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哭一场 我终放手她走进了幸福婚城

  这是讲述回放以及回访,分为两篇,为了便于阅读合为一篇,主人公很励志。

女友有了第二选择 他能捍卫住爱情吗

   楚天都市报副刊讯 本版采写 记者 张艳 实习生 明月

   【讲述回放】

   前年10月,24岁的谦绍(化名)来到报社讲述。

   他的生日 她的告白

   谦绍跟心笛恋爱3年了。

   2008年,谦绍还在湖北J市当兵,心笛在那里上大学。因为部队纪律原因,谦绍无法随时约心笛吃饭、逛街。好在心笛对此表示理解。

   2009年6月15日,谦绍过生日。心笛因为在武汉实习,不能陪谦绍过生日,特地在她的QQ空间里写下了一段话:“明天是你的生日,但是却不能陪你一起过,希望你生日快乐,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以前会想着过不一样的人生,因为我不想过那种平凡的生活,可是现在我就想简简单单地和你在一起。现在我很幸福。因为有你。生日快乐……”

   谦绍能够读懂这段话。心笛家在农村,父母为了养育她和弟妹们常年劳作,十分艰辛。身为家中长女的她一直自强自立,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庭境遇。现在,她宁愿放弃自己的“野心”,甘愿做小女人,过小日子。这怎么不叫谦绍感动?

   自此,谦绍将心笛视为他生命中的唯一。

   他的奔波 她的体贴

   10月的一天,心笛来J市看谦绍。谦绍想方设法争取到几个小时,跟她见了一面。来之前她问谦绍想吃什么,谦绍说想吃汉堡包。当她提着好几种汉堡包、薯条等一大包食品出现在谦绍的面前时,谦绍眼眶一热,鼻子酸酸的。

   谦绍退伍前,领导希望他留在部队继续发展。但心笛已经毕业到武汉工作了。谦绍想来想去,觉得异地恋太痛苦。为了爱情,谦绍如期退伍,准备大干一场。可创业的路并不好走,找工作也不易。很长一段时间,谦绍不太适应社会上的生活。

   他白天四处奔波找工作,晚上就挤在心笛跟朋友的住处。那几个月很艰辛。谦绍的退伍费借给亲戚投资,却亏了;心笛才正式上班,手上也没什么钱。他们就靠各自家里寄来的一点生活费度日。很久之后,谦绍才找了一份薪水稍高的工作。

   那时他们的感情很好。退伍后谦绍的心理落差非常大,心笛不仅私下里给谦绍加油打气,在她的朋友面前还总是特别维护谦绍男人的自尊。谦绍身上所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她替他买的,而且坚持要买品牌服装。她还从不让谦绍洗衣服。他心疼她上班也很累,想替她分担,她坚决不让。

   他的等待 她的选择

   谦绍一心一意为他们的未来做打算,一直努力奋斗,不偷懒,不泄气。心笛也是,她有主见也很会过日子,很早就开始筹划结婚事宜。但就在筹划的过程中,一些误会分歧,让心笛心里有了不快。

   心笛父母一心为孩子操劳,当然希望女儿风风光光嫁出去。在他们结婚一事上,两位老人家表现很积极。相反,谦绍家虽然在城里,但父母没怎么过问谦绍结婚的事。心笛有点着急,为此提出,谦绍父母每个月为他们存一点钱。以后他们如何买家电布置新房,如何操办婚礼,将来就不用劳烦他们。

   2011年国庆,心笛让谦绍去跟他父母说说这个想法。可谦绍怎么都开不了口。父母只是工薪阶层,每个月交给他们2000元,不算多但也不算少。谦绍硬着头皮给他妈妈间接流露了这个意思,但他妈妈似乎没有听出来。这让心笛非常失望,大哭了一场。她伤心地对谦绍说,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操心,很累很累。

   后来妈妈告诉他们,家里其实早有准备,给他们在谦绍老家买了婚房。但心笛还是很伤心,她觉得这样一来,就显得她很势利。

   这件事,让心笛埋怨谦绍不懂她的心。她以前对谦绍的一些小积怨也随之爆发,说她已经厌倦了这种又要操心生活琐事又缺乏激情的生活,要好好想一想他们的未来。

   不巧这时有一个男孩频频对心笛示好。心笛似乎有所心动。“他对我的性格分析得很透,都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觉得他很懂我……”心笛好几次在谦绍面前提到这个男孩。谦绍心里不是滋味,却装作很大度地说,“你可以追求更好的生活,跟他接触一下也无妨”。

   心笛跟对方的接触真的多起来了。谦绍开始着急上火,问她究竟想做什么打算,她说2011年12月份,她会给他答案,到底要选择谁。谦绍每天心急如焚,害怕真的就此失去了他最爱的人。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痛哭一场 我终放手她走进了幸福婚城

   楚天都市报副刊讯 本版采写 记者 张艳 实习生 明月

   【讲述回访】

   整整两年过去,谦绍跟心笛还在一起吗?谦绍的手机已经停机了。我再加了他当年留下的QQ号,很快,他发过来一张笑脸。

   “你们后来……”我小心翼翼地问。“她结婚了,我还单着。”谦绍打出一行字,仍然配着一张笑脸。

   有一种爱,叫放手

   心笛结婚了,可是,她成了别人的新娘。

   她是去年10月23日结婚的。结婚前一天晚上,她的一个闺密,突然在QQ上告诉了我这个消息。尽管当时我们有大半年没有联系了,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但这个消息仍让我猝不及防。

   凌晨两点,我依然无法入眠。

   心笛,即将成为新娘了,她是不是也无法入眠?不过,她是激动,我是痛苦。

   往事一幕一幕闪现,我在QQ空间里敲出一行行字:“你我他人牵,相识四年前。初识情深处,爱意情绵绵。拌嘴偶有时,相互体谅先……突知为人妻,心中把福祝。虽未亲自送,籍此以代言。漂亮健康驻,还是平安先。事业财富添,幸福永远兼……”

   我仍然思绪翻飞,又写下:“那一天,闻你新婚,不为思念,只为送出幸福言。那一月,忆往昔如昨,不为改变,只为快乐记心间。那一年,自责悔肠青,不为安慰,只为今生罪可免。那一世,愿升为繁星,照亮你人世间。”

   言为心声,我的确希望心笛幸福、快乐。

   至于我们俩,为什么没在一起呢?且听我把故事讲完。

   2011年10月,我来报社讲述之后,我一直在等待心笛给我答案。12月,电影《失恋33天》上映了。心笛跟闺密一起去看了,当时她就在影院哭了。晚上,她给我发信息说,其实她提出分手,只是为了激励和考验我。

   第二天,我们一起吃饭。她还给我煲了一个乌鸡汤,很香。晚上,我们又一起像往常一样逛街。回来时她打电话回家,她妈听见我的声音,很意外也很生气。原来,她妈妈很喜欢那个男孩子,那男孩也每天热情地联系心笛。

   得知这一切,我把我们性格上的差异,心笛对我们未来的不安全感,以及她家人对她的期待和压力,等等,全部仔仔细细梳理了一下。

   梳理完,我觉得心笛要跟我分手的理由不是没有道理。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有一种爱叫放手”吗?也许,我是应该这样做了。两天后,我把心笛约出来,对她说,我暂时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我选择放手。

   有一种祝福,叫牵挂

   心笛哭了,哭得很厉害。我把她送回房间,从不抽烟的我,在她住的楼道里抽了一晚上的烟,有一包多。

   第二天我去到我妈妈那里,她看到我憔悴的样子就哭了,还说要去跟心笛谈一谈。我劝阻妈妈说,我工作不稳定,收入又比心笛少很多,她跟我在一起3年也吃了不少苦,再不能耽误她了。

   之后很长时间,我都沉浸在痛苦之中。期间有一个月,因为提不起精神上班,那个月没有业绩,工资微薄,让我又陷入一种绝望之中——感觉事业、爱情都没有了,一无所有。

   那天,我喝了酒,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心笛的小区,静静地坐着。天色将晚,心笛回来了,看到了我。我像走丢的孩子见了家人,一古脑将自己的遭遇和内心的痛苦全盘倒出来。我边说边哭,顾不得小区里人来人往。

   但只不过几分钟。然后,我对心笛说了一声“再见”,就转身走了。

   那次宣泄之后,我就拼了命似的工作。每天7点上班,11点下班,回来后还继续看书学习。或许越自助越多助,那段时间我工作上进步很快,3个月后就做经理了。这也算一段励志史吧。

   期间,心笛联系过我一次。电话里我们都哭了,但她说,我们回不去了。我也明白,一切结束了。自此我们很少联系,她来过一次电话,问我近况如何,并告诉我她手机换号了。

   2012年上半年,我先后去了深圳、上海打拼。重回武汉又是10月,不久,就得到心笛结婚的消息。

   后来,我在心笛的QQ空间里看到了她的结婚照。她白裙飘飘,美丽动人,笑靥如花。那一刻,我心情平静。生命中,有过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祝福她,也牵挂她。相信她能够过得好,她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女孩。

   这一年来,我先后接触过两个女孩,但都无下文。可能我还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吧。现在我收入还不错,在老家也买下两套房子了。我规划两年内能结婚成家,相信会有一位女孩等着我。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