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痴痴傻傻拼尽全力 奈何徒剩一场镜花与水月

  2013年10月30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芹锦(化名)

   ■性别:女

   ■年龄:22岁

   ■学历:专科

   ■职业:行政人员

   ■时间:10月25日

   ■地点:武昌徐东麦当劳

   他对她百般体贴呵护,却又不停地跟旁人暧昧。她明明知道放弃是最正确的选择,却曾经欲罢不能……

   90后的芹锦(化名)青春逼人,再加上黑亮的大眼、光洁的皮肤和如瀑的黑发,真是年轻得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遇见,是我生命之中的劫

   季斌(化名)出现的时机刚刚好。那一年,我20岁,为了工作离开武汉去了遥远的青岛。那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带着对海滨城市的向往,和些许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下了飞机。

   我和其他同事一起住集体宿舍,每天接受公司培训,下班后偶尔聚餐,生活节奏简单而有规律。在我适应并开始享受这种生活状态的时候,相邻部门调来一个新的主管,就是季斌。

   他大我10岁,吸引我的不仅是高大帅气的外表,还有他成熟稳重,会照顾人的性格。对了,他天生面相嫩,一点也看不出像大我10岁的人。

   刚开始,我对他并没有十分在意,他因为和我部门的一个老师傅关系很好,经常往我部门跑。他说我活泼可爱性格好,加我的QQ主动和我聊天,有时下班后还会约我一起回宿舍。

   但那时我有一个正在发展的对象,我的部门主管也挺喜欢他,加上年龄差距等等一系列原因,他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大哥哥,我没有把他的示好放在心里。

   有次单位聚会,大家聊天,他幽默风趣的谈吐在一群人中间显得光彩夺目。不会喝酒的他,小酌了几杯,后来他望向我,那迷离的眼神,犹如漆黑夜里的点点繁星闪烁的光芒,瞬间夺去了我的呼吸。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都睡了,季斌忽然给我打电话,听声音好像是喝醉了。他说喜欢我,但由于年龄差距,只能把我当妹妹疼爱。

   拥抱,是我无力抗拒的情

   那通电话后,我对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了。

   季斌对我的好愈发明显。有次给我买了小礼物,还让我第二天早上喊他一起上班,表现得十分暧昧。同事们都知道了,我忽然觉得好尴尬。

   季斌不管不顾,仍坚持对我好。每天早上都给我带早餐,到冬天了给我买保温杯。我一个人离家几个月,挺想念家人的,他安慰我,陪伴我。我吃不习惯青岛的食物,他给我买老干妈,让我觉得有家乡的味道。尤其是后来,有一批同事先离开培训地点去别的地方上岗,这里愈发冷清,季斌不仅陪我,还主动来我部门帮我做事。

   虽然走的时候,姐妹们都提醒我注意季斌,不要让自己陷得太深,我嘴上说着要她们放心,然而我还是太单纯了,对这种外表出众又对我温柔体贴的男人,根本没有抵抗力。

   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事在外面玩,他问我在哪,要过来陪我。我说了地点,等了他好久还不来,问他到哪里了,他发来短信说“我的心到了”。就是这样简单的情话,也让我甜在心头。

   后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回宿舍,到门口的时候,季斌说要带我出去玩,并保证一会就送我回来,我答应了。

   没想到季斌把我带到了一家宾馆,看到里面的双人床,我当时就懵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季斌看出我的担忧,笑着说,没关系,我们各睡各的,我才稍稍放松一点。

   结果那一晚,我们还是突破了防线。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他了。

   苦恋,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虽然私底下我们就像情侣一样,但季斌还是对外宣称我是他的妹妹。可我们之间的小互动和小暧昧,同事们早就已经看出来了。

   半年后,我终于回到武汉,季斌和我一起调过来的。我好开心,迫不及待地把他介绍给我的亲朋好友,跟大家讲他在青岛时有多么多么照顾我。怕他一个人在武汉孤单寂寞,我一有时间就去找他,还带他吃烧烤逛江滩。我变得十分黏他。

   可是,我慢慢发现季斌的感情生活要比我想象的复杂得多。

   在青岛时,他曾跟我讲过他有过一段婚姻,他家人不喜欢他的前妻,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两人只是领了证,后来女方出轨就离了婚。我想这件事都过去了,没放在心上。

   真正让我伤心的是我翻看他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和我好友的暧昧短信,甚至两人还上过床。这于我简直是不能想象的打击,我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为什么,他竟然拿我当妹妹作为借口敷衍我。我伤心欲绝,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找他。

   可是我心软,后来又跟他和好了,待他也比从前更加好。这时,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上海妹妹晴子(化名)。

   晴子和季斌的表妹一起来武汉玩。我和他一起去接的机,到宾馆订房间时,我发现他和晴子住一间。我傻掉了,完全没想到他竟会这样伤害我。季斌送我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止不住地哭,坚持要下车。凌晨,我一个人在三环上走着,凉透了心。

   最后是季斌让他表妹来接的我,自己留下和晴子呆在一起。我无法回想那一晚我是怎么度过的。

   第二天是我生日,季斌买了一块手表哄我,向我道歉,我又原谅了他。我恨自己无用,为什么总对他心软,为什么面对他一再触碰我的底线,我能一再容忍。

   放弃,是我终于迈过的坎

   我们不清不白的关系又持续了半年。他对我一如既往地好,我和家人也把他当亲人一样对待。但他就是绝口不提和我确立关系,我终于累了,让他找一个女人结婚。

   他果然马上在老家找了一个女朋友,但谈了没多久就分了。他又回过头来找我,在我的闹腾下,答应和我正式交往。

   夏天来了,他们部门新招了一个女生小安(化名)。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小安最后成为了他的新娘。

   秋天,我辞职了。除了想有更大的发展,更主要的是跟季斌成天在一起太累,我想用离开来试探他对我真正的态度。

   不久,季斌说要出去旅游,我想一起去他却不愿意,说他一个人想静一下。没过两天,我却在他表妹的朋友圈里发现了他和小安的合影。我打电话过去大骂。季斌回来后,承认了他们的关系,跟我提出了分手,并说小安才是合适他的老婆人选。

   就在他跟小安火速发展期间,我无意间又发现,他的前前女友为他生了一个孩子,有几岁了,季斌却没想过负责。相反,他百般求我不要跟小安说。

   折腾这么久,我终于决定放弃。这段消耗了我太多心力的感情,没想到最后带给我的还是伤害。妈妈看到我每天魂不守舍,给我安排了相亲。为了忘记季斌,我开始了新的生活。

   一年快过去了,我现在和男友感情稳定。我也长大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黏人,不再傻傻地无所保留地付出。虽然还是会偶尔想起季斌对我的好,但我明白,他只是一段过去时的存在。这段让我亦苦亦甜的时光,无奈吗?遗憾吗?留恋吗?那又如何,在经历过伤痛后,唯有珍惜和憧憬能支撑我勇敢地抬头,更用力地紧握住自己的未来。

 记者后记

可不可以不爱人渣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果真如此?

   知道他情史混乱、劣迹斑斑,知道他跟自己亲热时还跟别人暧昧,却欲罢不能。也许无法解释其中的奥妙,但有电影台词和流行语录总结道破:谁年轻时没有爱过一个人渣。

   但,这句话听似潇洒坦然,细究起来,却有隐隐的伤痛、薄凉与余恨,耐人寻味,引人深思,令人叹惋。

   可不可以不爱人渣?可不可以不走弯路?可不可以不让青春被灰暗过一阵?

   看别人的故事,走自己的路。希望对女孩们有所触动。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