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初恋情殇 感谢生命中遇见对的你

  2013年10月24日

   楚天都市报讯 因误会她与前男友分手后,在自暴自弃中,遇到爱她、懂得珍惜她的男人,她充满感激。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颜木(化名)

   ■性别:女

   ■年龄:31岁

   ■学历:本科

   ■职业:理财经理

   ■时间:10月22日

   ■地点:麦当劳二楼

   颜木有着颀长的颈,一张冷静的脸。她像穿着白大褂的实习医生,举着手术刀屏息着给病人解剖,只是这个病人是她自己。

   我的第一次让我认清了他

   我出身在一个军人世家,爷爷解放前入伍,爸爸20岁参军,在部队打拼了20多年,正团职转业。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对军人有天生的崇敬和钦佩,所以长大后,我一直想嫁一个踏实、有责任心、不浮躁的军人。

   大三时,一熟人介绍认识了小田(化名),一个完全符合我想像的男孩。小田1979年出生,从洪湖农村当兵出来,家中独子,有个姐姐在武昌打工。他退伍转业时没有回洪湖农村,而是参加了成人高考,考取了某医科大,学习临床专业。

   他温文尔雅中流露着军人的血性;我家祖籍荆州,他那一口乡音也让我感觉熟悉和亲切……看到小田那一刻,我知道我的爱情来了。

   那时,他在武汉市一家医院实习,所以每次与小田的约会都在医大的图书馆自习室度过,没有花前月下,没有电影,没有烛光晚餐,完全没有任何浪漫。他送我的唯一礼物,是地摊上买的一串玉石手链,我如获珍宝、喜滋滋地戴在手腕……

   这份初恋让我改变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他返校时,我给他送去了全新的铺盖和床垫;在他回家探亲时,我给他的爸妈带去了羊毛围巾、手套和保暖棉毛袜子……我尽可能做一个准媳妇该做的一切,虽然我在武汉生活了20多年,从小习惯被家人宠爱,如众星捧月一样。

   他第一次见我爸妈时很寒酸,只买了十几块钱的水果和十几块钱的洪湖藕粉,我爸妈没嫌弃,对他有礼有节,爸爸还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招待他,因为爸妈了解我,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对这个穷小子动了真感情!

   我一直以为我会嫁给他,可2005年我大四时,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一切。那年疼我的爷爷、舅舅先后因为脑溢血去世,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习和找工作,爸妈没要我回荆州。我一个人留在武汉。

   有天,小田约我去探望他姐姐,他姐不在家。小田就亲自下厨做饭给我吃。那一幕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但当时给我很强烈的温馨和幸福感。那晚,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这是我的初夜,生涩而疼痛……事后,他把我丢在一边,不管不顾倒头就睡,一言不发。傻傻的我看着床单,还奇怪地问:“为什么会没有血?”他闭着眼,不阴不阳地回答:“那谁知道呢?”

   那一刻,他的漠然把我激怒了!我感觉我纯洁无瑕的尊严被践踏了,就如吞下十几只苍蝇那么恶心!我爱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他看上去如此陌生和不堪……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联系,原以为一切都会过去,时间会舔舐伤口。可我忘不了小田,他毕竟是我的初恋,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1个月后,家中电脑坏了,我打电话小田让他帮我搬去维修,修好之后他又帮我把电脑主机搬回了家。在我装好电脑的时候,小田从后面抱住了我,把我压在床上,撕扯开我的衣服,强暴了我……

   上天眷顾我让我遇到“好想谈恋爱”

   之后,我不敢再联系他,觉得他太可怕了!经过多日的以泪洗面,我终下定决心和他分手!

   他没有任何挽留,因为他永远觉得,我活该受罪遭报应!我百口莫辩,我错在哪里了?我在城市里出生长大,跟乡下妹子不一样,从小体育运动那么多,我哪知道何时运动过激,把薄薄的那层膜弄破了呢?他怎肯相信?

   提出分手那一天,我颠覆了自己的矜持——放纵自己到酒吧买醉,当黑夜笼罩大地时,才擦干眼泪回了家。第二天,我无条件地接受家人的相亲,更疯狂地上网聊天,在虚拟世界里寻找安慰,开始自暴自弃,认为自己被最心爱、最信赖的男人误解和抛弃了……

   也许是上天眷顾,不久我遇到了一个网名叫“好想谈恋爱”的男孩。他每天都会在QQ上,默默听我流着泪讲与小田的恩恩怨怨……

   他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虚伪的奉迎,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语言“嗯”、“啊”、“哦”、“真的啊?”、“怎么能这样?”等等表示他在关注,在倾听。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只言片语,每天都陪我到深夜,给我带来莫大的温暖!我好想看看这个男孩真实的模样,他发过来一张很普通很普通,普通得有些傻的生活照,第一感觉没有小田帅,特别是脸上有很明显的婴儿肥,我在QQ上肆意地笑话他,说他有些影响市容,他除了傻傻地笑着,还是傻傻地笑着。

   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主动向“好想谈恋爱”提出了见面的要求。我家在汉口,“好想谈恋爱”的家在武昌,我们初次见面的地点在汉口中山公园,从我打电话给他,到他出现不到30分钟。现实中的他比照片里好看,但脸上还是有点婴儿肥。

   “好想谈恋爱”叫磊枫(化名),是武汉某大学法律系毕业。我高考第一志愿填的就是法律专业,因为分数差了几分,没能如愿,服从调剂进入金融专业,与我最喜欢的法律专业失之交臂。得知磊枫学法律,这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两人越聊越投机。我开始接受他了。

“你是不是觉得太快了?”颜木看着窗外的车流、人流和喧嚣,解释,“说句实在话,那时磊枫只是小田的一个替代品,我只想着越快替代越好,这样才能让我完全忘掉小田。那时只想着忘掉一份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迅速开始另一段感情。”

   他的第一次让我嫁给了他

   和磊枫正式交往了1个月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自己交给他,看他的反应再决定是否继续交往。

   他牵着我的手去了车站,带着我去了洪山一个旅馆。那一晚我真正彻底地认识到什么叫尊重,什么叫爱惜!磊枫是第一次,我有的也只是被强暴的经历和痛苦的回忆,还有恐惧!磊枫小心翼翼地抱着我,不停问“疼不疼”?那一刻我真的有种难言的感动……我们躺在床上聊了好多,聊到动情的地方,我哭了,他也落泪了。磊枫知道我被深爱的男友强暴的事情,他没有怪我的不完整,并希望我能成为他的女朋友,带我去他家,见他的爸妈和亲友!

   那一瞬间,我真的感谢上天的眷顾,感激他这么用心地对待我。

   我和磊枫发展得很迅速,没多久他奶奶去世,我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去送别老人,见了他的爷爷、爸妈、姑妈、叔叔、姨妈、表兄妹等等整个家族,大家对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处理完奶奶的丧事之后,我正式去了他家见了他的父母。他们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里,家境很好。随后磊枫也拎着大包小包拜访我爸妈。提亲、婚宴、蜜月、怀孕、生子、辞职育儿、亲子早教……一切都在顺理成章地进行着。

   时间如白驹过隙,在孩子3岁上幼儿园之后,我重新走上社会,回归我热爱的金融领域,现在事业风生水起,因为我有一个无比尊重我、爱护我的老公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我!

 记者后记

拔掉心里那根刺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颜木说,这份初恋,像一根刺,扎得她时时都会痛,心都会滴血。如果不是不久前,小田托当年的介绍人转达,想请她吃饭,她都不会狠下心,连血带肉地把这根刺连根拔起……因为回忆都是痛,痛到不敢触碰过往。

   如果不是遇到这个好老公,而是遇到其他坏男人,她将会怎样可怜?她说,现在想想都在后怕。“他的请求,我当空气般忽略掉了,当没听见一样。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就错过了,我和他已成陌路。我也不想因为任何男人,来影响我现在的幸福生活。”她如是说。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