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波折走到一起 爱情似乎渐渐变淡了

  2013年10月26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言飘(化名)

    ■性别:女

    ■年龄:32岁

    ■学历:高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0月23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2楼

    他们结束了各自名存实亡的婚姻,走到一起。可他们现在又觉得疲惫、烦累……

    言飘(化名)对每件事的描述非常详细,让人感觉,过去像一块石头,压在她心上不曾挪开。正如她紧锁的眉头。

    家庭矛盾笼罩的婚姻

    漆黑的夜里,时钟的嘀嗒声格外响亮。嘀嗒嘀嗒,每一声都让我充满担忧、寂寞、恐慌……只因为,牧原(化名)不在家,打牌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特别讨厌牧原打牌。起初因为顾忌我,他隔三岔五出去打一回。现在早就夜夜笙歌,乐不思蜀了。仿佛浑然忘了我这个新婚不久的妻子眼巴巴在家等他。

    我跟牧原是再婚夫妻,结婚才半年,激情就那么快消失了吗?他那么快就不爱我了吗?

    说到爱,我跟曾是中学同学的前夫风胜(化名)走到一起,似乎却只是适婚年纪的“完成任务”。且从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裹挟在双方父母的矛盾之中,风雨飘摇。

    刚结婚我们住在我娘家,吃喝都是我父母的。风胜家经济条件不好,我父母瞧不起他,经常在我面前说风胜的不是,让我夹在中间很为难。公婆家是种地的,家里不缺大米和油,但婆婆却担心我拿米油回娘家。父亲于是对我和风胜更加不满。在一次争执中,我父亲出手打了正在我家的婆婆……

    我们无法再在父母家住下去,只好搬出去借住亲戚家。

    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我跟风胜带着儿子租房住了两年。这时进入2004年,家乡J市的房子还不太贵,我跟风胜一咬牙,分期付款买了一套顶层的小房子,简单装修后就搬了进去。因为买房公婆给我们出了钱,我父母从此就不踏入我们的家门。

    眼见风胜和他父母与我父母的矛盾白热化,我提出离婚,风胜不同意。我们本来就不多的感情,似乎就在那几年中消失殆尽。我们开始分房睡,我跟儿子睡一间房。离婚的事就拖着。

    2008年,风胜想买车去广州做工程,我们各自找两边亲戚借了好几万。老公走后,我连给儿子上幼儿园的钱都没有,只好外出打工。每天早上我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儿子放学了,就托老师把他送到我上班的地方。这样做了半年,我又来到武汉打工。为了能看儿子,我把每周一天的休息日凑在一起。每次回去,儿子都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不让我再走。年底,我辞工回到儿子身边。

    忙碌的风胜却一直无法回来。2009年春节,我只好带着儿子去广州跟他团聚,住了半个月。这一年,风胜挣了一点钱,把他借亲戚的钱先还了。我这一年留在家里照顾儿子。

    那两年,虽然风胜远在广州,但我父母跟他父母之间的矛盾一直没停过。我不敢带儿子回娘家,害怕父母唠叨。而这些烦恼又不便跟风胜说。说实话,我内心苦不堪言。

    2010年夏天,离家两三年的风胜终于回到家里。儿子对他很陌生,我对他更陌生。常言说小别胜新婚,但我们仍然分房而居。

    再次见面爱情萌芽

    不久,风胜出主意说,把父母家临街的地方腾出来做生意。我父亲同意了。

    因为人手不够,风胜把他父母叫过来帮忙。没想到,这把我们双方父母的矛盾推到了极点。他们越吵越凶,越闹越大,大到最后无法收场。而我跟老公的婚姻,终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牧原就在此时出现。几年前,我们就认识,偶尔在一起喝茶聊天,互相倾诉一下彼此家庭的矛盾和各自的苦恼。他跟妻子也长期失和,一直想要离婚。我们像知己一般,惺惺相惜。但后来我去武汉上班,彼此就断了联系。

    2012年夏天,我们在街头偶遇。我告诉他,我晚上经常和朋友带孩子去公园玩。说来也巧,当晚就在公园又遇到了他。

    这一次,我发现自己有了心跳的感觉。也许,这种感觉以前就有,但没有合适的土壤,没有发芽。牧原后来也说,他早就对我有好感,只是压抑着。

    再次见面,再次倾诉着仍然没变的烦恼,两颗心,就这样靠近了。尤其是我,看到他这多年来都没有忘记我,无限感慨又感动。

    几个月里,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越来越深。我再次向风胜提出,结束我们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我只要儿子,愿意净身出户,风胜思考一番后终于同意了,跟我协议离婚。

    我离婚的当天晚上,牧原便买了结婚戒指送给我,还说一定离婚娶我。我百感交集。

    新生活不是我所想像的

    但牧原跟前妻的离婚过程,一波三折。

    先是风胜知道了牧原,便带着人找到他上班的地方威胁他,要他离开我。牧原坚持要跟我在一起,不管后来风胜如何扬言要报复他,他都没有退缩。

    而后风胜又挑唆牧原的前妻。牧原前妻跑到我家门口骂我,威胁牧原小心丢了工作……原来,牧原的工作是他前妻通过关系把他从乡里调到市里的。但牧原去意已决,后来还从家里搬了出来。

    一边是风胜的围追堵截,一边是牧原前妻的闹腾,牧原那段时间迅速消瘦。我哭了,让他不要离婚了。我不想让他放弃自己的工作和房子,我不值得他这样做。牧原也哭了,摸着我的头说:“傻瓜,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放弃所有,只要你不嫌弃我一无所有。

    此后,经历了不少困难和波折,牧原甚至吃了不少苦头,他前妻终于选择放手。

    我和牧原,走过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一起。我以为甜蜜的生活从此就会扬帆启航,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生活不是我所想像的。

    我经常为牧原打牌而跟他吵架。说得多了,他就嫌我无理取闹,不讲道理。最让我感到有巨大落差的是,他对我越来越冷淡。

    以前,他对我无微不至,万般体贴。他上班的地方不远,清晨他就会买好早点给我送过来,看着我吃完他再去上班。我的头发从没自己洗过,都是他中午下班回来给我洗,衣服也是他洗。如果中午回来了,看我菜还没炒好,他就陪着我在厨房一起炒。看到我眉头紧锁,他会很有耐心问我、安慰……

    可是现在,寂静的夜里,不知道他人在何方?

  记者后记

小心重样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有调侃婚姻的段子说,男人把情人变成妻子后,结果发现妻子跟前妻没有两样。同理,女人何尝也不是这样?

    陶醉在爱河中的男女,充满激情、充满期待、充满幻想。同时,都跟参加才艺大赛似的,男人拼了命秀自己的呵护备至、成熟伟岸,女人可着劲秀自己的善解人意、柔情似水。可是,结了婚,关了门,穿上睡衣,一切复原。他继续陪朋友喝酒打牌到天明,她不再温柔可人而是河东狮吼……何况再婚的人儿,他(她)多半还是那个他(她)。

    其实不管是初婚还是再婚,对婚姻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再婚,就像常言说“儿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别人的夫和妻,想嫁想娶,都要小心重样哦。已经嫁了娶了,就要注意调整心态,更加理性,学会经营婚姻。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