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再婚闯过儿女难关 琴瑟和谐迎来夕阳满天

  2013年11月10日

  楚天都市报讯 她嫁过来的时候,继女是青春期的叛逆女,赌气辍学,外出打工,感情受挫……

   一步步走来,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变得比亲母女还亲。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棉花(化名)

   ■性别:女

   ■年龄:58岁

   ■学历:初中

   ■职业:退休工人

   ■时间:11月8日上午

   ■地点:汉口某医院内花坛

   棉花(化名)在电话里说她是河南人,女儿在医院住院,她过来照料。因女儿在病房里偶然看到一张旧的楚天都市报,正是《情感讲述》那一版,非要她找记者讲讲她们母女俩的故事。

   见到棉花,就是正常五六十岁的样子。我问她女儿多大年纪,得了什么病,她说女儿40岁。我一惊:“您18岁就生孩子啊?”她坦然地笑着说:“我是她后妈。”

   叛逆的女儿

   我嫁给老公雪松(化名)的那年,35岁,女儿青枣(化名)17岁,上高一,正是青春期叛逆的时候,在我和她爸结婚这件事上自然拼命反对,当时也曾闹死闹活过。我是带着13岁的儿子嫁进来的,青枣对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弟弟更是看不顺眼,认为平白无故多出一个人要跟她分享父爱。

   姐弟俩在同一个学校上学,一个在高中部一个在初中部。经常有调皮的学生故意跟青枣说,恭喜你有了个弟弟呀。这让她更窝火。为此,她坚决要退学。雪松自己也是一名老师,他竟然同意了。我当然强烈反对,一是不能让孩子辍学,二是我也怕背上坏名声,我一嫁进来,女儿就退学,在乡亲们眼里我不成了恶毒的后妈?

   可无论我多么坚持,青枣就是不肯再去上学。为此,我还跟雪松吵了一架。雪松劝我说,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青枣了,以她的成绩,高考是绝对考不上任何大学的,以她的脾气,高考落榜之后多半会闹出自杀之类的极端举动,到那个地步,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逼得女儿自杀,在外人眼里可不真成了恶毒的后妈?

   青枣就这样辍学了。我去学校给她收拾行李的时候还想做最后的努力,我流着眼泪劝她:“女儿啊,你还是读完高中吧,不管将来考不考得上大学,书多读点总有好处。”她没好气地说:“谁是你女儿?就让你儿子好好读书,将来给你们光宗耀祖吧,他不是都改了姓,跟我爸姓了吗?”

   讲到这里,棉花擦起了眼泪。我插问道:“你和雪松再婚前的情况可以讲讲吗?你们都是离婚的?”棉花说:“我儿子的亲生父亲在交通事故中死了,雪松是离婚的,我和雪松及他前妻都在同一个镇上,所以,青枣听一些不明真相、不怀好意的人唆使,总认为是我这个寡妇‘勾引’了她爸,才导致她父母离婚的。事实是,雪松和前妻离婚是因前妻有了婚外情。但当时青枣还小,我和雪松都不想跟她解释,我们都希望她对她母亲有个好印象。这事还是前几年青枣的亲妈亲自告诉青枣的。”

   “厉害”的母亲

   青枣退学后,要跟着别人去南方打工,当时我坚决反对她跑太远,我说要打工就在家附近打,这样也好有个照应。但青枣说出来的话像砖头,能砸死人:“我不想看见你,你不想看见我,眼不见心不烦,我走远点对咱俩都好。家里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你儿子一个人,多好!”我当时心在滴血啊。青枣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也心疼啊,小小年纪就出去闯荡,又是个女孩子,我怎么放心?

   这一次,雪松跟我保持一致,他也反对青枣出去,但青枣说,我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你们管不着。为阻止青枣出去,雪松甚至把他前妻都搬了出来,但他前妻阴阳怪气地说:“女孩子怎么啦,有什么不放心的,她又不是去窑子里打工!”我和雪松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青枣就这样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对我和他爸的怨恨走了。

   青枣走后,杳无音讯,我和雪松很焦急,我一次次央求雪松,去他前妻那边打听一下,青枣一定会跟她妈妈联系的。雪松恨他前妻,不愿意求她,最后拗不过我,还是去问了,他前妻也不跟他详细说,还是阴阳怪气地说,在打工呢,辛苦挣钱自己养活自己,你就少操心,只管养活你那个假儿子吧。因为在前妻那受了气,无论我再怎么求他,他都不肯再向前妻打听青枣的情况,只是在家里唉声叹气。对青枣的思念与牵挂成了我们俩共同的心病。

   那一年过年青枣都没回来。年饭吃得冷冷清清的,一家人心情都不好。雪松早早放下了饭碗,我也莫名其妙地找岔吼了儿子一顿,当时儿子犯了个什么小差错,我吼道:“姐姐还不知道在哪受苦呢,你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还不听话!”儿子委屈地哭了。

   第二年初夏的一天,青枣突然回来了,样子憔悴,情绪低落,我大为震惊,难道女儿发生了什么事?雪松问她,她低着头什么也不说。我背着雪松问她,她张张嘴欲说还休。难道是……我不敢往下想。我委婉地问,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跟妈说,妈去找他算账!我这样一说,她哇地一声哭出来了:“妈呀,我咋办?”这是她第一次叫我“妈”,也许不是真叫,只是情急之下喊出来的一个感叹词,但我却激动万分。

   青枣对我说,她在厂里谈了个男朋友,是福建人,那男人信誓旦旦地说要跟她结婚,过年的时候,还把她带回福建见了父母,可是,现在她怀孕了,他却说,他不能跟她结婚,因为他有老婆,还有个儿子,只是他老婆跟他父母关系闹得很僵,所以他在外打工的时候老婆都是带着孩子住在娘家的……

   我带着青枣去邻县的医院打了胎,把她带到我娘家精心照料了一个多月,然后我又带着她去她以前上班的厂里找到那个福建男人,把那男人臭骂了一顿,最后那男人主动给青枣赔罪,并承担了一些营养费,一切做得天衣无缝,连雪松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骗他说女儿有些抑郁症前兆,我带她出去散散心。

   亲密的姐弟

   从那之后,青枣就改口叫我“妈”了。后来在家乡又给她找了一份工作,我们朝夕相处,如亲生母女一般亲。

   青枣后来谈恋爱、结婚等所有的事,都是先跟我说,后跟雪松说,最后才跟她亲妈说,而且是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为此她亲妈还颇吃醋,说白生了这个女儿。

   青枣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我硬是在医院里不吃不睡守了两天两夜,不是不饿不困,是吃不进睡不着啊,女儿在生死关口徘徊,我这当妈的心像刀子在割啊,哪里还吃得进饭?孩子出生后,青枣的亲妈来过,病房里的病友都以为我是青枣的妈,她亲妈是婆婆,还说,婆婆疼女儿是真疼,婆婆疼儿媳那是客气。我和青枣相视一笑。

   青枣没有婆婆,生孩子后,侍候月子、带孩子都是我。后来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也都是我接送。青枣让孩子喊雪松和我为爷爷奶奶,女婿倒没什么意见,青枣的亲妈却不依,说凭什么她是外婆,我竟然成奶奶了?青枣为此还跟她亲妈吵了一架,说少管她的闲事。我劝她不要对自己的亲妈太冷淡,毕竟她生了你,养过你,她不吭声了。

   我问:“您儿子现在怎么样?跟青枣这个姐姐关系好吗?”棉花笑眯眯地说:“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这么多年来,姐弟俩关系很亲近。全家人中,儿子就对青枣最好,对我和雪松都没这么好。他说他欠姐姐的一辈子都还不完,说都是因为他,姐姐才辍了学,所以他总是想方设法在物质方面弥补姐姐。青枣的儿子上学,全是他资助,这次,青枣来武汉治病,也全是他给的钱。所以,这次青枣看了报纸上的情感讲述故事,非让我来跟你们说说我们再婚家庭的幸福故事。”

  记者后记

家人是不离不弃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一部韩剧里,看到一位父亲对女儿(他们也不是亲生父女)说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是:家人,不一定是因为血缘关系在一起的人,而是一起痛苦过快乐过、始终在一起不离不弃的人。

   棉花与青枣的母女情让我很感动。这对母女都很有个性。棉花这位继母,没有一味迁就巴结女儿,也没有为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在女儿面前说出女儿亲生母亲的隐私,无疑是一位有感情又理智的好继母。青枣呢,为自己的叛逆付出了代价,但也知恩图报,理解了父母对她的关爱,没有让怨恨长久萦绕心头。

   一家人彼此关爱,彼此照顾,谁也不算计谁,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