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恋 一场无言的结局

  2013年11月8日

  楚天都市报讯 她离婚有孩子,他未婚单身。他热烈追求她,她答应了。他们有未来吗?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迪可(化名)

   ■性别:女

   ■年龄:32岁

   ■学历:中专

   ■职业:职员

   ■时间:11月1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茶座

   迪可娇小玲珑,还长着一张娃娃脸。“唉,就是这张娃娃脸害了我。”她自嘲着,开始诉说自己的苦闷。

   突然心动了

   在认识柏峰(化名)前,我有一段只维持了几年的婚姻。

   我跟前夫离婚是因为他酒后爱动手打人,打得人不敢进家门,铁了心想离开。离婚过程很曲折、辛苦,但总算是离了。我本想就这样带着年幼的女儿平淡地过,但没想到后来的一段感情也让我痛不欲生。

   我个不高,娃娃脸,外向,看起来比同龄人小,所以会有这样的一次姐弟恋。其实,我从没想过姐弟恋,而且是离婚女跟未婚小伙子的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向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

   柏峰比我小4岁,老家都在一个镇上。2010年底,我们在小镇的一次朋友饭局中认识。以为他比我大,加了QQ当晚聊天才知道他比我小,我就没怎么理他。

   直到2011年4月的一天,柏峰又打电话给我,说他马上到市里,请我吃饭,还有他的两个同学。我想着回绝了好几次,有点不好意思,就答应了。

   吃完饭4个人一起逛街。在一家饰品店里,柏峰挑了一个情侣手机链,硬要挂一个我手机上。晚上聊天,我告诉他,手机链我不要,或者给他一半的钱。

   他说,你挂了就是同意跟我交往了,下次见面要在手机上啊。我说你神经呀,我比你大,不可能。再后来,柏峰仍然说要追我。我就直说,我离过婚,有个女儿。

   这下他总该望而却步吧。可第二天,他像没事一样照常对我说,要我做他女朋友。还说,我的那些情况都不是问题。

   我突然就有点心动了。

   两次闹分手

   我离异有孩子的身份,注定让这段姐弟恋充满曲折。这个我有心理准备。

   我们交往3个月后,柏峰提出见家长。我带他见了我妈妈,妈妈背地里摇头说,这事不靠谱。但那时我一头栽了进去,不以为然。果真,我要见柏峰父母,却一直没有成行。听说他爸狠狠骂了他。

   我们第一次闹了别扭,吵了架,他提出分手。一个星期后,柏峰晚上打电话给我,说他病了,放不下我,很想我,等等。

   我的心一软,就跟他和好了。但自此柏峰跟我交往不再光明正大、理直气壮了。原因是他家人反对,还阻拦他到市里来看我。

   我好伤心,想分分不开,想在一起,他似乎又没那个勇气。最后我说,反正我暂时也不想结婚,我们就好好过到年底吧。因为柏峰下半年的工作很轻闲,我便从家里搬出来跟他一起同居。那段日子过得很甜蜜。

   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年底到了,柏峰说家人在安排他相亲。也许是他没看上什么人吧,跟我也一直没有断掉联系。

   2012年初,柏峰没有跟我打招呼,就人间蒸发了。我们在电话里吵得彼此都烦躁,两人第二次分手。

   我相信,柏峰最初找我,是奔着结婚来的。但我恨他软弱,不能为自己的感情做主,我把他的QQ、电话全都删光了。

   爱似曾回来

   然而,我嘴上说忘掉柏峰,但他的一句QQ签名都能让我思想动摇。就像柏峰总结的,不管我们多久不联系,只要一联系,感情就又回来了。

   三四个月后,柏峰有一天在QQ上问我过得好不好,说他无法忘记我。我守了好长时间的防线,顿时失陷。我明知道这期间他相过许多次亲,明知道我们可能还是没有结果。可我心里还是装着柏峰。有一天,他说想为曾经的软弱弥补我,问我能不能跟他私奔,我当时就答应了。

   这时是2012年夏天了,柏峰暂时被调到武汉。于是,我们又开始了异地恋。我一有空就去武汉,和柏峰一起逛江汉路,坐刚刚开通的地铁,吃武汉的各种小吃……一切似乎都那么令人陶醉。分开后,我们就像刚恋爱时那样,拼命煲电话。一个亲情号根本就不够打,每个月免费的1000分钟,两天就没有了。我就再买了一个号,开通2个亲情号继续打。

   在电话里,柏峰总对我说,明年将带我去哪儿,我们将住哪儿,不管是海边还是高山,都将留下我们足迹……描述的内容,让我无限向往,充满期待。

   转眼到了2013年。农历腊月小年,柏峰回到家,见了我一面。除夕夜,我在QQ上跟他聊开年的打算,他却说还不知道,有可能回来上班,不出去了。我疑惑地问他,之前所说的一切一切,都是假话吗?他这才坦白,家里在逼他结婚。

   开年后,我们第三次不欢而散。我恨自己在这段感情上无法自拔,又恨他总在我准备放下的时候来招惹我。

   希望终幻灭

   柏峰终于相亲成功了,未婚妻在深圳,是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未婚女。跟周围大多年轻人的相亲一样,见过面,同意就定下来,然后各人做各人的事,年底再摆酒结婚。

   我得知了,先有点吃惊,后也觉得在意料之中。

   中秋节之后的一天,柏峰的未婚妻回家,通过手机发现了我的存在。因为我和柏峰仍然像过去一样爱煲电话粥。那个女孩跟我打电话,我一看来电显示是深圳区号,便没有接。没多久,我就接到柏峰父亲的电话。他说,你跟柏峰是同学关系我知道,但我儿媳妇爱多疑,你们暂时不要再联系,等结了婚,你们同学再正常交往,好吗?

   我明白这个电话的含义,我跟柏峰的缘分这一次真的到头了。

   就在我十分怅然但已决定把这段感情放下的时候,柏峰又出现了。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我又陷了进去。

   柏峰说他想退婚,想见我。那天我们又聊得很多,情意绵绵,难舍难分。末了,我问他,如果你家人同意我,你会不会跟我结婚呢?他一口应承说“当然会”,还说他到女孩家商谈后,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退婚的结果。

   我又一次信了柏峰。几天后,我兴冲冲地在QQ上问他结果如何,他说还在商量,再聊,然后头像就灰了。

   这一灰,仿佛就是一个世纪,漫长得让我痛不欲生。他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短信和QQ留言。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便亲自跑到柏峰家问他退婚的情况。他妈妈大为惊讶,说没有这回事呀,柏峰只是去女孩家解释说跟你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又是老乡,而且以前还是邻居,所以打电话频繁点……

   我感觉天旋地转,不知道是怎样走出柏峰的家。这半个月来,我一直在等柏峰主动跟我打电话,跟我解释,但我一直没有等到。

   难道,在爱情的世界里,男人真的没有女人勇敢?可他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一次一次重燃希望,一次一次又希望破灭。

  记者后记

他不是你的菜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姐弟恋,甚至姐有婚史、弟一张白纸,这些并不是绝对不行,但要看是谁跟谁。在我看来,迪可跟柏峰,是断然不行的。因为柏峰这个弟不够勇敢,也不够有担当;而迪可呢,也没有足够的包容心和耐心、足够有魄力拿下这局面。

   所以,迪可也不必有什么遗憾,柏峰注定不是你的菜,你吃不着。结过婚,离过婚,又经历过这么一场分分合合的姐弟恋,这样的历练,会让你成熟起来。寻找一份属于你的爱情,找到那个适合你的男人吧。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