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给我的温柔 帮我度过那个年代

  2013年11月11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岭强(化名)

   ■性别:男

   ■年龄:62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1月7日

   ■地点:武昌徐东麦当劳

   他们爱得如痴如醉,却因为种种原因未成眷属。40多年来,他们未曾忘记彼此,也不曾打扰对方,只是默默祝福和牵挂……

   年过六旬的岭强还在工地上打工,脸上布满岁月沧桑。但在他心底,却有一束永开不败的初恋之花。

   那一束灿烂阳光

   两条黑油油的大辫子,齐眉的刘海,白皙的皮肤,秀气的脸庞,羞涩的笑容……

   在我心底,一直住着这样一个美丽的姑娘,我的初恋灼然(化名)。

   那一年,作为老三届下放回乡的知青,我含泪告别了母校,一所著名的省重点初中,从城里回到农村家乡。

   我一度萎靡不振,情绪低落,不会干农活也不想学。当时农村插秧割麦都是包工,我因为不会,没人愿意邀请我搭伙。这时灼然出现在我面前。她家是地主成份,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带着她下放到我们村。由于初来乍到,也不被人接纳,所以她对我有同病相怜之感,主动邀请我合包一块麦田收割。

   真没想到,长得端庄清秀说话又温柔的灼然,居然是个做农活的高手。只见她割得又好又快,没一会儿就把我甩得老远老远。再看我的身后,满地都是七零八落的麦穗,糟糕的是,我的手指还被割破了。灼然走过来,小心地帮我包扎伤口,又轻声细语地说,别着急,慢慢来,以后自然就会了。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灼然像一束阳光,拂去我心头的雾霾,让我重燃生活的信心与激情。

   和灼然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她。有时一群年轻人一起打扑克,我们就结对子,配合无比默契。夏天的晚上,大家聚集在打谷场乘凉,我带上笛子和口琴,我吹她唱。虽然她没有读过书,但会唱很多歌曲,歌声清脆婉转,像一只百灵鸟。

   那一刻时间停驻

   斗转星移,我的农活水平终于被村里人认可,而省重点中学学生的身份,更让大家刮目相看,连生产队的农技员、宣传员、民兵连长等职务也聚于我一身。我由此成为脱产人员,经常参加公社民兵训练和农技培训。

   每次集训归来,我都归心似箭,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回去,飞到灼然的身边。快到湾子时,我就远远地在干活的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当我找到她时,就发现她的眼睛早就在迎接我。每次归来,她都能准确说出我离开的天数,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记得第一次向她索吻时,她两颊飞红,含羞带笑的模样楚楚动人,让人陶醉。时间仿佛停驻,一切不复存在,只听得见相爱人的两颗心在扑通扑通……

   虽然我们多次幽会,爱得如痴如醉,刻骨铭心,但我们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是一件丑闻,唾沫星子就可以置女孩于死地。出于对她的尊重和爱护,我只能极力克制自己。现在想来这也许是个错误,她或许认为我不是一个真男人才最后选择放弃,或许认为我对她爱得不够深不够重而却步。

   1972年,我通过了征兵体检,又因一篇发言稿而成为接兵部队的“抢手货”。可我内心又舍不得离开灼然。我征求她的意见,她说,为了你的前程,去吧,我等你。

   临行前我们又互赠照片,她含情脉脉地说,照片不要给别人看,免得给你丢人。她还叫我不要给她写信,理由是她不识字回不了信,怕村里人笑话。

   有心上人的支持与鼓励,我带着憧憬去了部队。我依灼然吩咐,没给她写信。也心无旁骛,对两个城里姑娘投过来的秋波视而不见。

   那一刻百感交集

   一别5年,我没回过家。因为时代原因以及早有约定,我跟灼然也没联系过。

   1977年我退伍回家,这才知道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已是水中月镜中花,成了别人的妻子。听说,对方是一个能干人,有手艺。

   我心里滴血,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没有书面婚约,也没有经过双方父母确认,我没理由去了解真相。但既然木已成舟,我也不想去打扰灼然的生活。后经朋友介绍,我与邻村的一个叫桂香的姑娘认识了。她没有灼然漂亮,也不能让我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这年年底,我娶了桂香。她对我很体贴,而且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干活麻利。特别是分田到户后,我家的责任田几乎都是她一个人耕种。她不让我操心。我们一起养育了4个儿女。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桂香任劳任怨地照顾孩子和我,为这个家倾注了全部心血。

   面对桂香这样合格的妻子,我的心中时时充满愧疚之心。在我的心灵深处,灼然的影响挥之不去。桂香知道这些事,她说,你们认识之前的事情我无权干涉。言下之意是以后可不能藕断丝连。

   好多次,看着珍藏的灼然照片,我百感交集。照片上,她内穿白衬衣,外套黑春装,齐刘海,大辫子,冲着我微笑……我不忍烧毁,更舍不得撕掉。一天,我忍痛把照片咬烂咽下。我想让她永远埋藏在我心底。

   那一声默默祝福

   1980年的一天,灼然弟弟突然找到我,让我见她姐姐一面。

   这是我们分别8年后第一次面对面。我们各自结婚后虽然住得也不远,但从未这样交流。她漂亮如昔,只是胖了一些。她说,对不起,恨我吗?我说,曾经恨极了。

   我终于知道,灼然当年另嫁事出有因。1975年我超期服役却未退伍,灼然家人以为我提干了,担心她家是地主成份会影响我的前途,当然也怕我嫌弃灼然,于是给她定了一门亲。因家人未催灼然结婚,她也就没公开反对。谁知不久后她得了出血热,抢救了3天,住了二十多天的医院。所有的治疗费都是她未婚夫家出的。而且住院期间,那个小伙子精心照料,不离寸步。为了救她的命,对方还不惜绝后让她服用了一种可能影响生育的药。

   灼然流着泪说,一是为了我的前途,二是怕我无后,三是家人压力和人情债,她才万般无奈地跟对方成婚。我唏嘘不已。既然大家都已经有了家庭,就珍惜眼前人吧。好在灼然的丈夫后来承包工程,也赚了一些钱,灼然衣食无忧,我也就放心了。

   2000年,灼然的丈夫因病去世,我闻讯为她感到无比心痛。她也算一个苦命人,三岁丧父,中年丧夫,人生三大不幸她遭遇其二。虽然不缺钱花,但精神上的匮乏和孤寂无从弥补。我不知道,这些年,她是如何度过漫漫长夜的,让人怜悯。但我从未去找过她,就把那份牵挂默默留在心里吧。

   有一首歌唱道:“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谢谢你给我的温柔,帮我度过那个年代……”这简直就是我的心声。再过几天是灼然60岁生日,我想借此缅怀曾经的青春,曾经的爱恋,给她道一声祝福和珍重!

  记者后记

微醺正好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别看老天爷姓老,其实是一个调皮的孩子,经常让世事充满无常,有情人难成眷属。正是如此,这位六旬老者的初恋之忆才会让人唏嘘。

   初恋如诗,难以忘怀。我们理解老人的心理释放需求。方圆相宜,不逾规矩。我们同时也称赞、欣赏老人多年来坚守家庭的做法:我心中有你的位置,不可取代,但我更加怜取眼前人。

   他的眼前人,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为家倾注了心血;且对他牵挂旧人表示理解,有礼也有节,大度聪慧。这样的好女人,怎能再去伤害?

   初恋这壶酒,存着吧,要喝也别过了头。微醺正好。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