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分 一次次合 我们的爱情终于守得云开

  2013年10月22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竹风(化名)

   ■性别:女

   ■年龄:28岁

   ■学历:高中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10月18日上午

   ■地点:汉阳铜锣湾广场

   他们百转千回终于还是走 到 一起。其间有他表姐的围追堵截,有她闺密的阴谋伎俩,还有他自己的心理失衡……

   听完竹风的故事,喜欢看韩剧的我都惊呆了:看来韩剧编得不算过分呀,我们身边也有韩剧发生呢——

   和他的几次“偶遇”

   在讲我和我老公百转千回的曲折爱情故事之前,不得不先讲一下我的一个闺密桐花(化名),因为一切都是从她那开始的。

   桐花跟我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的那种程度,长得挺漂亮。2008年,她不顾我的劝阻,做了一个已婚的有钱男人的情人。那男人叫沙舟(化名),是广西人,在我们家乡C县投资做生意。县城不大,而沙舟的生意做得很大,我上班的公司与他的一家公司还有业务往来。桐花跟我玩的时候,偶尔会带上沙舟。

   2008年7月的一天,我去沙舟的公司办事,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过来询问我,他就是杰敏(化名)。这是我俩第一次相见。

   过了两三天,我在我公司附近的小商店买东西时,再一次偶遇杰敏,他主动跟我寒暄了几句。又过了几天,我和桐花去K歌时,又一次巧遇杰敏。没想到桐花与杰敏早就认识,因为沙舟是杰敏的表姐夫。

   第二天晚上,杰敏加我为QQ好友,我们聊了很多。他说,其实第一次见我,他就动心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偶遇”都是他精心制造的见面。见他对我如此用心,我心里起了波澜。随后我们恋爱了。几个月之后,我们租房同居。

   表姐的百般阻挠

   同居的每一天都很快乐,我们像小夫妻一样一起买菜做饭,一起跟彼此的朋友们玩,县城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欢乐的足迹。

   半年后,杰敏回家过年了,刚开始每天电话、信息不断,可大年初二一整天都不接电话,我很担心,不停地打,他终于接电话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冷淡,问他怎么了,他只说等年后过来再说。

   终于盼到了正月初七晚上,他很晚才到,告诉了我原因:他表姐知道了我的存在,坚决反对。杰敏的表姐非常器重他,希望他找一个条件好的、能在事业上帮得到他的女孩,一直给他物色对象。他因为跟我恋爱了,以种种理由婉拒,当表姐得知我的存在,强迫他和我分手……

   第二天早上,杰敏回来拿自己的衣物,我流着泪求他再考虑一下,他只是一个劲说“对不起”,还是流着泪走了。可过了三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晚上一见面,他就抱住了我……我们又和好了。

   接着,他表姐亲自约见我,我战战兢兢,看不出她的任何态度。没过多久,杰敏突然被调回广西总公司了,并且对我的态度又变得不冷不热,还经常找茬跟我吵架。有一次吵架,他终于告诉我实情,原来他表姐约见我之后很不喜欢我,而且知道了沙舟有个情人,那情人正是我的闺密桐花。

   表姐给了杰敏两个选择:要么离开公司;要么和我分手,提拔他当分公司总经理,给车,给房。

   我理解杰敏的难处,如果离开表姐的公司,他将一无所有。我痛苦地主动选择分手,离开C县,来到武汉。杰敏也顺利回到C县,当了总经理。我们偶尔通电话,我接电话总是故意笑得很大声,装作很快乐。

   不良闺密的精心设局

   在武汉呆了几个月,同学响铃(化名)介绍我去她所在的D市上班,D市离我家乡C县很近。我前往D市,和响铃合租房子一起住。

   没过多久,突然有一天,杰敏在电话里说他来D市了,想看看我,并说是桐花告诉他我的行踪的。见到杰敏,我大吃一惊,他瘦了很多,很憔悴。他说,这几个月他每天度日如年,始终忘不了我,没日没夜地工作,狂抽烟狂喝酒麻醉自己……那天晚上,我们又在一起了。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秘密情侣。每个周末他从C城来D城,我们跟以前一样,一起逛街,一起买菜做饭,一起看电影,比以前更亲密了。

   也许是因为看到杰敏每次来都开着豪车,响铃打起了杰敏的主意,总是有意无意向我打听杰敏的情况,我不知道她的心思,毫不设防地告诉她我和杰敏的一些事情。几天后,以前C城的一个同事打电话告诉我,说看见我前男友杰敏了,车上坐着一个女孩子,那同事把女孩的身材相貌一形容,我惊呆了:那不就是响铃吗?难怪她套我的话打听杰敏的情况,原来是为了夺人所爱。

   响铃卑鄙地抢我男朋友,我可以理解,可是我深爱的杰敏,为什么也要背叛我呢?我从响铃那搬走了,杰敏不停地给我打电话,我就是不接。

   我差点赌气嫁别人

   这次分手后,我决心彻底放下,立即答应了一个追求我很久的男生,他叫朗温(化名)。我直言不讳地告诉朗温,我还爱着杰敏,心里还没放下。他大度地说没关系,只要我心里有他一席之地他就满足了。

   为了尽快走出被杰敏和响铃双重背叛的阴影,我对朗温说,希望能马上结婚,越快越好。朗温说,房子已经买好了,问我什么时候去拿证。我说一个月后吧。朗温的父母很喜欢我,经常喊我去吃饭,但我爸妈似乎不太认可他。后来,我妈跟我说,其实她知道我并不爱朗温,心里还没放下杰敏,她不希望我仅仅为了赌气而结婚。

   怎么办?怎么办?时间越来越近,我越来越不安。终于只剩一天了,明天要不要去跟朗温去拿结婚证呢?正在我觉得脑袋都快爆了的时候,桐花来电话了,她说要来D城找我玩。与桐花见面时,我傻眼了,杰敏居然也在。杰敏问我为什么突然失踪了,我骂他是混蛋,就算不能给我一个结果,也不该和响铃搞在一起……他一头雾水,连连发誓绝对没有此事。原来,那只是响铃设的一个计,杰敏并没上她的圈套。

   误会解除了,我和杰敏重归于好。第二天一大早,我惭愧地对朗温说,杰敏回来找我了,我们又和好了。他沉默了几分钟,哽咽地说,只要你开心,我没有关系的!如此温暖的好男孩,我却如此愧对他。

   我们终于结婚了

   之后我和杰敏又过起了秘密情侣的生活。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爱情在地下成长,我觉得一辈子这样下去也行。

   但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奇迹。有一天杰敏情绪非常低落地对我说,我们的事情又被他表姐知道了,现在他表姐要把他重新调回广西总公司。晴天霹雳!我不停地哭,哭得撕心裂肺,为我即将彻底逝去的爱情。

   第三天晚上,杰敏给我打电话,要我赶紧打的从D城去C城见他。我想,也许是分手前见最后一面吧。当我赶到时,杰敏带着几个行李箱在等我,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把行李箱搬上了的士。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说,不想收留我啊?天呐,他这是要搬去D城跟我在一起吗?我兴奋得脑袋又快爆了!

   杰敏说,他跟表姐大吵了一架,表姐发了狠话,如果他要继续和我在一起,就离开公司。他选择了和我在一起,车被收回了,工作也没了,现在一无所有。我既为自己高兴,也为杰敏难过,我知道他做这样的选择是很难很难的,表姐对他有恩,培养他这么多年。

   没有了表姐的荫庇,杰敏此后过得很辛苦,工作也不好找,有一段时间,因为巨大的心理落差跑回老家沉迷电子赌博,输了很多钱。但我终于把他找了回来,我们一起挺过了最困难的时光。

   2012年10月10日,我们领了结婚证。今年10月初,我们举办了婚礼。我们的新婚洞房虽然只是武汉某小区的一套租来的房子,但两人都感觉幸福无比。

  记者后记

“刹那哟”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酷爱看韩剧的我,看剧的一个额外收获是学到了一些韩语词汇。韩语的“爱你”一词发音,类似“刹那哟”,很有意思。爱,有时似乎真的是一刹那间的事哟,不然,不会有一见钟情这回事。可是,在一刹那之后呢?要维持、守护那一刹那间产生的爱,需要很长很长时间的坚持,信任,磨难,考验,执着……这样,一刹那的激情,才能变成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真正爱情。

   竹风和杰敏这对恋人,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最终仍然能走到一起,是因为他们爱得执着。之所以百转千回曲曲折折,也是因为在恋爱过程中,他们各自不够自信,不够信任对方,导致“刹那”间的犹豫,阴错阳差地分分合合。

   爱你,就是“刹那哟”,但“刹那”之后,请一定好好坚守!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