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别人的孩子结婚又离婚 我的爱像浮萍没有归宿

  2013年10月31日

  楚天都市报讯 25岁的她,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很复杂:结束了一段自认为不浓烈的恋爱,立即投入一个90后小男孩的怀抱,并怀了他的孩子,然后又怀着这个孩子,跟大度的前男友结婚又离婚……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华龄(化名)

   ■性别:女

   ■年龄:25岁

   ■学历:大专

   ■职业:护士

   ■时间:10月29日晚

   ■地点:武昌销品茂四楼

   华龄(化名)说她白天要上班,约在晚上见面。下午她在QQ上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我宝宝可爱吧(她的QQ头像是她宝宝照片)?”第二句是:“我跟前夫离婚了,现在想跟我孩子的父亲结婚,但相爱又不能在一起。”她的话让我思维混乱……

   淡如水的恋爱让我不满足

   我有时想,如果我先认识葛冈(化名)后认识舟帆,我的命运是不是会大不同呢?葛冈是我宝宝的父亲,舟帆(化名)是我前夫。

   我和舟帆是2008年在医院实习时认识的。我是实习护士,他是实习医生。舟帆是名牌大学医学院的,个子高,帅气,在女护士中很有人气,他却看上了普普通通的我。2009年,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舟帆本来就属于那种成熟稳重有主见型的,加上比我大4岁,我们之间的性格差异很快显露出来。他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毕业后选择自主创业,承包医院的科室,工作非常忙,对我比较忽略。而我呢,是那种特别想要男朋友陪伴、呵护的女孩,渐渐对他有所不满。每到情人节,看到别的女孩都有男朋友送花,我总是无限向往,舟帆永远不会甜言蜜语,永远不会送花,永远没时间陪我。他也不是对我不好,只是他的示爱方式就是给我钱,让我给自己买东西。

   还有一点让我不满的是,我们观念不一致,我想早点结婚稳定下来,他似乎不急于结婚,想先立业后成家。

   我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淡,后来甚至觉得我们之间像亲人,而不是恋人。2011年底,我从舟帆承包的科室出来了,工作上的分道扬镳,也意味着我们感情上的分手。

   如火如荼地爱上小男友

   2011年12月,快过年了,我进了一家大型超市当促销员,在那里遇到了跟我一样当临时促销员的葛冈。他1990年生,比我小2岁,但我们一见钟情,关系发展得如火如荼,元月5日就在一起了,2月我就查出怀孕了。

   分手之后,我还是把舟帆当亲人,有什么事自己拿不定主意还是跟他商量。检查结果出来那天,我慌了神,发短信告诉舟帆,说我爱上了一个比我小的男孩,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回短信没说别的,只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正是他与葛冈的不同之处,任何时候,他都超冷静,冷静得可怕。他劝我最好打掉孩子,也许在他看来,葛冈太小了,承担不起父亲的责任。

   我也犹豫,葛冈还太小,当时才21岁,而且初中毕业,也没个稳定工作,怎么承担得起做父亲的责任呢?葛冈家人知道我怀了葛冈的孩子,希望我们马上结婚。但我刚探了探我妈的口气,还根本不敢说怀孕的事,她就一百个不同意。与成熟稳重又有事业心的舟帆相比,我妈当然更中意舟帆了。何况,在外表上,葛冈也逊于舟帆。

   我实在不忍心打掉孩子,能商量的人只有舟帆,商量来商量去的结果是,舟帆说他愿意接受这个孩子,让我带着身孕跟他结婚,这样才能既保住孩子,又保住我的名声。

   决定跟舟帆结婚之后,我骗葛冈说,孩子打掉了,然后我换了手机号,把葛冈的QQ号也删除了,想与他断了联络,一心一意跟舟帆过日子。可是,过了一个月,葛冈还是找到了我。

   怀着别人的孩子结婚又离婚

   我和舟帆是2012年6月结婚的,结婚前,我见了葛冈一见,我骗他说我已经结婚了,两人无限伤感。我怀着对舟帆和葛冈两个男人的愧疚穿上了婚纱,婚礼还办得很隆重。

   结婚后,我觉得婆婆偏心舟帆弟媳,只帮弟媳带孩子,不愿意侍候临盆待产的我,为此我有些生气,有时在舟帆面前发发牢骚,他总是站在他妈妈的立场。这不免让我有些敏感。我想,舟帆嘴上说不在乎这个孩子的身世,其实内心还是在乎的。如果是他的孩子,他会是这种态度吗?这样一想,我有些后悔跟他结婚。

   我问:“舟帆妈妈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舟帆的吗?”华龄说:“不知道,直到现在,舟帆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但我妈妈知道了。”

   我的宝宝是2012年10月出生的,宝宝出生后第三天,我趁婆婆和我妈都离开产房的空隙,给葛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生了个儿子,他在电话里哭了。

   宝宝出生后,我住在娘家,刚开始一段时间,舟帆似乎还不能适应自己的新角色,对宝宝比较淡漠,还是像以前一样全身心扑在工作上,这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很快,舟帆就对宝宝有了感情,他照料孩子甚至比我还多些,比我还细心。这让我很感动,越感动我便越愧疚。

   我直言不讳地说:“你确实对不起你丈夫,没几个男人有这么大度,何况你俩都不是独生子女,按计划生育政策是不能生二胎的……”华龄说:“是啊,我也经常想这个问题,后来要跟他离婚,也有这个原因。”

   宝宝出生后,我偶尔跟葛冈见面,甚至还把宝宝放在他家,这些当然都是背着舟帆的。葛冈总要我跟舟帆离婚,带着孩子跟他结婚,他父母甚至给了我一个时限,说孩子满1岁之前一定要办婚礼,他们家要给宝宝过周岁。我很纠结。

   从今年5月开始,我就对舟帆提离婚的事,他不同意,在我的坚持下,8月,我们终于办了离婚手续。

   如今小男友娶不了我

   我万万没想到,和舟帆离婚之后,我和葛冈的结婚之路反反复复,如此艰难,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离婚后,我与葛冈的家人同居过一段时间,矛盾重重,一是因为葛冈不懂事,收入不高还非要贷款买车,总丢下我和孩子去打牌,输了不少钱,为此我们经常吵架,一吵他家就不高兴,加上嫌我先没跟葛冈结婚,后来跟舟帆离婚又太慢,因此对我们结婚之事不太热情了。二是,两家为彩礼、房产过户等关键问题闹得不开心。

   中秋节的时候,他家说不结婚了,要我与他签协议,内容是:孩子要么给我,与他家无关;要么给他家,与我无关,不许探视。在讨论这些事的过程中,葛冈始终站在他家的立场。这让我有些寒心,与舟帆相比,他总是为自己考虑的多,甚至说出这种话来:万一将来你拿这个孩子来要挟我怎么办?

   签完那个协议,我万念俱灰,割脉自杀,葛冈的家人还很生气,觉得我是威胁他们。但我还是舍不得葛冈,他也舍不得我和孩子,中秋节之后我们又和好了。可是,前几天宝宝去他家过周岁,在酒宴上,他家把我当外人,生怕我会收走红包,葛冈也不维护我,为此,我们又闹得不开心。这几天,我和葛冈也没电话联系。我们估计很难走到一起了。

   华龄说宝宝是吃牛奶,我问葛冈是否付奶粉钱,她说:“葛冈给过很少一点钱,直到现在,舟帆跟我离婚了,还一直在付孩子的抚养费,他说,在我安定下来之前,他还是愿意担负一个父亲的责任,有空他会回来看孩子,他现在离开武汉去外省开门诊,也许是被我伤透了心,想换个环境。”我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两个男人中哪个更值得你爱吗?华龄没直接回答我,但反复说,葛冈其实很在乎我和宝宝,他也想一家三口团聚,只是他家人把事情搅复杂了。

  记者后记

值不值得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在我看来,这两个男人中,谁更值得爱是不用讨论的。但所谓值不值得,不是外人说了算,而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有人偏偏要选那个在外人看来不值得爱的人。这就像地球要发地震,即便预测到了也无法阻止一样,拦不住挡不住。

   我对华龄说,你胆子太大了,生个孩子又不像买双鞋子,你随随便便的一个决定,就改变了几个人的人生,两个男人被动地做了父亲。她的回答只是:“宝宝太可爱了。”

   宝宝确实可爱,但宝宝及其父母的人生将来或许会多一些曲折与艰难。这便是冲动的爱带来的结果。

   华龄说,前夫表示,如果她和孩子没有归宿,他还愿意重新接纳他们。她有这样一个心胸比大海还宽阔的好前夫,是她的幸运,但我劝她不要太自私,最好不要再次伤害那个好男人。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各位久等了,今日妹子图36P

这空气,不让人活了。

呃,今天图有点多,最后还有几张动图,加载必定会有点慢,请耐心等候。

傻傻,纯真,佐々木希,斌斌妹子图

傻傻,纯真,佐々木希

短发,意境美,真野恵里菜,斌斌妹子图

短发,意境美,真野恵里菜

气质,白皙,新垣結衣,斌斌妹子图

气质,白皙,新垣結衣

气质,白皙,新垣結衣,斌斌妹子图

气质,白皙,新垣結衣

痴痴,诱惑,松本若菜,斌斌妹子图

痴痴,诱惑,松本若菜

宁静,鈴木愛理,斌斌妹子图

宁静,鈴木愛理

诱惑,清纯,少女,斌斌妹子图

诱惑,清纯,少女

可爱,和田彩花 - 福田花音,喜欢左边这妹子,斌斌妹子图

可爱,和田彩花 – 福田花音,喜欢左边这妹子

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広村美つ美,斌斌妹子图

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広村美つ美

朦胧,诱惑,川口春奈,斌斌妹子图

朦胧,诱惑,川口春奈

痴痴,霸气,長澤まさみ,斌斌妹子图

痴痴,霸气,長澤まさみ

有料,北影校花韩一菲,斌斌妹子图

有料,北影校花韩一菲

清纯妹子三格图,白石麻衣,斌斌妹子图

清纯妹子三格图,白石麻衣

学生妹,放課後,波瑠と,斌斌妹子图

学生妹,放課後,波瑠と

侧面党,韩国妹子,斌斌妹子图

侧面党,韩国妹子

痴痴,气质妹子,斌斌妹子图

痴痴,气质妹子

黑白,气质妹子,斌斌妹子图

黑白,气质妹子

美背,诱惑,斌斌妹子图

美背,诱惑

小虎牙挺好看,铃木爱理,斌斌妹子图

小虎牙挺好看,铃木爱理

清纯,气质,柏木由纪,斌斌妹子图

清纯,气质,柏木由纪

兔女郎,斌斌妹子图

兔女郎

美臀,美腿,斌斌妹子图

美臀,美腿

美腿,斌斌妹子图

美腿

杀气,气质,斌斌妹子图

杀气,气质

清纯,小清新,斌斌妹子图

清纯,小清新

痴痴,纯真,比基尼妹子,斌斌妹子图

痴痴,纯真,比基尼妹子

妹子动图两张,斌斌妹子图妹子动图两张,斌斌妹子图

妹子动图两张

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
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
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妹子动图一组,斌斌妹子图

妹子动图一组

今日到此结束~

我痴痴傻傻拼尽全力 奈何徒剩一场镜花与水月

  2013年10月30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芹锦(化名)

   ■性别:女

   ■年龄:22岁

   ■学历:专科

   ■职业:行政人员

   ■时间:10月25日

   ■地点:武昌徐东麦当劳

   他对她百般体贴呵护,却又不停地跟旁人暧昧。她明明知道放弃是最正确的选择,却曾经欲罢不能……

   90后的芹锦(化名)青春逼人,再加上黑亮的大眼、光洁的皮肤和如瀑的黑发,真是年轻得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遇见,是我生命之中的劫

   季斌(化名)出现的时机刚刚好。那一年,我20岁,为了工作离开武汉去了遥远的青岛。那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带着对海滨城市的向往,和些许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下了飞机。

   我和其他同事一起住集体宿舍,每天接受公司培训,下班后偶尔聚餐,生活节奏简单而有规律。在我适应并开始享受这种生活状态的时候,相邻部门调来一个新的主管,就是季斌。

   他大我10岁,吸引我的不仅是高大帅气的外表,还有他成熟稳重,会照顾人的性格。对了,他天生面相嫩,一点也看不出像大我10岁的人。

   刚开始,我对他并没有十分在意,他因为和我部门的一个老师傅关系很好,经常往我部门跑。他说我活泼可爱性格好,加我的QQ主动和我聊天,有时下班后还会约我一起回宿舍。

   但那时我有一个正在发展的对象,我的部门主管也挺喜欢他,加上年龄差距等等一系列原因,他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大哥哥,我没有把他的示好放在心里。

   有次单位聚会,大家聊天,他幽默风趣的谈吐在一群人中间显得光彩夺目。不会喝酒的他,小酌了几杯,后来他望向我,那迷离的眼神,犹如漆黑夜里的点点繁星闪烁的光芒,瞬间夺去了我的呼吸。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都睡了,季斌忽然给我打电话,听声音好像是喝醉了。他说喜欢我,但由于年龄差距,只能把我当妹妹疼爱。

   拥抱,是我无力抗拒的情

   那通电话后,我对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了。

   季斌对我的好愈发明显。有次给我买了小礼物,还让我第二天早上喊他一起上班,表现得十分暧昧。同事们都知道了,我忽然觉得好尴尬。

   季斌不管不顾,仍坚持对我好。每天早上都给我带早餐,到冬天了给我买保温杯。我一个人离家几个月,挺想念家人的,他安慰我,陪伴我。我吃不习惯青岛的食物,他给我买老干妈,让我觉得有家乡的味道。尤其是后来,有一批同事先离开培训地点去别的地方上岗,这里愈发冷清,季斌不仅陪我,还主动来我部门帮我做事。

   虽然走的时候,姐妹们都提醒我注意季斌,不要让自己陷得太深,我嘴上说着要她们放心,然而我还是太单纯了,对这种外表出众又对我温柔体贴的男人,根本没有抵抗力。

   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事在外面玩,他问我在哪,要过来陪我。我说了地点,等了他好久还不来,问他到哪里了,他发来短信说“我的心到了”。就是这样简单的情话,也让我甜在心头。

   后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回宿舍,到门口的时候,季斌说要带我出去玩,并保证一会就送我回来,我答应了。

   没想到季斌把我带到了一家宾馆,看到里面的双人床,我当时就懵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季斌看出我的担忧,笑着说,没关系,我们各睡各的,我才稍稍放松一点。

   结果那一晚,我们还是突破了防线。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他了。

   苦恋,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虽然私底下我们就像情侣一样,但季斌还是对外宣称我是他的妹妹。可我们之间的小互动和小暧昧,同事们早就已经看出来了。

   半年后,我终于回到武汉,季斌和我一起调过来的。我好开心,迫不及待地把他介绍给我的亲朋好友,跟大家讲他在青岛时有多么多么照顾我。怕他一个人在武汉孤单寂寞,我一有时间就去找他,还带他吃烧烤逛江滩。我变得十分黏他。

   可是,我慢慢发现季斌的感情生活要比我想象的复杂得多。

   在青岛时,他曾跟我讲过他有过一段婚姻,他家人不喜欢他的前妻,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两人只是领了证,后来女方出轨就离了婚。我想这件事都过去了,没放在心上。

   真正让我伤心的是我翻看他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和我好友的暧昧短信,甚至两人还上过床。这于我简直是不能想象的打击,我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为什么,他竟然拿我当妹妹作为借口敷衍我。我伤心欲绝,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找他。

   可是我心软,后来又跟他和好了,待他也比从前更加好。这时,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上海妹妹晴子(化名)。

   晴子和季斌的表妹一起来武汉玩。我和他一起去接的机,到宾馆订房间时,我发现他和晴子住一间。我傻掉了,完全没想到他竟会这样伤害我。季斌送我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止不住地哭,坚持要下车。凌晨,我一个人在三环上走着,凉透了心。

   最后是季斌让他表妹来接的我,自己留下和晴子呆在一起。我无法回想那一晚我是怎么度过的。

   第二天是我生日,季斌买了一块手表哄我,向我道歉,我又原谅了他。我恨自己无用,为什么总对他心软,为什么面对他一再触碰我的底线,我能一再容忍。

   放弃,是我终于迈过的坎

   我们不清不白的关系又持续了半年。他对我一如既往地好,我和家人也把他当亲人一样对待。但他就是绝口不提和我确立关系,我终于累了,让他找一个女人结婚。

   他果然马上在老家找了一个女朋友,但谈了没多久就分了。他又回过头来找我,在我的闹腾下,答应和我正式交往。

   夏天来了,他们部门新招了一个女生小安(化名)。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小安最后成为了他的新娘。

   秋天,我辞职了。除了想有更大的发展,更主要的是跟季斌成天在一起太累,我想用离开来试探他对我真正的态度。

   不久,季斌说要出去旅游,我想一起去他却不愿意,说他一个人想静一下。没过两天,我却在他表妹的朋友圈里发现了他和小安的合影。我打电话过去大骂。季斌回来后,承认了他们的关系,跟我提出了分手,并说小安才是合适他的老婆人选。

   就在他跟小安火速发展期间,我无意间又发现,他的前前女友为他生了一个孩子,有几岁了,季斌却没想过负责。相反,他百般求我不要跟小安说。

   折腾这么久,我终于决定放弃。这段消耗了我太多心力的感情,没想到最后带给我的还是伤害。妈妈看到我每天魂不守舍,给我安排了相亲。为了忘记季斌,我开始了新的生活。

   一年快过去了,我现在和男友感情稳定。我也长大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黏人,不再傻傻地无所保留地付出。虽然还是会偶尔想起季斌对我的好,但我明白,他只是一段过去时的存在。这段让我亦苦亦甜的时光,无奈吗?遗憾吗?留恋吗?那又如何,在经历过伤痛后,唯有珍惜和憧憬能支撑我勇敢地抬头,更用力地紧握住自己的未来。

 记者后记

可不可以不爱人渣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果真如此?

   知道他情史混乱、劣迹斑斑,知道他跟自己亲热时还跟别人暧昧,却欲罢不能。也许无法解释其中的奥妙,但有电影台词和流行语录总结道破:谁年轻时没有爱过一个人渣。

   但,这句话听似潇洒坦然,细究起来,却有隐隐的伤痛、薄凉与余恨,耐人寻味,引人深思,令人叹惋。

   可不可以不爱人渣?可不可以不走弯路?可不可以不让青春被灰暗过一阵?

   看别人的故事,走自己的路。希望对女孩们有所触动。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历经波折走到一起 爱情似乎渐渐变淡了

  2013年10月26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言飘(化名)

    ■性别:女

    ■年龄:32岁

    ■学历:高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0月23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2楼

    他们结束了各自名存实亡的婚姻,走到一起。可他们现在又觉得疲惫、烦累……

    言飘(化名)对每件事的描述非常详细,让人感觉,过去像一块石头,压在她心上不曾挪开。正如她紧锁的眉头。

    家庭矛盾笼罩的婚姻

    漆黑的夜里,时钟的嘀嗒声格外响亮。嘀嗒嘀嗒,每一声都让我充满担忧、寂寞、恐慌……只因为,牧原(化名)不在家,打牌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特别讨厌牧原打牌。起初因为顾忌我,他隔三岔五出去打一回。现在早就夜夜笙歌,乐不思蜀了。仿佛浑然忘了我这个新婚不久的妻子眼巴巴在家等他。

    我跟牧原是再婚夫妻,结婚才半年,激情就那么快消失了吗?他那么快就不爱我了吗?

    说到爱,我跟曾是中学同学的前夫风胜(化名)走到一起,似乎却只是适婚年纪的“完成任务”。且从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裹挟在双方父母的矛盾之中,风雨飘摇。

    刚结婚我们住在我娘家,吃喝都是我父母的。风胜家经济条件不好,我父母瞧不起他,经常在我面前说风胜的不是,让我夹在中间很为难。公婆家是种地的,家里不缺大米和油,但婆婆却担心我拿米油回娘家。父亲于是对我和风胜更加不满。在一次争执中,我父亲出手打了正在我家的婆婆……

    我们无法再在父母家住下去,只好搬出去借住亲戚家。

    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我跟风胜带着儿子租房住了两年。这时进入2004年,家乡J市的房子还不太贵,我跟风胜一咬牙,分期付款买了一套顶层的小房子,简单装修后就搬了进去。因为买房公婆给我们出了钱,我父母从此就不踏入我们的家门。

    眼见风胜和他父母与我父母的矛盾白热化,我提出离婚,风胜不同意。我们本来就不多的感情,似乎就在那几年中消失殆尽。我们开始分房睡,我跟儿子睡一间房。离婚的事就拖着。

    2008年,风胜想买车去广州做工程,我们各自找两边亲戚借了好几万。老公走后,我连给儿子上幼儿园的钱都没有,只好外出打工。每天早上我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儿子放学了,就托老师把他送到我上班的地方。这样做了半年,我又来到武汉打工。为了能看儿子,我把每周一天的休息日凑在一起。每次回去,儿子都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不让我再走。年底,我辞工回到儿子身边。

    忙碌的风胜却一直无法回来。2009年春节,我只好带着儿子去广州跟他团聚,住了半个月。这一年,风胜挣了一点钱,把他借亲戚的钱先还了。我这一年留在家里照顾儿子。

    那两年,虽然风胜远在广州,但我父母跟他父母之间的矛盾一直没停过。我不敢带儿子回娘家,害怕父母唠叨。而这些烦恼又不便跟风胜说。说实话,我内心苦不堪言。

    2010年夏天,离家两三年的风胜终于回到家里。儿子对他很陌生,我对他更陌生。常言说小别胜新婚,但我们仍然分房而居。

    再次见面爱情萌芽

    不久,风胜出主意说,把父母家临街的地方腾出来做生意。我父亲同意了。

    因为人手不够,风胜把他父母叫过来帮忙。没想到,这把我们双方父母的矛盾推到了极点。他们越吵越凶,越闹越大,大到最后无法收场。而我跟老公的婚姻,终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牧原就在此时出现。几年前,我们就认识,偶尔在一起喝茶聊天,互相倾诉一下彼此家庭的矛盾和各自的苦恼。他跟妻子也长期失和,一直想要离婚。我们像知己一般,惺惺相惜。但后来我去武汉上班,彼此就断了联系。

    2012年夏天,我们在街头偶遇。我告诉他,我晚上经常和朋友带孩子去公园玩。说来也巧,当晚就在公园又遇到了他。

    这一次,我发现自己有了心跳的感觉。也许,这种感觉以前就有,但没有合适的土壤,没有发芽。牧原后来也说,他早就对我有好感,只是压抑着。

    再次见面,再次倾诉着仍然没变的烦恼,两颗心,就这样靠近了。尤其是我,看到他这多年来都没有忘记我,无限感慨又感动。

    几个月里,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越来越深。我再次向风胜提出,结束我们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我只要儿子,愿意净身出户,风胜思考一番后终于同意了,跟我协议离婚。

    我离婚的当天晚上,牧原便买了结婚戒指送给我,还说一定离婚娶我。我百感交集。

    新生活不是我所想像的

    但牧原跟前妻的离婚过程,一波三折。

    先是风胜知道了牧原,便带着人找到他上班的地方威胁他,要他离开我。牧原坚持要跟我在一起,不管后来风胜如何扬言要报复他,他都没有退缩。

    而后风胜又挑唆牧原的前妻。牧原前妻跑到我家门口骂我,威胁牧原小心丢了工作……原来,牧原的工作是他前妻通过关系把他从乡里调到市里的。但牧原去意已决,后来还从家里搬了出来。

    一边是风胜的围追堵截,一边是牧原前妻的闹腾,牧原那段时间迅速消瘦。我哭了,让他不要离婚了。我不想让他放弃自己的工作和房子,我不值得他这样做。牧原也哭了,摸着我的头说:“傻瓜,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放弃所有,只要你不嫌弃我一无所有。

    此后,经历了不少困难和波折,牧原甚至吃了不少苦头,他前妻终于选择放手。

    我和牧原,走过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一起。我以为甜蜜的生活从此就会扬帆启航,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生活不是我所想像的。

    我经常为牧原打牌而跟他吵架。说得多了,他就嫌我无理取闹,不讲道理。最让我感到有巨大落差的是,他对我越来越冷淡。

    以前,他对我无微不至,万般体贴。他上班的地方不远,清晨他就会买好早点给我送过来,看着我吃完他再去上班。我的头发从没自己洗过,都是他中午下班回来给我洗,衣服也是他洗。如果中午回来了,看我菜还没炒好,他就陪着我在厨房一起炒。看到我眉头紧锁,他会很有耐心问我、安慰……

    可是现在,寂静的夜里,不知道他人在何方?

  记者后记

小心重样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有调侃婚姻的段子说,男人把情人变成妻子后,结果发现妻子跟前妻没有两样。同理,女人何尝也不是这样?

    陶醉在爱河中的男女,充满激情、充满期待、充满幻想。同时,都跟参加才艺大赛似的,男人拼了命秀自己的呵护备至、成熟伟岸,女人可着劲秀自己的善解人意、柔情似水。可是,结了婚,关了门,穿上睡衣,一切复原。他继续陪朋友喝酒打牌到天明,她不再温柔可人而是河东狮吼……何况再婚的人儿,他(她)多半还是那个他(她)。

    其实不管是初婚还是再婚,对婚姻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再婚,就像常言说“儿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别人的夫和妻,想嫁想娶,都要小心重样哦。已经嫁了娶了,就要注意调整心态,更加理性,学会经营婚姻。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她就这样去了天堂 带走我曾出轨的那个秘密

  2013年10月29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们看上去不太般配,但相濡以沫一辈子。此生唯一的一次出轨,让他愧疚一生,没什么文化的她,从没责问过他,带着秘密去了天堂。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文复(化名)

   ■性别:男

   ■年龄:68岁

   ■学历:本科

   ■职业:退休干部

   ■时间:10月27日上午

   ■地点:武昌销品茂三楼

   文复(化名)是个靠文字吃了几十年饭的人,这让我有些紧张,我写出来的故事,他是否满意呢?他安慰我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自己的这段感情经历,我写不了,只能拜托你写。

   她是我家的童养媳

   两个月前,我老伴延宁(化名)去世了,在清理她的遗物时,我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一份发黄的起诉状,诉求是要求与我离婚,理由是:夫妻性格不合,感情破裂。诉状的时间是1995年,那年我50岁了,她也有49岁。她曾经想过和我离婚吗?为什么后来又没去法院起诉呢?看来她还找了律师,那诉状一看就是专业律师写的,她小学都没上完,绝对写不出那样的东西来。

   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想跟我离婚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她发现了我和心淼(化名)的关系。

   延宁没满10岁就以童养媳的身份来到我家。那时候,刚刚解放不久,我们那山区还有收童养媳的陋习,我家家境比她家强,她读了两年小学就辍学来我家当童养媳。虽然我那时还懵里懵懂,不知道“媳妇”的真正含义,但上学的时候没少因此被同学讥笑,所以那时对延宁痛恨至极,没少欺负她。

   延宁在我家就是一个侍候全家的童工,但她做完家务总是偷着拿我的课本看,好在我父母还算开明,从不打骂她,也允许她看书。

   我年岁渐长,也不痛恨延宁了,渐渐把她当成家里的一个姐妹,甚至忘记了她真正的角色。生活起居方面,我也非常依赖她,记得我上高中时住校,她常给我送米送菜送衣服,有同学好奇地问,她是谁,我这才想起她的身份,含糊地说,是我表姐,因为她看上去比我年纪大些。

   上世纪60年代初,我高中毕业,考上了外省一所名牌大学,临走之前,延宁显得很不安,她问我,她怎么办,我这才慌了神,我想了想说,你当然是留在家里呀。她问,那你读完大学还回不回来?我说,那说不定,要看国家把我分配到哪里。这时候,我才开始真正考虑延宁的命运,她真的是我将来的媳妇吗,我要与她结婚吗?想到这个,我惶恐不安。

   我父母似乎早有打算,在请亲戚乡邻们喝酒时,宣布了一个重要消息:这既是儿子上大学的贺喜酒,也是儿子的结婚喜酒!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延宁的丈夫,不过,圆房是在几年之后。

   相濡以沫的夫妻

   我上大学不久,文革就开始了,我们被弄到山区的“社会大学”去学习。在那跟家乡差不多的生活环境里,没书可看,寂寞难耐时,我想得最多的是家乡的亲人,延宁的影子竟然一直萦绕在脑子里,我这才开始认真回忆她的模样:她眉清目秀的,似乎还很好看呢,只是寡言少语,无声地微笑,即便说话也是轻轻的,柔柔的,听起来很舒服。这么一回忆,我竟然很想念她了。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爱情?

   那年,延宁坐了很远的火车,又坐了很远的汽车去看我,住在我宿舍,我们就算圆房了。延宁激动地喃喃而语:我给你生儿子,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望着延宁的脸,茫然地想:这个女人要跟我过一辈子吗?

   大学毕业之后,我分配回本省,本来可以留在省城武汉,但那时延宁已经怀了孩子,我要求到家乡所在的地区,这样便于照顾家里。从此,我们成了所谓“半边户”,即我是城里人,她和孩子是农村人。

   后来,经过我多年努力,延宁和两个孩子也进了城,跟我生活在一起。很多人看到延宁的时候都很惊讶,我知道他们觉得我和延宁不般配,对此,我已习惯。我以为我会这样在遗憾与平淡中终此一生。没想到,在我波澜不兴的婚姻生活中,还是出现了一次暗涌。

   她的那个疑问

   心淼是我的同行,工作性质跟我一样,上世纪80年代,我们在一次笔会中相识,惺惺相惜,成为文友。从此开始了一种似友谊又比友谊多的特殊关系。

   我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样的关系,因为都有配偶子女,从没想过也不敢越雷池。

   但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笔会上,在心淼痛苦地向我哭诉了她丈夫的出轨之后,我们俩冲动之下也出了轨。事后,我愧疚地说,这样子,我不也成了你丈夫那样的男人了吗?她无语。那是我和心淼之间唯一的一次。那之后,我们仍然保持着比友谊多一些的朋友关系,但再没越雷池一步。

   可是,我对延宁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再跟她亲热的时候,有些心猿意马,总想起心淼,为此,我很痛苦,觉得既对不起延宁,也对不起心淼。

   延宁虽没多少文化,但也是个聪慧的女人,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有好多次,她问我,她这辈子是不是拖累了我,如果不娶她,我事业上是不是会更成功些?我不正面回答,总是说,别瞎想,都几十年的夫妻了。

   有一次,延宁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心淼,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跟我讲讲吗?我心虚地反问她,是有这么一个同行朋友,你怎么问起她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啊,只是像我一样会写文章罢了。她带着无限向往的神情说,我就是很想知道有文化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我好羡慕她们。我心里一酸,安慰她道:会写文章也没什么,跟你会料理家务是一样的,你会的,她也不会呀。

   我有些为延宁悲哀,如果她不是出生在贫穷之家,没做我家的童养媳,像我一样上了高中再上大学,她会有怎样的命运呢?会嫁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呢?这样一想,我觉得对延宁有一份深深的愧疚。

   延宁会不会是觉察到我和心淼的关系了,才去找律师写离婚诉状呢?为什么她从没向我提过离婚的事呢?这两个多月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文复的表情很茫然,还有些忧郁。我说:“她怎么没想到去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呢?还准备大费周章打官司?”文复说:“因为她太了解我了,她知道我不会同意离婚的。”文复说,等明年清明节,他去给延宁上坟的时候,他会带上那张发黄的诉状及刊登了这个故事的报纸,在她的坟头烧给她。

  记者后记

爱情是什么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经常有年轻读者在QQ上跟我讨论一个抽象的问题:爱情是什么?我也回答不出来,也不想跟他们讨论。

   文复的故事,却让我不禁思考这个问题:爱情究竟是什么?

   文复和延宁无疑是不般配的,除了说说孩子的事,说说家长里短的生活琐事,他们不可能有太多共同语言。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爱情呢?我问过文复,他答不上来,我替他回答:有。

   在大山里,在没有书读只有孤寂相伴的日子里,他想延宁,那就是爱情;在延宁问起心淼的时候,他为延宁心酸与悲哀,那也是爱情。延宁呢,当然更是爱文复的,无限向往地问,有文化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是因为爱;想离婚终没提出来,也是因为爱。他们之间,不仅仅有责任,还有爱。

   爱着你的爱,悲哀着你的悲哀。这就是爱情。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