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今日妹子图18P

  昨晚十二点多下班滴,今晚早点睡,先占个坑

  ———2013.12.1更新——

 补上更新,最后会有一张其他生物

迷人眼睛,真野惠里菜,斌斌妹子图

迷人眼睛,真野惠里菜

清纯,气质,新恒结衣,斌斌妹子图

清纯,气质,新恒结衣

清纯,萌妹子,松井玲奈,斌斌妹子图

清纯,萌妹子,松井玲奈

呆萌,松岡茉優,斌斌妹子图

呆萌,松岡茉優

侧面党,标志,石原さとみ,斌斌妹子图

侧面党,标志,石原さとみ

清纯,可爱,山本彩,斌斌妹子图

清纯,可爱,山本彩

诱惑,美腿,斌斌妹子图

诱惑,美腿

福利,完美锁骨,斌斌妹子图

福利,完美锁骨

身材标志,金发妹子,斌斌妹子图

身材标志,金发妹子

身材标志,金发妹子,斌斌妹子图

身材标志,金发妹子

美臀,斌斌妹子图

美臀

清纯,铃木爱理,斌斌妹子图

清纯,铃木爱理

可爱,小清新,清纯,斌斌妹子图

可爱,小清新,清纯

凌乱,诱惑,斌斌妹子图

凌乱,诱惑

侧面党,清纯,斌斌妹子图

侧面党,清纯

清纯,斌斌妹子图

清纯

气质,斌斌妹子图

气质

清纯,青春,斌斌妹子图

清纯,青春

喵星人,斌斌妹子图

喵星人

今日到此结束,欢迎下次再来

要降温了,请抱团取暖,今日妹子图17P

  天气预报说,明儿有霜冻,已经深冬了,加衣服喔!

气质,ksenia morozova  克塞尼亚•莫诺佐娃,很多人做壁纸,斌斌妹子图

气质,ksenia morozova 克塞尼亚•莫诺佐娃,很多人做壁纸

清纯,真野恵里菜,斌斌妹子图

清纯,真野恵里菜

清纯,有村架純,斌斌妹子图

清纯,有村架純

白皙,矢島舞美,斌斌妹子图

白皙,矢島舞美

清纯,制服,矢島舞美2,斌斌妹子图

清纯,制服,矢島舞美2

你懂得,泷泽萝拉,斌斌妹子图

你懂得,泷泽萝拉

萌妹子,可爱,斌斌妹子图

萌妹子,可爱

翘臀,金发妹子,斌斌妹子图

翘臀,金发妹子

标致,金发妹子,湿身诱惑,斌斌妹子图

标致,金发妹子,湿身诱惑

摄魂,金发妹子,Svetlana Khodchenkova,斌斌妹子图

摄魂,金发妹子,Svetlana Khodchenkova

可爱,Maki Horikita 堀北真希,斌斌妹子图

可爱,Maki Horikita 堀北真希

可爱,Maki Horikita 堀北真希,斌斌妹子图

可爱,Maki Horikita 堀北真希

奶茶妹,斌斌妹子图

奶茶妹

翘臀,Airi Suzuki 鈴木愛理0,斌斌妹子图

翘臀,Airi Suzuki 鈴木愛理0

清纯,斌斌妹子图

清纯

白皙,金发妹子,斌斌妹子图

白皙,金发妹子

阳光下的妹子,斌斌妹子图

阳光下的妹子

今日到此结束~over

年龄差距加文化差异 我的跨国闪婚好无奈

  2013年11月25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乔茜(化名)

   ■性别:女

   ■年龄:34岁

   ■学历:大学本科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1月22日下午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二楼

   他从英国来中国相亲,她当他的翻译。他相亲频频失败,转向她求婚。34岁的她嫁给了66岁的他。结婚之后怎么样呢?

   乔茜(化名)在电话里说:“我想讲讲我的跨国婚姻。我嫁了个英国人……”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情绪不高,我问:“现在幸福吗?”她说:“应该说是……很复杂。”她说她的英国丈夫在家里,希望我能去她家里采访,我想了想觉得不合适。

   一见面,她就拿出婚纱照给我看,照片里的她很胖,而眼前的她只能算稍丰满。照片是今年6月拍的,我惊奇地问:“你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瘦下去这么多?”她只是苦笑了一下,把话岔开了。

   他本来要跟另一个女人结婚

   我是今年5月第一次见到欧德(化名),那天我跟着汉敏(化名)和她儿子一起去武汉火车站接欧德,欧德是专程从英国来跟汉敏相亲的。我给汉敏当翻译,因为欧德不会说汉语,汉敏不会说英语。

   汉敏跟我是教友,我们都是基督徒,相识十几年了。汉敏50多岁,离婚单身后一直想嫁个老外,这几年,我以她翻译的身份陪着她相亲很多次,见过的老外有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的,都没成。

   欧德是英国的一个退休医生,丧偶,66岁,但完全看不出年龄,我还以为他才50来岁。

   两天之后就是母亲节,那天欧德和汉敏在教堂举办了订婚仪式,一帮教友们见证了他们的订婚,我是他们的翻译,当然也在场。

   订婚的第二天,是周一,他俩去民政部门领结婚证,我作为翻译陪同。一路上,气氛很怪异,汉敏当时骨折了还没完全痊愈,走路有些拐,欧德或许出于英国男人的绅士风度,给她一把雨伞当拐杖,汉敏自尊心受不了,一次次拒绝。两人情绪都不对。汉敏把气撒在我这个翻译身上,絮絮叨叨地责备我。照结婚登记照时,不巧机器又坏了,当天照不成,自然拿不成结婚证。欧德突然改变主意,说要再交往一个月,看看是否合适在一起。汉敏非常不高兴。

   当天欧德就从宾馆搬进了租的公寓,钥匙只有他和汉敏二人各一把。没想到,汉敏太心急,第二天就擅自进入欧德的公寓,逼他拿结婚证,欧德很生气,一口拒绝。汉敏一气之下用胶水把他的门锁糊住了,欧德花400元找锁匠才开了门。这件事让他们的婚事彻底泡汤。

   相亲频频失败后突然向我求婚

   跟汉敏结束之后,欧德继续在中国相亲,我作为他的翻译陪他见了一个又一个相亲对象,由于他的要求有些高,都没成。他要求女方有房子,会英语,还跟他一样是基督徒,要同时满足这三项条件太难了。

“他为什么要求女方有房子?”乔茜说:“因为他想在中国生活,说在英国太孤独了,中国热闹。他没生育过孩子,妻子去世后他就一个人了。”

   6月23日,我陪他见了最后一个相亲对象,我记得那是一位59岁的女士,跟我母亲年龄相仿。又没成功,失望之余的欧德突然对我说,我和你是否是上帝安排的伴侣?我有些诧异,毕竟我俩年龄相差太大了,他大我32岁,比我母亲年龄还大。

   我说我得跟我母亲商量。我的家庭有些特殊,我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父亲因为不喜欢我母亲生的是女儿,经常家暴,我5岁那年,父母离婚,后来,母亲改嫁,但继父又酗酒,10年后他们又离婚了,此后,母亲再没结婚,与我相依为命。

   没想到,母亲竟然同意了。6月27日,我和欧德就去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

   我惊诧地问:“从他提出,到结婚,才4天?你不觉得有些仓促啊?毕竟你们年龄相差那么大,文化背景也完全不同。”乔茜说:“时间是有点短,但为他全程当翻译的这一个半月来,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他是英籍印度人,是个传统的基督徒,很有慈善心,慷慨解囊,把自己的钱财捐给他的故乡印度建教堂。他还有好几个博士学位,是个了不起的人。我对他很崇拜,敬仰。”我问:“你之前有过恋爱经历没有?”乔茜说:“有过两次,但时间都只一两个月,基本上算没有恋爱过。跟欧德举办婚礼的那天晚上,我交给他的是处女之身。”

   一个半月的婚姻生活矛盾重重

   7月13日,我们在武昌的一所教堂举办婚礼,邀请了很多教友,为免尴尬,没邀请汉敏,但那天她不请自来了。而且大闹教堂,阻止牧师为我们主婚,结果西式的教堂婚礼没办成,我们转到附近的一家中餐馆接着举办中式婚礼。

   其实,从婚礼那天起,欧德跟我之间的文化差异就突显出来了。

   那天把宾客们送走后,我饥肠辘辘地回到桌前,欧德竟然当着一桌子的我娘家亲人和我的至友们黑着脸发脾气,他说:“那些人比你丈夫都重要吗?这个时间你管他们干什么,应该陪着我。”他还抱怨好吃的东西都被客人们抢吃了,害得他没吃到。面对这样一个完全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老小孩,我真是哭笑不得。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7月22日,欧德因为签证到期,回英国了。9月,我申请去英国,被英国大使馆拒签了。

   10月2日,欧德又回来了。从那时到现在,一个多月时间,我们正式住在一起过起了家庭生活。没想到我们俩之间矛盾重重,我觉得这样生活下去很痛苦,他似乎比我更痛苦,多次威胁说要去跳楼。

   乔茜似乎有讲不下去的感觉。我问她,究竟是些什么矛盾,她说,都是些生活中的小事,但却让人透不过气来……

   欧德在我和我娘家人面前总有一种优越感,言语之间非常傲慢。他说他在英国是有地位的人,非常受人尊敬,因此,他处处看不惯我的“平易近人”。他的长相容易引起别人的好奇,我觉得别人出于好奇问一下也没什么,他却觉得我跟别人搭腔是“下等人”的做法。比如,在肯德基店里,有个太婆好奇,笑眯眯地问,他是哪国人,我正准备回答,他瞪着眼阻止我答腔。

   他还阻止我跟任何异性接触,甚至连异性的电话都不能接。在出租车上,司机跟我聊天,我出于礼貌跟人家聊两句,他竟然气得掐我的手,还说我嫌他老了,喜欢年轻司机。这方面表现得非常不可理喻。他本人还是精神科医生呢,没想到自己的心理却这么不正常。

   我也试图理解他,这可能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因为他的妻子生前一次次背叛他,让他非常痛苦,正在他考虑是否该结束这段婚姻的时候,他妻子患了老年痴呆症,他精心照顾她7年之后,她去世了。妻子的疾病从某种意义上拯救了他们的婚姻。他跟我结婚的时候就约定,绝不离婚,除非死亡才能终结婚姻。

   但每天这样生活,我真的非常难受。昨天我过生日,我妈切了一下蛋糕,他就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地说,她凭什么切,你才是寿星,应该是你切。

   我感觉跟他生活在一起,我和家人都得不到尊重,我没有基本的人身自由,连跟街坊和路人寒暄几句都不行。他也知道我不开心,生怕我离开他。每次吵架之后都可怜巴巴地说,如果你丢下我,我就跳楼,我还要让新闻媒体知道,是你对我不好我才跳楼的。我有时气得吼道,你还是快点回你的英国吧,求你了。

   那天晚上,乔茜又打电话来说了一件让我意外的事:“现在告诉你我是怎么瘦下来的,他连我吃饭都控制,他嫌我胖,要求我变苗条,经常不许我吃饭。我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还一颗米都没沾呢……”

  记者后记

好婚姻坏婚姻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乔茜反复强调,欧德不是个坏人,他很有慈善心,很有学问等等。我说,他当然不是坏人,你们都不是。

   但并非两个不是坏人的好人结合在一起,就是好的婚姻。好人坏人,与好婚姻坏婚姻没有必然联系。

   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成长的,年龄相差一代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仅仅只是英语和宗教,加之相识那么短的时间,这样的跨国婚姻确实很脆弱。

   乔茜现在的痛苦,正是她为自己的冲动付出的代价。她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离婚也难,因为她答应过欧德不离婚不丢下孤独的他,不离婚也难,这样的日子让她备受煎熬。她说她想让那些想嫁老外的姐妹们知道,跨国婚姻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待我去到你的世界 老伴请再接我一次

  2013年11月24日

   楚天都市报讯 岁月的痕迹布满她的脸庞。可是在她浑浊的眼里,还是看到了动人的风景。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毕老师

   ■性别:女

   ■年龄:73岁

   ■学历:大学

   ■职业:退休老师

   ■时间:11月19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茶座

“本来就没什么地方可去,还是我过来吧。”毕老师10月22日刚动了手术,出院没多久,可她执意自己来报社讲述。

   毕老师飘着白发,扶着手杖,因为体力不支,坐在花坛边,是一位亲切可爱的奶奶。

   病痛来袭 歌声相伴

   我和老伴不是结发夫妻,是半路夫妻。不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他56岁,我46岁;也不是完美的搭配,他身高一米七六,我身高一米四八,但我们深爱着对方,相依相伴过了24年。

   今年10月2日,他先我一步走了,享年83岁。患病5年来,他挺不容易的,动任何手术从不叫疼,他什么苦都能吃,什么难关都能过,只因不舍丢下我一个人。可努力了近2000个日夜,我终究没有留住他去的脚步。

   2008年他78岁时,大脑梗阻,小脑萎缩,1年半后就完全卧床不起。在ICU室抢救了三次,大小抢救无数次。第一次去ICU室探视时,我非常无助,看着他苍白的脸,紧闭的双眼,昏迷不醒,心很疼。我挨着他的脸,说,老伴,睁开眼,看看我。他没动。看着窗外的大雪,我不禁想起也是这样一个冬天:我从县里上课回来,他在车站等我。他跟着公交车跑了几步,接过我的包,轻轻拍着我的脑袋,说,鬼东西,回来了。我当时心里暖烘烘的,唱起了歌,“窗外的雪花飞满天,朵朵都是你的笑脸,我们走在雪地上,留下脚印一串串……”我五音不全,唱歌不仅跑调且改词,他摸着我的头笑眯眯地说,你又在创作吧……想到这段美好的回忆,再看看病床上的他,我情不自禁地附在他的耳边,唱起了这首歌,“窗外的雪花飞满天……”唱着唱着,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他的脸上。突然,我看见他的眼角渗出泪水,与我的泪水汇集,我赶紧把脸再次挨着他的脸,又见他的被子动了一下,我连忙把手伸进被子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他用一个手指头轻轻抠抠我的手掌心,我更用力握紧他的手。我知道他有知觉了,我好高兴,就在他耳边不停唱,反复地唱,最后终于把他唤醒,从死神那把他拉回来。

   第二次进ICU室,我唱的是新学会的《牵手》,“今世牵着你的手,我不会放手……”这次,我自己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他的手,他的手也握住我的手了,又成功了。

   今年7月,他又被送进ICU室抢救了。医生告诉我,好多药对他完全失效了。但我真的不愿意放弃,对他说,老头,我今天又学会一首歌——《隐形的翅膀》,我唱给你听:“带我飞,飞过绝望,给我希望……”我问他,你有希望吗?他不动,泪水再次渗出。我说你不要让我失望。他又用手指抠抠我的手掌心。他已经没有力气握住我的手了。虽然后来他还是回到了普通病房,但感觉得出来他时日不多了。

   悉心照顾 相互依恋

   我的担忧不久成了现实。10月1日国庆节,我为他换上红色新外套。逢年过节,我都会给他买新衣服,有人不理解,他都这样了,买什么新衣服呀?我说,要给他做人的尊严,要给他生活的乐趣,要与我分享节日的快乐。小护士夸他,爷爷今天好漂亮呀。他笑。我就说,羞,总要别人说你漂亮。那天他还跟我做了怪相的。谁知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给他擦澡。我每天要跟他擦洗五六次,这是我能做到的,在不多的日子里,我不想他受一点委屈。我想让他活得有滋味,活得舒坦。没想到,当天6点25分,他再次病危,7点不到,他就停止了呼吸。那天他还没有过早,就走了。我总想着他会饿,所以每天早上,我都要在他灵前供三道饭。

   我俩相互依恋。有次我出去买药,回来时迷路了。3个多小时,他不吃不喝,眼睛望着门外,我回来冲上前,把脸挨在他的脸上,问,你在等我?我迷了路。他哽咽,回就好,回就好。依旧用手拍拍我的头,只是颤抖着。从此,我再出去,像短跑,再也不敢在外超过一个小时了。因为我知道医院那里有人在等我。

   夜晚11点以后,凌晨4点以前,是他发病的高发期,我不敢睡,生怕在我睡着时,他走了,让我终身遗憾。晚上给他翻身时,我总会轻轻叫他的名字,他都会闻声而应,我想知道他是否安好。

   他病成这样,还记挂我。无论吃什么,吃两口,就推过来给我吃。我每次都假装吃了,可总骗不过他,他总要我张嘴看到嘴里的食物,他才继续吃。

   他病倒这5年来,我们都没回家了,家里结满了扬尘,处处有他的身影,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能闻到他的气味。我不能忘记他侧着头,望着门口等我回来的样子。他走后20天,我再也坚持不住了,也上了手术台。

   泪水多次从毕老师沟壑纵横的脸庞滑下,我的泪水也奔涌而下。

   细数恩爱 两老无猜

   我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时他爱人离世17年,我离婚10年。他是我领导,任职教务。记得我刚到学校报到时,他跟别人说,男老师都教不下来,来了个太婆,个子又这矮,这怎么拿得下来?!我讲第一堂课时,他从7点听到9点,他听完对校长这样评价我,“这个老师能讲,2个小时,她就没有停过,下面的学生没有一个讲话的。”他觉得我这个人开朗、善良、认真负责。我也欣赏他,觉得这个男人有责任感,把家里安顿好,才开始考虑他自己的个人问题。我们1986年相识,他等儿子结了婚,添了孙子,女儿结了婚,添了外孙,1989年我们才在一起。

   他追我花了一番心思:有事无事来教室听我讲课与我见面;到一家家书店,找我一直在找却怎么也找不到的资料,再偷偷地放在我的书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到我的同学邻居那了解、打听我。对于他的追求,起初我是拒绝的,因为觉得我们的身高太不配。后来他又找来我女儿,做我思想工作。我心动了,那天他拿着一张写着“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登攀”上画着圈的字条来找我,我望着那两个圈问什么意思,他说,登攀啦,登攀。我一乐,就同意了。

   他呵护我,包容我。我在他面前,肆无忌惮。所以即使我五音不全,总是掉词忘句,我也敢在他面前唱歌;他总说我骑自行车太快,危险。他就骑车送我上班,我跳上后座,搂着他的腰。邻居们打趣,像年轻人一样,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他笑笑,沉默不语。我却像刚恋爱的姑娘伢,羞红了脸;我喜欢晚上备课,他总是深夜给我披衣服;冬天怕我冷,用瓶子灌满热水,再套个袖笼,放进被子里给我焐脚;我心脏不好,有次心跳有点过速,在家休息。他出门前叮嘱我,好好躺着,不要起床。躺着躺着,我一看好不容易出了太阳,就把被子拿出去晒,正晒着,他回来了。看到我在晒被子,从来对我轻声细语的他,第一次大声吼我,也是今生唯一的一次。“你在搞么事呀,要你躺着休息的咧!”他走过来,接过篙子和被子,牵着我坐下。

   我来讲述,是想告诉他,剩下的时间,我可以代替他,代替他努力地、好好地活着。但我要跟他约定,我去时,他要来接我,一如从前:看到车子,就与我招手,随着车子跑几步,接下我的东西,拍拍我的头说,‘鬼东西,来了’,我就希望到时他能来接我。”

   送毕老师上车后,我的眼眶不知何时又已然湿润。

  记者后记

天使在人间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最后,毕老师想表达感谢,感谢那些帮助过她的好心人。不仅是让座的,指路的,更是所在医院的科室医生、护士们。她说,老伴离世,医生和护士给她捐款,“我的红包是反红包”。从包里拿出一封信封,指着上面的名字告诉我,这边是医生捐的钱,那边是护士捐的钱。“后来我开刀,他们又结伴来看我,买一堆营养品。”住院期间,他们也非常照顾她和老伴。“护士长从家里拎汤,有的护士住在青山,也带汤过来,不是一个两个,是很多个。我总是流着眼泪喂老伴吃,老伴跟我说,再不要麻烦别人了。我说,这些是人家的真心诚意。“天使在哪?天使在人间,没有他们的帮忙,我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呀,我要借此感谢他们。”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任泪水划过脸庞 我期待与你牵手

  2013年11月23日

   楚天都市报讯 一段失败的婚姻,让他学会了倾听内心真正的声音,然而,未来并非明朗……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小黑(化名)

■性别:男

■年龄:36岁

■学历:中专

■职业:服务行业

■时间:2013年11月18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

   “她教会我爱情所有的美好与苦痛,”小黑低头喃喃,“可我却不能正大光明地爱她,守护她……”

   你的微笑

   “客人,请问您准备好要点菜了吗?”清脆甜美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给燥热的夏天注入了一股清泉。我不禁抬头循声望去,想知道是怎样的主人才拥有这样温婉动听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吟吟的脸,她不仅声音甜美,笑容也甜美,五官端正,皮肤白白净净,身材纤细。在我看来,是极美的,是微笑的,是灿烂的,是暖暖的,我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那一瞬间,我莫名心动,走前我向她要了电话。这就是我和小白(化名)故事的开始。

   我有时间就会去看看她。看到小白打扫卫生、洗东西,手都裂了却舍不得涂保养品,我送了她一管护手霜,虽然价格不贵,但是小白被这一小小的举动打动了,她感动地说我才是真正关心她的人。

   两颗心的距离越来越近,我们互留电话、QQ、微信,一直保持联系。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艰辛和委屈,但是我们就是彼此最大的依靠和支持。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爱笑、勤俭善良的女生。

   一天中午,我们相约着一起吃饭,在我家附近一家不错的家常菜馆。吃完后,我提议去茶楼坐坐,小白觉得浪费钱,说不如去我家。我住的单身公寓,又不会打理家务,小白看到我家里乱糟糟的,就帮我把堆积的衣服都洗了,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对小白的好感更多了。那天后,我给了她一把我家里的钥匙,她有空就会过来帮我打扫卫生,整理衣物。我出差回来,也会给她带点小礼品,两个人相处得很开心。

   然而,后来我才知道她有“家”,有一个同居的男人,还有个孩子。虽然她的非正常婚姻生活不幸福,夫妻关系很不好,但我俩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总是内心的一个小疙瘩。

   我的过去

   但小白的出现让我知道,这就是我命中注定想要的那个人。我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是去年离的婚。

   我和前妻两家父母都认识,2001年相亲结婚,第二年就有了小孩。但我们性格不合,两个都是脾气大、性子急的人,结婚后经常为了一些琐事争吵不休,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

   有了孩子后,我前妻就没有上班了。可能是由于空闲时间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成天不着家,家务都没人做。

   我上班疲累了,只想回到家好好休息一下,吃一口妻子烧的可口饭菜,可是打开门迎接我的永远是黑漆漆、冷冰冰的空屋子,还要自己亲自做饭,就连夏天的衣服也是放好久才能换洗一次。前妻每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早上睡懒觉,直到我做好午饭叫她起床。

   这根本不是我憧憬的婚姻生活。渐渐地,我终于厌倦了这种住在一起,但却根本没有家的温暖氛围的生活,去年和她办理了离婚手续。我净身出户,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她和孩子。

   我想是时候开始自己的生活,追求自己向往的爱情。小白符合我心目中对妻子的一切幻想,她温柔、贤淑、善良、体贴,这些美好的词语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为过,更可贵的是,跟她在一起,我只觉得心底踏实、安逸,有一种归属感,这是上一段婚姻从不曾带给我的。

   你的包袱

   小白的婚姻也不美满。她的老公嗜酒如命,终日醉醺醺的,有时还会动手打她。

   每次她说到老公欺负她了,我就心疼得不行,这是我爱的女人,我却无法保护好她。我自责,内疚,想像有一天可以带她走出这样的生活。

   九月的天空,淅淅沥沥下着雨,黑幕已经降临。我下班回到家,发现小白浑身湿漉漉地站在门口,一看到我就扑到我怀里委屈地哭。

   我扶她进门,拿毛巾帮她擦干头发,安慰她。她哭累了就去洗澡。出来后,跟我讲她老公喝醉酒又打她了,骂她,让她走。她无处可去只能来找我。

   我搂着小白,心里好难受,恨不得这些罪都让我来承受。那天小白留在了我家……

   这以后,小白一有空就来我的公寓,时不时添置一些床上用品,帮我买合身的衣服洗干净,熨烫好收起来。

   看见小白在我家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打心底觉得温暖,这才是我要过的日子,这才是我想要一起生活的人。

   我们不能时刻见面,只能经常在QQ、微信上留言,表达相思之苦。有一天,小白的丈夫终于有所察觉,断绝了她和外面的一切联系,不许她和别人来往,打她,侮辱她。那段时间,我无法陪在小白身边安慰她,我好痛苦。这时我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煎熬,什么是责任,我好像一下子尝遍了爱情所有苦涩的滋味。

   我们的痛

   关于我们的未来,我们也不是没有设想过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可小白是个孝顺的孩子。她无法不顾及年迈的父母,她还是善良有责任心的人,虽然她和他没有一纸婚书,但她无法抛下孩子。她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说我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外,对她最好,最爱她的人,她要我等,她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她父母说明一切,然后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想要好好在一起这么难,为什么现实如此残酷,没能让我们在最合适的时间遇见彼此?我也有不安和内疚。虽然小白没有一纸婚书束缚,但婚姻事实存在,我的出现毕竟威胁到他们的关系……我始终希望,我们能有个美好的结局。但命运真的能让我们走到一起吗?我忐忑,我焦虑。

  记者后记

太早或太晚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有时候,我们以为那就是爱了,却在不期然的机会,发现那不是爱。这就是为何总有人无限感慨:终于明白什么是爱的滋味了。

   梨子是什么滋味,味蕾告诉你。爱情是什么滋味,心告诉你。眼睛会欺骗自己,心无法欺骗。除非心被猪油给蒙了。

   人生百态无常,情感纷杂无章。“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多美好的节奏,可生活中充斥太多太早或太晚。

   小黑之于小白,就应验了那句老话: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生活的无奈和无常,有时候会让我们多年以后才明白,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往往会留下很多遗憾,留下很多“伤伤伤……”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