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住着前妻 他不敢提结婚

  2013年10月27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喆敏(化名)

   ■性别:女

   ■年龄:25岁

   ■学历:本科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10月25日上午

   ■地点:武昌销品茂二楼

   浪漫之旅遇多金帅男,她芳心悸动,可是恋爱之后他却从不提结婚,而且总是显得神神秘秘……

   喆敏(化名)带着哭腔在电话里说:“我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人,我现在成了所有人的笑料,我恨不得杀了那家伙……”她的表达方式很特别,每一句话都像书面语一样带着主语。我猜测她是那种比较自恋、自我的人。不一会儿,我就见到了她,初步印证了我的猜测。

   浪漫之旅暗生情愫

   我是个大叔控,喜欢成熟一些的男人,我的女友们都嘲讽地说,什么控不控的,你其实是想控大叔的钱。我当然也想找经济条件好一点的男朋友啊,难道她们就发誓要嫁穷小子?但我确实是被跟我同龄的前男友楠刚(化名)整得心有余悸,我实在是怕了像楠刚那样比我还不成熟、总需要我照顾、操心的男孩。

   云来(化名)正是我想要的那种成熟型男人,更让我满意的是,他有着大叔的成熟心智却不是大叔的年龄,他只比我大5岁。

   我和云来是去年春天,在一次户外野营活动中认识的。一路上他对我很关照,帮我背帐篷,放慢速度等我,怕我掉队,我很感动。

   他帮我搭帐篷的时候,我好奇地问,怎么有的女孩没带帐篷,晚上怎么睡觉?他诡秘地一笑说,那些都是等着“混账”的。我不懂什么叫混账,他解释一番后,带着鄙夷的语气说,就是一些不自重的女孩想找艳遇,有的已婚男人守株待兔,就等着这样的女孩子。竟然还有这种事?我是个菜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活动,以前闻所未闻。我既为不自重的女同胞们羞愧,又对云来多了几分好感,就为他那鄙夷的语气。

   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帐篷外一起数星星,隔着帐篷互发短信聊天,很晚很晚还不想睡觉。到最后,我真想把手伸出我的帐篷,再伸进他的帐篷,跟他的手牵在一起。后来他说,那天晚上他也有这个念头,拼命克制才没“伸出黑手”。

   他的种种神秘之处

   野营回来我们就开始了恋爱。跟楠刚比,云来确实大不一样。他对我的娇宠、呵护到了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地步。每天早上给我当闹钟,叫我起床。我刚下楼准备上班,他已开着车在楼下等着了,变魔术般拿出早餐,还天天换花样,今天热干面明天煎饺什么的。后来在我的一再拒绝下,他才答应不再每天早上送我上班。

   但我很快发现一些让我不太满意的地方。他总是显得很神秘:接电话避开我;问他以前的一些感情经历,他也支支吾吾。有一次,被我问烦了,他有点不高兴地说,每个人都有过去,你是要我的过去,还是要我的现在和将来?我虽然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觉得他遮遮掩掩不够磊落。

   还有一点让我很不安的是:他从不带我见他的任何朋友、同学、同事,仅限于跟那个驴友群里的人玩,更别说过周末让我去他家吃饭、见他父母之类的话,就连他在哪里上班、家住哪里我都不知道。而我呢,对他是完全开放的,带他跟我的小姐妹们吃饭,看电影。

   但有一点倒是让我欣慰——在我的小姐妹们面前,他很舍得花钱,给我挣足了面子。看电影前还经常请大家吃很贵的冰淇淋,小姐妹们都对他印象好极了,羡慕我找了一个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都问什么时候结婚。

   提到结婚,我就心虚。因为云来的话题从没往结婚的方向走过。今年春节前,我盼着他说,但等来等去他就是不说,等到快除夕了,我只好主动说,“过年你来我家见见我父母吧,我也不小了,谈了男朋友总该让家里人见见。”他推说要加班,搪塞过去了。

   为这件事我很不高兴,跟他闹别扭,过年那几天都没理他,他也跛子拜年就地一歪不找我了。直到初八上班后,他才又恢复以前的那种殷勤劲。

   后来有一天,我无意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女孩稀里糊涂“被小三”。我警觉起来,难道云来结婚了,有老婆?但怎么看也不像有老婆的人啊,有老婆哪会那自由,总是随叫随到?而且在我面前花钱也很随意。在我看来,看一个男人是否结婚,从他支配金钱和时间的自由度上大致可看出来。

   在一次亲热之后,我趁云来心情好,以开玩笑的口吻问他,你不会是结了婚有老婆的人吧,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他笑了一下说,你看我像是有家室拖累的人吗?有老婆还能全天候给你当司机?这事就在一说一笑之间糊弄过去了。

   前男友帮忙查出真相

   我还是不放心,想找个人商量一下,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跟小姐妹们说吧,不行,那会被她们笑死。跟父母?更不能说,那会被他们骂死。想来想去,最后能想到的最合适的人竟是楠刚。

   我问:“你跟前男友还一直有联系?”喆敏说:“我们属于好说好散,也不是因为谁劈腿分的手,所以分手之后一直还当朋友,偶尔会有QQ、微信联络、互动。

   那天,我在QQ上跟楠刚讲了一下我和云来的事,说了我的疑虑。楠刚不等我讲完,马上激动地说,我就担心你被人骗,果然遇到骗子了。我不承认云来是骗子,说他骗我什么呢?他从没花过我的钱,对我殷勤备至。楠刚说,骗色呀。我不好意思地说,色他也没骗过,我们都没发生过那种关系。我出于在前男友面前害羞撒了谎,我跟云来发生了关系,只是次数很少,他在我面前从没表现得猴急猴急的,他总是很绅士,很尊重我。他说,最浓的爱情之酒还是留到最后再喝。说这话的时候,他都只说“最后”,也没提结婚。这正是让我最不安的地方。

   单纯的楠刚相信了我的话,他说,既不是骗财,又不是骗色,那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要不要我帮你查查?这正是我等他主动说的一句话,因为楠刚的工作性质有这个便利。我虽然不知道云来的身份证号码,但他给了我一张信用卡说要花钱就刷,我很自觉,刷的很少。那是一张副卡,主卡在他手上。就凭这张信用卡,楠刚查到了云来的个人信息。如此利用自己的前男友,我觉得过意不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

   楠刚调查的结果让我伤心羞愧得只想死——云来虽然不是有妇之夫,却是离婚男人,而且还有个儿子。更要命的是,他前妻还住在他家里,所谓离婚不离家。

   我质问云来,究竟为什么骗我?他理直气壮地说,我怎么骗你了,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是未婚?我只说我是单身!他还指责我爱慕虚荣,只喜欢他的钱,却不能接受他有过婚史。我气愤地说,这仅仅是有婚史?家里分明还有个老婆呀,难道你把我娶回去当小老婆?

   他让我耐心等,说他绝不会复婚的,前妻迟早会想通了自己搬出去。

   现在,我们已经冷战两个多月了,我想分手,又有些舍不得。除了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向我隐瞒,云来其他方面都对我挺好。

  记者后记

你是谁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向然

   恋爱的时候,不一定什么事都要向恋人交待得清清楚楚,但基本的、关键的信息总该透明吧?

   如果你连对方是谁,他有什么样的家人和朋友都不清楚,这样一个毫无参照系的人,怎敢贸然跟他牵手走进婚姻?何况,这个故事里的云来,还从没向喆敏提过“结婚”二字。

   喆敏的恋爱是毫无安全感的。她说,我现在每天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他前妻哪天来找我理论,虽然他们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人家毕竟是孩子妈呀,还像一家人住在一起。

   云来向喆敏隐瞒关键信息,是不负责任的。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是应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有安全感的,这比给她信用卡更重要。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