚证拿了,此前一直要结婚的林瑟却不同意了。我说,不结婚,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他说,过不下去你就走。

   林瑟又恢复了以前对我的防备和冷漠。如今,我们两个几乎零交流,除了我做好饭喊他吃,除了吵架。而且,我们已经各住一室。

   几次,我跟林瑟商量,我可以走,但我必须带走我这些年的劳动成果,哪怕只是部分。17年,我陪着他,从一个青春女子变成一个中年妇人,没有孩子没有婚姻,没有工作没有太多朋友。我希望他能念着这些,给我一些经济上的补偿,哪怕不多,我有年迈的父母,因为他们养老也靠着我啊。

   然而,林瑟冷笑,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宜漓眼神忧郁:“我到底该怎么办?”

  记者后记

可怕的惯性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17年在一起,有过动摇,却仍然不曾分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爱情吗?亲情吗?都不像也都不是,更像是一种惯性下的在一起罢了。

   作为女人,可能有不少人跟我一样,为女主角的现状惊讶、疑惑甚至愤慨。然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她在一开始就栽下了一棵开不了花、结不了果的树,且在日复一日中轮回,画地为牢,不曾离开。

   这真是一种可怕的惯性。岁月,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也能沧桑了女人磨蚀了心境。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