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能倒带 只愿停在那一刻

  2013年11月15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本想安安分分地生活在村子里,可命运一直在推着他走。

   ■采写:见习记者舒平

   ■讲述:周文(化名)

   ■性别:男

   ■年龄:37岁

   ■学历:初中

   ■职业:经商

   ■时间:11月5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茶座

   这是与周文第二次见面。当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时,我正在采访的路上,那天的周文很急切,打的赶到我停顿的车站,在路边与我匆匆聊了几句,约好了与他的采访时间,他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周文给我的两次印象均不一样,第一次是文艺青年范,超大号眼镜,手里拿着他自己未写完的小说草稿;第二次是事业小成的男士形象,一副黑框眼镜,一身毛呢黄灰格纹西装,但可以肯定的是,身高180cm的周文是帅气的。

   路,峰回未转

   十几年前,我决不会想到我会离婚,会来武汉,会向报社记者讲述自己的感情经历,有时想想,觉得命运真的很神奇。

   22岁时,我还是一个老实巴交、不善言谈、安分守己的洪湖农村男人。跟所有的祖辈一样,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了18岁的紫儿(化名),我们彼此身体健康,知根知底,相貌端正,不到三个月,我与紫儿就结婚了。

   洪湖是鱼米之乡,我们的生活很安逸。我每天上午打打牌,下午到池塘喂喂螃蟹,紫儿就在家做做家务,照顾孩子,一天天这样过着,我很知足,在一箪一食,一衣一履中,我对她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我以为这就是我的一辈子。

   7年后的一个5月,油菜花金光烂漫。紫儿的行为有些反常,晚上背对着我侧卧且辗转,她在失眠,紫儿是那种一挨枕头就会甜甜入睡型;平时手机随意乱放,现在变成一刻不离手……我内心开始隐隐有些不安。我不再外出打牌了,静静地观察她的变化,心里很害怕,我习惯了生活的平淡无奇,与世无争,我很害怕幸福的生活模式被破坏。

   一个雨天的晚上,听着雨水滴落在玻璃上,格外刺耳。我迅速地从紫儿的枕头下,拿到手机,紫儿反抓住我的手。她的手机属于关机状态。我直视她,她的眼神躲闪。我耐着性子等紫儿告诉我真相。原来她爱上了我的一个有钱朋友,也有妻有子,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我虽然是农村人,但我从不打女人。我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说“紫儿,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翻过这一页,就当没发生,还是好好过。”我这么做并没能挽回紫儿。她没有作声,这种冰冷的感觉让我痛苦万分。僵持了三天,我们去了民政大厅,我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办完手续,我一个大男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是抑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

   那天我没有回家,觉得自己没脸见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和6岁的儿子,跳上长途汽车到了武汉,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缘,不期而至

   武汉对我来说太陌生,就像一条鱼到了岸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着,也不记得自己最终是怎么到了一家15元一晚的地下室。房间小而潮湿,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霉味,不吃不喝住到第三天,我打开手机,满是家人的担心和牵挂。我决定为了家人振作起来,于是在武汉剪了头发,换上新衣回了家。

   这时,周文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让我看看他以前的样子。身份证上相片与眼前的周文判若两人。

   仅仅三天,母亲瘦了,老了,白发触目惊心,桌上摆着煮好的荷包蛋,懂事的儿子紧紧地抱着我。我充满自责,近30岁的人了,还做出出走这种幼稚的行为。

   我不再想窝在那小小的村庄了,当然也有前妻的原因,她与我同一个村,抬头不见低头见。时隔不久,我再次来到武汉,还是住在那间地下室。

   这次我找到了一份销售工作。在武汉上蹿下跳,渐渐熟悉并爱上了这座城市。那年9月,秋日的阳光温热,我坐在59路公交车上。我与对面红裙女孩总会不经意地四目相对,她长得特别清秀,眼神清澈,看得出来她对我并不反感。

   那天在不长的交谈中,知道她叫唐嫣(化名),和我一样一个人在异乡打拼。一下子,我们的距离近了。

   可回到昏暗潮湿的地下室,我的心情黯淡了许多。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她:周文,32岁,洪湖,离异单身男,儿子8岁,父母带,无房,无车,月薪3千。无意,不用回复,谢谢。短信发出去的那一瞬,有点后悔,是不是应该让这个梦做得长久一点呢?

   她很快回了短信:唐嫣,23岁,恩施,未婚单身女,无产阶级。我仿佛能看到她调皮的笑脸。我们恋爱了。

   嫣儿到我的住处后,什么也没说,拿着我的行李,不由分说把我带到她住的地方。那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

   同居的日子,我们有很多的甜蜜。无论多累,她每天总会为我洗好衣服,并把明天穿的衣服、袜子叠好放在沙发上,皮鞋擦得锃亮;每次上街哪怕她自己什么都不买,也会给我带回一两件衣服……

   生活过得好好的,突然有天早晨,嫣儿蜷成一团,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我吓坏了,打了120,医生说这是癫痫,教我急救措施,按人中,让我把她的四肢放平等等。

   半个小时后,嫣儿才醒来。她用期盼而无助的眼神望着我,那种眼神我永远不会忘……她求我别丢下她,并拿出存折说,她在攒钱治病。

   我怎舍得丢下她不管,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多赚些钱,多打份工,给自己的女人治病。

   错,不可原谅

   嫣儿的发病越来越频繁了,一个月发作了4次。我很心疼,私下里打听到,治癫痫要花几十万!这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所以当我看到连续三个晚上,有一个开着豪车的男人送嫣儿回家时,虽然刺痛了我,但我决定……离开。我问过自己,我能给嫣儿什么?我一个初中生,能赚多少钱?家里还有尚小的儿子要抚养。我什么也给不了她!现在想想,这个决定是多么愚蠢,守在她身边也好。“嫣儿,走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以来最快乐最幸福的,没有之一。不要找我,我不想毁掉你的未来。”我留下信、钥匙、还有我贴身戴的项链,随后换了手机号。

   我忍着想念,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

   几个月后的一个午夜,我的结石发了,疼得冷汗湿透床单。那一晚,我觉得死神离我很近很近,那时尤其想嫣儿。醒来打完点滴,我决定给嫣儿打个电话,想着至少让我知道她过得好不好。电话里一直传来是“空号”的提示。当我找到她的租处,房东告诉我,嫣儿一个多月前逝于癫痫,因为犯病时,身旁无人……

   你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吗?周文直直地望着我。声音暗哑而悲怆。“痛!彻头彻尾的痛和悔!如果当时有一把刀,我都会直刺我的胸膛。我觉得是我的错,如果我不离开,她不会死。我甚至无法到她的墓前祭拜和忏悔,因为我对她一无所知。”

   周文一直在抽烟,一支接一支,烟缸里摆满了烟蒂。那么多的烟,真的能让他的心灵得到安宁吗?

   与嫣儿阴阳相隔后,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赚钱,保护家人。这种伤痛,我不想再来第二次,如果将来我的亲人再需要钱时,我又两手空空,我将情何以堪!?我和一位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小门面。不知道是不是嫣儿的保佑,我的奋斗得到了回报,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我赚到了第一桶金。

   现在嫣儿离世5年了,我一直未曾将她忘记。

   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时光回转的机会,那么我希望回到离开她的那一刻。

  记者后记

生活还得继续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舒平

   周文很自责,在讲述嫣儿时,情绪有点失控,他不停地用手来回梳理着不长的头发,直至让整个脑袋埋进胸膛,像一个缺乏疼爱的孩子。

   周文很努力,今年他单独出资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生意运行还不错。

   周文很重情,他说失去嫣儿后,他也好像失去了爱的能力,此后再没谈过恋爱了。

   但我想说,5年了,与其沉浸悲伤,不如幸福地活着,这一定是天堂里的嫣儿所希望的。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十年生死两茫茫 幸福时光未能忘

  2013年11月1日

  楚天都市报讯 缘分天注定,他第一眼见到素昧 平 生 的她,便认定了她……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兰花(化名)

   ■性别:女

   ■年龄:57岁

   ■学历:高中

   ■职业:退休

   ■时间:10月25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2楼茶座

   身材修长的兰花(化名)打扮雅致,还提着一个prada的包包。我夸赞包包漂亮,她扬了扬自豪地说:“儿子出国出差时给买的。”接着又说了一句:“唉,如果他还在,我们一家人该有多幸福!”

   一见钟情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和思林(化名)的相遇,前世注定。

   1979年8月,武汉最热之际。一天下午,我去看望住院的大伯。患胃病的思林跟我大伯住一间病房。

   记得我跟大伯才说一会儿话,思林就凑过来笑着问我是谁。这个见人自然熟的小伙子,个子高大,足足有一米八,脸庞英俊,浓密的头发向后梳着,是当时流行的“老板头”。最让人惊讶的是,他皮肤白得让女孩子都惭愧。

   后来思林告诉我,我一出现,他就觉得我是他今生要找的伴侣。他说,我说话轻言细语,有文化有气质,且一脸笑意,一看就是个善良姑娘。

   因急着赶回家,我匆匆走了。第二天我一去,大伯把我拉到门外,小声说,这个小伙子想跟你谈朋友,并把思林的大致情况告诉了我。

   我吓了一跳,说,我户口在郊区,又比他大两岁,怎么可能?大伯说,小伙子就想找一个有涵养有文化的老师,不想找他们厂的那些姑娘,大嗓门爱说粗话。然后大伯出门,把我跟思林留在病房。

   思林说:“我这个人嘛,老实本分,长得也一般……”明显谦虚嘛。

   我答:“我只是一个民办老师,家在郊区,又不是武汉市户口……”

   他接:“我不介意,只要人好,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我问:“你能当你父母的家吗?”

   他豪气冲天:“搭白算数!他们不同意,我就以死相逼。”

   那个年代,户口就是金字招牌,城市男找凤凰女,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诺千金

   我很开心被思林真诚又热烈地追求,但如我所料,他妈妈不同意。思林便“曲线救国”,先让我见了他爸爸。他爸爸很开明,说户口随着时代发展肯定会解决的。记得思林当时高兴极了,拍着我的肩膀说:“怎么样,我就说我爸爸没意见。”

   一个周日,思林穿戴一新,提着大包小包来到我家。整个村子都轰动了,都跑来看这个史上最帅的女婿伢,而且还是城里的。两个闺密悄悄问:“长得这帅,靠不靠得住啊?”我得意地说:“反正是他追我。”

   那一天,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四下无人,思林要牵我,我羞涩地伸出了一根食指……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

   又一个周日,我按照约定在车站等思林,左等右等不见人影,便按他以前说过的地址去他家。进了巷口,我问一个嫂子,她一见我就说:“唉哟,思林跟他妈吵架了,喝了酒,抬到医院去了……”我顿时愣住了,要哭。后来我托嫂子转告思林我来过。

   原来,思林为了能跟我在一起,在家里绝食、喝酒,以死相逼。他妈妈这才松口。他弟弟还刁难过我,思林也旗帜鲜明地为我出头。他妈妈甚至还托思林的单位领导以及思林堂兄,到我们学校调查过我。此后,她才同意我跟思林在一起。

   思林对我很好。有一次,他给我买了一双样式新颖的红色“一脚登”皮鞋,我欢喜得不得了,连穿了3天。

   一生疼爱

   经过甜蜜的两年多恋爱,1982年“三八”节,我和思林参加了他单位举办的集体婚礼。我终于成了他的新娘。

   自结婚后,我就吃上了思林给我做的饭菜。他在单位是食堂大师傅,我又不会做,他就义无反顾又心甘情愿地给我做饭。他真的是给我做了一生的饭啊,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夏天,搭个白毛巾站在灶台前,汗如雨下却乐呵呵的。冬天的夜里,我说饿了,他马上跑出去买东西回来做。只要出去吃酒席,他必定带上我去尝鲜,席间还不亦乐乎地给我夹菜,惹得大家都笑他,他却一点也不在意。

   除了疼我,思林还十分信任我。一结婚就把钱给我管。结婚时,我们没有要两边家长出一分钱。那时工资很低,儿子出生后,家里经济更紧张了,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半花。但我们从不叫苦,每到月底,宁愿自己吃几天腌菜稀饭,也不找父母们伸手。很多次,思林做好吃的或从外面带回来吃的,都让我们娘俩先吃,自己却不动一筷子,他说在食堂已经吃过了,“你们吃饱我就开心了。”

   儿子大一点了,我通过考试调到思林单位的职校里,成了家属工。再后来又解决了户口问题。慢慢地,我们的生活水平好起来。

   我们俩都很孝敬,总给老人们买东西。我可以不帮衬娘家,但一定要把婆家那边的人情往来招呼好。所以从结婚到后来,我跟婆家、思林弟弟家一直相处得很和睦。

   一往情深

   2002年,儿子考上大学没两年,一家人的小日子越过越温馨,突然祸从天降:思林得了食道癌。

   为了赚钱给思林治病,我白班夜班都上。思林心疼我太累,我心疼他一个人住院没人陪伴。可他还笑眯眯地说,他动得了,能照顾自己,不要我管。他是我最亲的人啊,我哪能不管?我一下了夜班就去医院,一大早,他起来了我还睡在病床上,好几次医生都嚷道:怎么好人睡病人的床啊?

   思林不停地出进医院,家里越来越拮据。有一次,儿子从学校回来拿伙食费,平时给27块,那次他要30块。我坚持给了27块钱,他含着眼泪走了,我一阵心酸。

   我一向坚强,思林生病很长时间后,我才跟两边家人讲。原本是打算卖房给思林治病的,但医生最后说没有必要。而思林并不太清楚自己的病情,总嚷着不去医院。看着他在家里疼得脸都变了形,我的心都碎了。他还说,他去住院,就没有人给我做饭,“那还不把你累死了!”我的心,就更痛!

   思林病重时,医生摇着头让我们回家休养。那段时间,我背着思林哭了好多场。有一次在江滩,我嚎啕大哭,哭老天无眼,要将最疼我的人夺走!每次背他上下8楼,我累得汗流浃背,但我多想就这样背下去,不要他离开我……

   哪怕是那段时间,思林不改多年习惯:晚上给我捏脚。他心疼我脚上有茧,说我太操劳。因为我们个子都大,晚上睡觉爱扯被子,一般分头睡。一上床,他就把手一伸,说:“脚!”他摸着摸着,我就睡着了……

   如今,思林沉睡大地整整10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我没有一天不记着他。

   记得以前每次出门,思林都要牵着我的手,连上下楼也是这样。街坊们笑他,他就说:“怎么啦,我要一直牵,牵到老,牵到死。”

   他做到了,我也做到了他托付给我的事情:把儿子培养成才。如今儿子事业小成,有房有车,孙子也有4岁了,一家人很幸福。

  记者后记

爱的质量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每次听到这样恩爱夫妻难白头的故事,在深深地感动和叹惜之余,我就阿Q地想劝他们,深深地狠狠地重重地爱过一场,也许,胜过吵吵闹闹一生、双方都不得开心颜的白头婚姻。

   我知道这样想有些不敬,似乎不妥。请原谅,我个人真是这么想。

   有一种说法,叫情深不寿。幸福美满到白头的故事有之,曲折坎坷终见光明的故事有之,恩爱夫妻没白头的故事也有不少。

   不管如何,不管婚姻长短,缘聚缘散,有爱的质量的婚姻,才叫真幸福。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6年浓情痴恋 不堪现实一击

  2013年10月25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与她深爱6年,既是姐弟恋,又是异地恋,经受种种考验,等到他终于成熟到可以结婚时,她家却生变故……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仲夏(化名)

   ■性别:男

   ■年龄:24岁

   ■学历:中专

   ■职业:个体餐馆老板

   ■时间:10月23日上午

   ■地点:武昌徐东大街一快餐厅

   仲夏(化名)长着一张胖乎乎的娃娃脸。这样的男孩,似乎不应该有什么痛苦的,但他的失恋痛苦却被他叙述得惊心动魄。

   仲夏夜之梦

   6年前的暑假,我18岁,萓宜(化名)19岁。我们在汉口一家国营大型酒店相识,我在那里学手艺,她是暑期来打工的大学生。

   一天,我的师父和几个大厨调侃着打赌说,谁能追到萓宜,就给谁多少钱。我傻傻地揭了这个榜。一场无聊的打赌,虽没让我直接追到萓宜,却让她对我有了初步的好感,我也慢慢喜欢上了她。

   后来,我要离开这家酒店去别的地方工作。按说,我和萓宜之间那点朦胧的关系,会就此戛然而止。但恰巧我师父有事请假,要我来酒店帮几天忙。这样,我和萓宜再次相见。

   但没几天,萓宜告诉我,她马上要走了,回宜昌上学。我傻乎乎地问,那你多久再回来?她说,很久很久,大约1年吧。那么长的时间看不见她了,我突然很伤心。

   在她走之前,我约她出去玩。那天约会回来的路上,萓宜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我鼓起勇气冲上去牵了她的手。两人手牵手,默默走回她的宿舍。她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等我1年,明年暑假我再来。就在她要进宿舍的时候,我鼓起更大的勇气突然抱住了她,对她说,我愿意等,多久都愿意。

   这一次是真诚的表白,不是跟人打赌,她很感动。

   在她离开的前一天,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出去玩,还去了我家。我为她做饭,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做饭。我们开心地吃着,聊着,笑着。然后,我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她。她上车后,我大声地对着车厢里喊:“我会等你的,多久都会等!”载着萓宜的车渐渐远去,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平生第一次为一个女孩流泪了。

   那时候,我还从没经历过恋爱。没想到,短短的1个半月,我会爱上一个女孩。

   情到深浓时

   此后,我每天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都频频给萓宜打电话。那时候我的工资很低,1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的长途话费,但我还是每天坚持打,我要每天都听到萓宜的声音。

   熬过了半年,寒假萓宜又来武汉了。可是,她说假期一过又要去外地实习,可能半年,也可能1年。想到短暂的相聚之后又是长久的分离,我辞了工作,专心陪她一个寒假。

   那真是一段甜蜜的日子,两人整天腻在一起,拥抱,亲吻。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她又要离开了,我又一次送着她上车,又一次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流泪。

   接下来,我又开始了对萓宜的日夜思念,又开始每天早晚打长途电话跟她聊天。过了半年,突然有一天半夜12点多,她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她很不开心,想马上见到我,她生日之前一定要见到我。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焦急万分,为了能买到最快到她那里的火车票,我凌晨1点多出门,没有公汽,徒步走了十几站路去火车站买票。

   第二天早上10点多,我到了她实习的城市。当时的我已经疲惫不堪。看到萓宜,把她抱在怀里,我好心疼,她变憔悴了。原来,她什么事也没发生,只是太想我了,一见到我,她就笑了。我陪着她去逛街,完全忘记了一夜赶车的疲劳。

   又过了3个多月,已是冬天,她终于结束实习期回到了我的身边。一天天的等待,一天天的思念,一年半的异地恋终于要变成朝夕相处了。我带她回到我家,我们将彼此那神圣的第一次交给了对方。激情过后,我决定不再欺骗她,把身份证给她看了。这时她才知道我比她小,我们是姐弟恋。

   我生活在单亲家庭,多年来缺少照顾与温暖。有了萓宜,以前缺的温暖都补回来了。她搬进了我家,对我像姐姐和母亲般溺爱,我也慢慢习惯了被她照顾。我变得不想上班,每天只想跟她腻在一起。她也习惯了跟我腻在一起。

   两人爱得浓烈,却不明白,恋爱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不上班沉溺于电脑游戏,她为了留在我身边,骗自己父母说在哪上班,其实是陪着我在玩。手上还有钱吃饭就玩,没钱了就出去上几天班。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半年多,突然有一天,萓宜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们什么都不懂,很害怕,两人哪有能力承担这份责任?孩子打掉了,萓宜很伤心。

   经历这件事之后,我还是很懵懂,但萱宜却先我一步走向了成熟。她突然醒悟了,爱情并不是相爱的人整天腻在一起,过日子需要经济条件。

   她向现实妥协

   转眼又过了4年。这4年的生活里,有辛酸有眼泪,但更多的还是快乐与甜蜜。我们一直爱得专一,爱得浓烈。

   到今年,萓宜已经25岁,我也24岁了,我们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我也决定开始努力工作,为我们的未来作打算。在我哥哥的婚礼上,我对萓宜说,也许,要不了多久,我也会给你一个同样浪漫的婚礼。但她的家庭发生了一些变故,严重影响到她,也影响到我们的感情,终于导致了分手结局。

   首先是她哥哥结婚后,嫂子跟公婆关系很不好,闹得家庭不和睦。后来她弟弟谈了个女朋友,女朋友催她弟弟快点结婚,弟弟便向家里施压要买房子。为房子的事,嫂子跟家里的关系更紧张了。为了息事宁人,她父亲只好借了几十万元的债,给小儿子另外买婚房。哪知买房之后,她父亲的单位又垮掉了,经济状况一落千丈。逼债的人也找上门来。两个儿子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让她父母喘不过气来。他们寄希望于靠她的婚姻来解救家庭,开始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希望她能嫁个有钱的男人,帮家里渡过难关。她终于对家人说了我的存在,她的家人要见我。见我之后,嫌弃我家境不好。

   其实,如果想过有钱的生活,我是可以的,但我傲气地拒绝了那样的生活。我父亲很有钱,但因为他一次又一次伤害我母亲。我一直拒绝跟他一起生活,就成了被人看不起的穷小子。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家世背景,包括萓宜。我只是有一次带她路过我父亲那,意外地见到了我父亲,但我并没跟她讲我父亲的经济状况。

   萓宜家对我的鄙视态度,让我感到莫大的侮辱。我知道,我的年少无知,浪费了太多宝贵时间,一时无法在物质上达到萓宜家的要求。我不想让萓宜顶着家人的反对,痛苦地跟我在一起。我对萓宜说,我们分手吧。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悲痛万分。我决定一个人去扛所有的悲伤,让她能够幸福地生活,至少在物质上。

   萓宜听到“分手”二字,不顾一切地赶到我家。见到一夜之间辞掉工作、躲在家里哭泣的我,她也心痛得几乎要窒息。她把我的脑袋抱在她胸前,抱着好紧好紧,生怕我想不开出什么意外。她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承诺,说一定嫁给我。我非常感动,也一夜之间成熟起来。我决定好好工作,承担起我们的将来。

   但噩梦再一次降临。萓宜家里给她介绍的一个有家底的男人。那男人承诺,如果以结婚为前提交往,他可以借几十万元给她家解燃眉之急。萓宜终于还是顶不住家里的压力,接受了这段所谓为了家庭牺牲自己的感情。

   整整半年时间,我都是颓废度日,每天酗酒,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一会,又时常哭着从噩梦中醒来,枕头湿了一片。年纪轻轻的我竟然开始脱发。最痛苦的时候,喝酒都不能解决问题……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活下去,不轻生。这是我答应过她的最后一件事。

  记者后记

你的痛苦多数人都有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仲夏现在非常痛苦,这种痛苦是旁人劝说都无用的。他找我讲述的目的,不是求得开解安慰,而是希望我能帮他把女友再重新追回来。

   其实,多数人都会经历一次甚至多次失恋经历,多数人最后结婚的对象都不是初恋对象。多数人失恋的时候都会痛苦。多数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唯有时间,是医治这种痛苦的良药。

   仲夏,打起精神来好好经营你现在的小餐馆,不要成天沉溺于失恋的痛苦中,并将这种痛苦放大。只有自己强壮了,才会有守候住爱情的能力。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站在爱的岔路口 我们该向左还是向右

  2013年10月14日

   楚天都市报讯 ■采写:记者张艳 实习生明月

   ■讲述:郁文(化名)

   ■性别:男

   ■年龄:35岁

   ■学历:中专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10月9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1楼

   婚姻如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刚刚走出去的郁文(化名)就在是否想要回来的选择上摇摆不定……

   “我为了她,舍弃了曾经十分优秀的结婚对象,我一点也不后悔。现在我们分开了,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她。”郁文(化名)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痛苦。

   初见,人海中靠近着

   算算日子,我和柠檬(化名)从认识到结婚到现在分开,已经过去13年了,孩子都快10岁了,选择走离婚这条路我是万般不舍与无奈。她对我来说是一个传奇的存在,她一心想往更广阔的天地飞,而我只想要家庭,想过普普通通的生活,这种观念上巨大的差异,让我们就像两条曾经相交过的直线一样,渐行渐远。

   我们两个人的相遇相识,其实很平淡,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也没有轰轰烈烈的纠葛。

   2002年,我在广东上班。我们公司元旦后新招了一批员工,柠檬的名字就在其中。初见到她时,感觉她有点郁郁寡欢,在一群人中显得愈发落寞。我心生好奇,就多看了她的简历一眼。发现她老家跟我是一个地方的,我忽然产生了些许的亲切感,就尝试接近她,在之后的工作中时常帮帮她。

   许是因为我主动的示好,柠檬也渐渐向我敞开心扉。这时我才知道当初她心事重重的原因。她家庭条件不好,家里还有个弟弟在读高中,自己经常和父母闹矛盾,又才和男朋友分手,许许多多的烦心事堆在一起,让她抑郁纠结。而当时我能做的,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时常安慰、开导她。

   有一次,她跟别人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恰巧我经过她的身边,就尝试用我的电话卡打了一下,没想一下就通,我就把电话借给她。很平常的一件小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又彼此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很多这样的小事堆积在一起,日久生情,我们就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相交,纠结中坚持着

   相恋的初期总是美好的,相处的磨合期总是争争吵吵的。我们虽然感情不错,但是摩擦多了内心总有些疲惫。正好逢上过年,我家里要我回湖北老家相亲。

   相亲的对象很是不错,叫莲安(化名),她的爸爸正好是我的小学老师,她自己也是老师。莲安身上有种淡淡的书香气,知书达理,很受我父母的喜爱。我自己也觉着不错,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当然这一切是瞒着柠檬的。

   年后我就回到了广东,期间跟莲安继续交往了半年。我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很不道德的,面对两个无辜的女人,尤其是不知情的柠檬每日和我呆在一起,我内心就十分煎熬。

   那半年时间我整日担惊受怕的。家里人察觉到我的纠结,就让莲安来广东找我。这门亲事彻底瞒不住了,我向柠檬坦白了莲安的存在。柠檬知道后接连哭了两个晚上,哭得我心都碎了,我心疼得不得了。决定选择放弃莲安,对莲安绝情。

   我把我跟柠檬的事情告诉了莲安,让我很感激的是,她没有哭也没有闹,而是通情达理地说给我3天时间让我考虑,我只能不停地说对不起,第二天满怀愧疚地送莲安上了回家的车。

   那晚我一夜未眠,写了一封5页的信给莲安的爸爸,字里行间全是我诚挚的感受和对爱情的理解。许是这封信打动了他,莲安的家人不仅没有找我麻烦,还帮着劝导我父母同意。

   柠檬向我父母保证,一定会跟我好好过日子,一定会好好孝顺我的父母。最终我父母极不情愿地接受了柠檬。我们在那年年底领了结婚证。

   相处,波折中维系着

   我不想强调自己为柠檬放弃了多少,只是想到曾经也许有更好的选择,有时就会遗憾。尤其是每回她朝我发脾气,或者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时,我时不时就会想,也许当年听从了父母的安排,人生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结婚后,柠檬好似变了一个人。她之前的善良可爱完全不见了,而是对我家人颐指气使。尤其是怀孕那段时间,跟我家里人关系处得非常不好。夹在父母和妻子之间,我不知如何是好。

   孩子出生后,父母想着家里条件不好,想要柠檬出来做事补贴家用,柠檬不愿意,在家里大吵一架,甚至对我父母说了很难听的话,然后抱着孩子跑回了娘家。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把柠檬哄了回来,跟我一起到广东。

   我心想,哪怕艰苦,两个人在一起总归还是好些。儿子8个月大后,她把儿子送回老家给我爸妈带,我们专心过着自己的二人世界。3年里,我对她关心备至,为了让她高兴,什么都顺着柠檬,可是这样都无法避免矛盾的产生。

   一日她上网时,我无意看到她和一个网友的暧昧聊天记录。那内容让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质问她,她干脆向我坦白了,我嘴巴都说干了也没留住,她毅然决然地去跟那个网友见面,并住了下来,除了要钱,其间完全不跟我讲话。

   两个月后,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她回头来找我,我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还在,又为了孩子,我不争气地接纳了她。爸妈看到事已至此,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顺着我们。我们一家人终于能团聚在一起,好好相处一段时间。

   未来,看不清无奈着

   过了几个月,表面上看来大家都相安无事,柠檬的态度有所收敛,连柠檬自己都承认了我爸妈对她和孩子都很好,可是,我知道柠檬的心根本静不下来。

   果然没多久,她跑去深圳和同学合伙开公司,仅仅折腾了半年就把我们的积蓄全亏进去了。我也没怪她,要她回来,安排她在我朋友的公司上班。然而只在那家公司干了4个月,她又辞职去干销售,这让我觉得十分对不起我朋友。没过多久,销售也做不下去,她加入了传销,开始了无休止的出差、异地开会……

   2010年7月,她第一次出差,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希望她成功,又希望她失败。不过她的运气好像真来了,当年就取得了不错的业绩,还被评为新进优秀员工。也就是从这时起,她在家变得有些趾高气扬,令我烦恼又无奈。

   而更让我心寒的是,我又一次地看到她与别人露骨的聊天记录。我再无法相信她,我脑海中时常会浮现她背叛我的场景,虽然她一再保证没有做出格的事,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念头。

   那几年时间,她的心根本不在家里,从没有看过儿子的作业,从没有替儿子洗过一次澡。她的心不在家里,今年,我再也忍受不了,要她在家庭和工作间作出选择。

   她果真选择了“事业”。我们离婚了,她拿走了钱,我带着儿子。

   离婚一个月了,我的心还是很痛。我仍旧忘不了自己对她的那份感情,每天脑海里想的还是她。朋友们也劝我跟她复合。我也想复婚,可我害怕她仍旧是以前的样子……总之,我不想留遗憾,但也不希望重复往日的纠结。

记者后记

天上人间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张艳

   我要的是一个家庭,你却注定是一个传奇。

   一个月前,王菲李亚鹏离婚,不管内情如何,这句话总之瞬间成了又一句网络金句。在路人你我感慨之际,不乏有婚姻中人感同身受。

   性格正好相反,可以互补互谅,在婚姻里相安无事;志不同道不合,可以求同存异,继续共同经营婚姻;但一曲只应天上有,一曲只是烟火气,或许,真只能天上人间。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

离婚大战我赢了 为何满怀失败者的忧伤

  2013年10月13日

  楚天都市报讯 他有了外遇提离婚,她不离。当外遇打掉肚里的孩子黯然离去,她又主动提离婚,这时,他又不同意。最终,他们还是离了……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桑雨(化名)

   ■性别:女

   ■年龄:43岁

   ■学历:本科

   ■职业:事业单位职员

   ■时间:9月27日下午

   ■地点:武昌武珞路一咖啡厅

   他毫无征兆地提离婚

   3年前的一个晚上,槐林(化名)突然毫无征兆地对我说:“我们离婚吧!”我惊诧地转头望向他,他又说了一遍同样的话,我确信我没听错,便立即关了电视,认真地问他:“为什么?是对我不满意,还是你有外遇了?”我以为,他会像电视剧中的那些负心男人们一样虚伪地说什么“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之类的话,没想到,他竟然坦率得令我张皇失措:“对不起,我爱上别的女人了,她怀了我的孩子……”

   孩子?!我的第一反应是:“那我们的孩子呢?你准备拿他怎么办?”

   “我会尽父亲的责任,我会付抚养费……”他嗫嗫嚅嚅。

   可是,我们十几年的婚姻,仅仅是抚养费就能打发掉的?

   我可不想像一般女人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异常冷静地问:“那个女人是谁?”我以为他会说,是你不认识的。没想到他又一次坦率得让我抓狂:“是梅青(化名)。”我气得要疯了:“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她?”我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找梅青,把那女人撕得粉碎!槐林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回给他的是几个响亮的耳光,他当然任我打,没还手。还好,那天不是周末,儿子住学校,不在家。

   那个女人是我的恩人

   梅青,应该算是我的恩人,我能调进现在这家不错的单位,多亏了她找她的一个亲戚帮忙。她比我小几岁,我们是老乡,是在一次同乡聚会上认识的。

   自从她帮我调了工作,我们关系便近了,两家四个人经常有来往,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她没孩子,不知是她的原因还是她老公的原因,或者是本身就想当丁克?我和她也没好到闺密那程度,因此也不便问这类隐私。

   没想到,突然之间,她竟然铁树开了花,怀上了我老公的孩子。这让我怎么不崩溃?

   我问槐林:“人家那边也准备离婚了吗?”他说:“已经离了。”说这话时气定神闲,看来,我那几个耳光一点都没影响他即将奔赴新生活的好心情。

   我本打算找梅青的丈夫结成同盟,既然他们已经离了,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只能孤军奋战来打这场婚姻保卫战了。

   我找到梅青,跟她谈判。她是孕妇,我自然不能像对待槐林那样扇她耳光了。我直截了当问她:“你是不是想跟我老公结婚?”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话怎么这别扭呢。她没正面回答我,只是可怜巴巴地说:“姐,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怀上了,都是槐林的,不能再打掉了,我实在想要个孩子……”我气得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他们暗度陈仓多久了?我竟然毫无察觉。要不是他们急于离婚、结婚,我还不知道被蒙多久。

   我明确地对梅青说:“孩子你可以生下来,我不会逼你去医院打胎,反正我们穷家小户,也不担心多一个孩子分槐林的遗产。但婚我是绝不会离的。就算你对我有恩,我也不至于用自己的老公去还这个人情吧。”她除了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再没别的话。

   她不要他了我也不要他

   梅青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在长,我对槐林的怨恨也一天天在长。无论他怎么求我,我就是不答应离婚。我要报复他们,我要等着看,梅青究竟有没有胆量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子。槐林提出他净身出户,以后我们儿子的抚养费、学费全由他负担,我也不为所动。

   我们天天为此吵,除了没动手打架,什么难听的话都骂过了,什么东西都敢砸,多半都是我挑战,他应战。

   到梅青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槐林终于没了耐心,他向我下了最后通牒,说如果我再不答应协议离婚,他就直接向法院起诉了。我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有脸就去法院告我呀,告我太傻没察觉你在外面有野女人,告我太自私不腾出空位来,给你迎娶她。到时候,我会让我们的儿子坐上旁听席,听法官审他爸爸妈妈的离婚案……被我这一番冷嘲热讽加威胁,槐林终于没勇气走法律程序。他可以不在意我,但他不会不在意他儿子。他平时对儿子是非常宝贝的。

   有一天晚上,槐林回家后唉声叹气的,我猜一定是梅青等不及了,跟他吵架了。我当然幸灾乐祸地一阵窃喜。但我还是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说:“只要一天还没离婚,就要在孩子面前扮演正常的家长,不许摆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他突然如火山爆发:“好好庆祝吧,你胜利了。梅青把孩子引产了,她这辈子再也当不成母亲了!”

   我以为梅青会跟我打一场持久战,为了爱情先忍辱负重地生下孩子,再慢慢等槐林离婚,没想到最后她先举了白旗,竟然放弃了做母亲的最后机会。一时心中不免一阵恻隐,但这点恻隐之心很快便烟消云散。我立即说:“我们离婚吧,我现在不要你了。”我以为槐林会欢呼雀跃地答应,万万没想到,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同意!”

   此后,我们的离婚大战继续上演,只是变换了角色,要离婚的是我,不肯离的变成槐林了。先是我报复他,现在换成他报复我了。

   我又去找梅青,我说,我不要槐林了,你收留他吧。梅青冷着脸说:“姐,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我当初爱他的时候,可以接纳他的一切,现在不爱了便刀插不进,水泼不进。你们离不离,与我无干,我马上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我灰溜溜地回来了。本来站在道义高处的我,竟然在梅青面前像矮了一截似的。

   这么看来,槐林是被梅青甩了才不肯跟我离婚的。那么,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了。

   离婚后他变得穷困潦倒

   我一次次跟槐林吵,逼他答应协议离婚,他说,为了孩子,我将就一辈子也不会答应离婚。我说,那当初你提离婚,考虑过孩子吗?他说,当初就是考虑孩子的利益,才提离婚的呀。我终于明白,他当初提离婚,是为梅青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为我们的孩子考虑。这样一想,我更恨他,更想立即与他离婚。我甚至还想挑唆儿子恨他,但转念一想还是没跟儿子说破详情,只说爸爸妈妈性格不合想分开,儿子倒也开明,说,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吧,你们做什么决定我都没意见。

   梅青果然很快就离开了武汉,据说是去了北方一个很小的城市,我实在不能理解她的这一选择,是跟槐林赌气吗?怨恨他没及时给她婚姻?

   梅青走后,槐林一蹶不振,经常借酒浇愁,我看到就心烦,离婚的决心更大了。

   去年,我和槐林终于离婚了。离婚后,我带着儿子,由槐林付抚养费。起初抚养费还能按时给,后来,经常拖欠,我找槐林要,他总说不是不给,是确实没钱,等以后有钱了会一起给。我不相信他没钱,暗中调查了一下,他的生意果然垮了,现在穷困潦倒,自顾不暇。他毕竟是我儿子的爸,还指望他付儿子的抚养费、教育费的,他混成这样,我也难受。

   偶尔,想起这几年的沧桑变化,我总是不理解,我们是怎么走到三败俱伤地步的呢?如果当初我及时答应离婚,会是怎样呢?无非是他们两个幸福、得意,我一个人黯然神伤,难道那样就合理?

记者后记

离之殇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怪桑雨当初应该及时放手?那样槐林和梅青倒是幸福了,可是桑雨对他们的怨恨也许会陪伴她一辈子。怪她后来不该倒逼槐林离婚?可是如果不离,她会一辈子耿耿于怀,那样她和槐林两个人谁也不会幸福。离了之后呢?桑雨得到了短暂的心理平衡,可是,槐林的精神和事业都一蹶不振,作为前妻她又不可能做到漠然、无视,结果还是痛苦。

   总之,无论离还是不离,都会有人受伤。理想的状态当然是珍视已有的婚姻,尽量不要让它出现问题,或者出现问题之后理性地解决,不要带着报复的心理赌气行事。

   虽然这很难。

 原文出自:楚天都市报_情感讲述栏目