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昔日的爱人 不安如今的过错

  2013年11月2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炜尼(化名)

   ■性别:男

   ■年龄:36岁

   ■学历:大学本科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10月28日下午

   ■地点:武昌翠柳街

   只恨相见晚,相爱却不能相拥。他带着不甘与遗憾结了婚,随后她也嫁给他的哥们。两人以朋友身份平静相处多年,不料现在风云再起……

   遇见她时我已有女友

   前几天我跟萝安(化名)又约会了一次。我们俩都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其实说这话时我们都底气不足,因为之前我们也无数次地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当初选择了跟萝安结婚,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痛苦纠结了。

   8年前,认识萝安的时候,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就是我现在的妻子景枝(化名)。那时候,景枝跟我在一起好几年了,我父母也早已把她当儿媳看待。之所以没去办结婚手续,是因为我一直下不了决心,景枝很强势,像个妈一样什么都管,什么都干涉。

   我跟萝安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至今记得。那天,经理把萝安带到我面前说,这是新来的同事,3个月见习期就由你带着她。没等我张口说话,萝安就乖巧地对我鞠躬拱手行“师徒礼”,把我们都逗笑了。

   萝安虽然只比我小四五岁,但看着她那瘦弱单薄的身子,加上我们的师徒关系,我笃定地把自己划入了她的叔叔辈,压根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跨过师徒关系。

   萝安3个月见习期满后,要分到别的部门。这时我们竟然有了一种难舍难分的感觉。那天,她说要请我吃饭,喝谢师酒。我预感到或许会发生点什么,既有些向往,又有些忐忑不安。

   果然,那天晚上,我们越线了。说不上是谁主动,一切似乎水到渠成般自然。之前我跟萝安说过我有女朋友,但她不知道景枝是住在我家里。发生那件事后,我愧疚地对她说,怎么办,我女朋友在我家住了几年了,分手可能不是那么容易。萝安反而安慰我说:“没关系,顺其自然吧。”意思是,她绝不会逼我,这让我更愧疚了。

   爱她终究没能娶她

   从此,我和萝安做起了秘密情侣。我们的关系是绝对不能见光的。因为景枝经常来我公司找我,甚至大大咧咧地自称是我老婆。因此同事们都知道我有女朋友,也有人以为我结婚了。

   我开始了痛苦而尴尬的脚踏两只船的日子。萝安是与景枝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她温柔至极,体贴至极。我们在她租住的小屋约会时,她甚至帮我刮胡子、洗脚。

   为了跟萝安约会,我只能一次又一次以加班、陪客户为由向景枝撒谎。景枝半信半疑,责怪我不陪她,脾气变得比以前更坏了,经常跟我吵闹。有一次,我爸实在忍不住了,对正在吵架的我们吼道:“你们又不结婚,老这样吵来吵去,不如分手算了。”我爸说出了我想说不敢说的话。没想到景枝的反应异常强烈,她说:“想把我踢出去,没门!就是分手,也要先结了再离,哪怕头天结第二天就离。我这样不明不白地出去,怎么跟家人、亲戚朋友交待?”

   我向父母坦白了跟萝安的关系,请求他们帮我做景枝的工作,把景枝请出去。我爸说一切随我,但我妈坚决不同意我选萝安弃景枝。因为,景枝的“硬件”条件远远强过萝安——景枝本科毕业,家在当地,是独生女,家里做生意,经济状况很好;萝安只是中专毕业,家在农村,她还是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我妈说,你想跟农村姑娘结婚,我可不想跟农村的穷亲家来往。

   我妈那一关过不了,我只好直截了当地跟景枝说,我爱上了别的女孩,希望她成全我。我愿意从经济上补偿她的“青春损失”。我想,如果景枝主动说分手,那我妈也留不住了。没想到景枝说,你赔多少钱我都不答应,她甚至问都不想问,我爱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我痛苦地向萝安提出分手。

   29岁那年,我与景枝结婚了。结婚的前一天,我跟萝安约会了,我们俩人抱头痛哭。我除了说“对不起”,再说不出别的话来。她说她已找好新的工作,以后不会在我眼前晃,以免两人在公司经常见到,徒生悲伤。

   多年后重温鸳梦心忐忑

   萝安果然很快就辞职走了。从此她变成了我的思念与牵挂,我们偶尔在QQ上聊聊。

   我与景枝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偶尔与她吵了架、不开心的时候,我就去萝安那里寻找安慰。她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我越来越后悔当初没有勇气选择她,对她的愧疚也越来越深。她一直没找男朋友,这让我更愧疚。

   我总是对萝安说,你快找个男朋友结婚吧,这样我才放心。她总是开玩笑地说,那你给我介绍一个,我要跟你一样好的。

   后来,我真给她介绍了男朋友,是我的哥们泉晧(化名)。

   我很诧异:“你这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炜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啊,确实有点。但我当时是这样的想法:泉皓是我知根知底的哥们,把萝安交给他,我放心。另外,我还有个私心,萝安如果跟泉皓结了婚,我或许还能以很自然的方式经常见到萝安。”

   萝安听我的话,跟泉晧交往了,半年多后他们就结婚了。结婚前,萝安跟我达成共识,从此以后我们变成普通朋友关系。

   我参加了萝安和泉皓的婚礼,穿着婚纱、化着新娘妆的萝安,好像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远远地望着她,我心中无限感慨,无限悲伤,还有无限祝福。

   泉皓婚后经常晒幸福,夸萝安如何如何好,说感谢我给他找了个好老婆。他说得我既愧疚又伤心。

   这么多年,我和萝安偶尔见面,都是有泉皓在场的情况下见面的。我们像老朋友一样自然。我们谁都没想过会重新回到过去的那种关系,因为泉皓是我的好哥们。

   但没想过的事,还是发生了。去年的一天,萝安找我哭诉,说泉皓有了外遇。她哭得那么伤心,我比她更伤心。我想劝劝泉皓,甚至想责问他,但因为心虚又怕他怀疑我和萝安的关系。

   我只能安慰萝安。安慰的结果就是,我们俩又变回了以前那种关系,并一发不可收。我们甚至想过各自离婚重新在一起。可是,商量来商量去的结果是:不行,两家都有了孩子,破旧立新的工程太大了。我还有一个顾虑就是,如果离婚再结婚,我从媒人变成萝安的丈夫,那泉皓会怎么想?

   我和萝安就在这种痛苦的纠结中,一次次约会又一次次发誓罢手。这种非正常关系像一颗定时炸弹,我们都担心它随时会引爆。

  记者后记

莫伤及无辜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想娶没娶,想嫁没嫁,与相爱的人错失交臂,这种遗憾很常见。

   想离不敢离,内心有对生活的敬畏:有家人,有孩子,有责任。

   那就按下心中的悸动,让一切回复常态。人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带着遗憾生活,也是人生的常态,没有什么大不了。

   炜尼和萝安,还是尽快拆除那颗定时炸弹吧,以免伤及无辜。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